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第三章 狭路相逢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025 2018-08-19 09:18:54

  沈湾湾皱起眉头,眼前的女人让她打了一个激灵,同时想起来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她叫王艳,是她高中的前桌,也喜欢齐彦,不择手段的喜欢。

  王国富的儿子用手点点那张卡,然后在她耳边低语,“好好想想。”

  临走不忘用眼神再次警告一番。

  沈湾湾咬紧后槽牙,这个男人有病,病的还不轻。要不是不想在王艳面前露出马脚,非把他大卸八块。

  王艳见王国富的儿子离开,想起刚才二人距离亲昵,脸上露出秒懂的表情,“哦~你男朋友吗?”

  沈湾湾无奈,“不是。”

  “不可能吧,你这么漂亮,一定是护花使者。”

  护花使者?

  只要他不摧花就不错了。

  沈湾湾挤出一个自认为不太假的笑,“不说这些了,你这身打扮,是在这上班?”

  “是啊。不过,我也是刚从县城调过来的。领导照顾我今年结婚,不能一结婚就异地分居吧。”

  “结婚?”沈湾湾虽然不羡慕,但很惊讶,她当年可是喊着非齐彦不嫁。

  “嗯,这个月10号,还有七天。”

  怪不得这么热情的相认,是要炫耀啊!!!

  “那我提前恭喜你了。”沈湾湾假笑道。

  “提前啥,你一定要来。我现在没带手机,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王艳的热情让沈湾湾后脊梁发凉。她记得高中的时候,王艳举报同班的赵雅和同桌谈恋爱,那时学校正严查早恋,两个人被当做典型批评教育闹得很大,最后赵雅和她同桌不得不转学。

  事后,沈湾湾也吓得够呛,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喜欢齐彦,愣是一个学期没怎么搭理齐彦。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她的成绩可不是早恋能撼动的,毕竟当倒数几名也不那么容易。

  沈湾湾再次接到王国富的电话是在第二天中午。她刚刚泡好泡面,准备对付一口。

  王国富声音有些虚弱,却句句顶得沈湾湾不敢回嘴。

  “你帮我一个忙,否则我把你暗恋齐医生的事告诉他。你就说你是我找的保姆,这些年都是你在照顾我,而且保证以后还能照顾好我。只要你能让我儿子女儿安心的去上班,我绝对守口如瓶。”

  “……”沈湾湾脑仁疼,自己是又被威胁了吗?

  “还有,绝对不能提我在早市挣钱的事。”

  “我不想掺合你家的事,再说了,小保姆这个词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听着有些刺耳。”沈湾湾无奈的道。

  “沈湾湾,你不答应我,我就去找齐医生,现在就去,别以为我吓唬你啊。”王国富道。

  “等等……等等”

  她现在还不能让齐彦知道她的心思,万一他结婚了,有孩子了,那不是打扰人家家庭吗。还有王艳,她的忽然出现总让她心里发慌。

  “好,你等我,见面说。”沈湾湾气得把泡面叉子掰弯,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遇到这么一家奇葩人。女儿泼妇,儿子黑社会,老爸又耍无赖。

  沈湾湾安抚住王国富,急忙把手头工作处理一下,驾车来到医院。

  她下了电梯,正要往王国富病房走。忽然,手臂被人拽住。随之一声脆响。

  “啪……”

  她捂着脸,惊恐的看着王国富的女儿。她居然被王国富的女儿扇了一巴掌。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敢勾引我爸,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

  王国富女儿像一头被占了领地的狮子,对沈湾湾又推又打。

  沈湾湾捂着被打的脸,脑袋嗡嗡的响,半天没反应过来。要不是王国富的儿子及时过来,她可能命都没了。

  王国富的女儿虽然被拉开,嘴却没闲着,骂骂咧咧,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周围聚上来几个小护士,嘴里说着让王国富女儿不要闹、这里是医院之类的话,却都用鄙夷的眼神儿瞄着她。

  “她不是齐医生的朋友吗?”有护士道。

  “朋友而已,别大惊小怪。这年头,只要你做了医生,不管啥朋友都能冒出来让你帮忙。”

  “别说了,齐医生马上就结婚了,不会有什么关系的。”

  “对啊,不过是仗着同学关系来求人情看病的。”

  沈湾湾本来火辣辣疼得脸在听到齐彦要结婚的消息时,顿时不疼了。这就是所谓的疼痛转移法吗?她现在是心疼,疼得喘不上气来。

  是啊,十年了,他怎么可能什么都没变。可是,他要是早结婚了,她也不会这么遗憾。为什么偏偏是她鼓起勇气找他时他就要结婚了。

  她早来一些,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走廊里的动静把齐彦惊动了,他见沈湾湾失魂落魄的躲在墙角,心里顿时一紧。

  “发生什么事了?”齐彦大长腿腿三两步跨到沈湾湾身边。

  “齐医生,你还是不要管了,这家人在抓小三。”一个女护士解释着。

  齐彦在来的路上也听到一些消息,所以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好了,都不要闹了。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王家的公司。”齐彦声音冰冷,脸上表情更是寒若冰霜。

  王国富的儿子脸都青了,他尴尬的道:“很抱歉,我会妥善处理。”然后像拎小鸡一样把王国富的女儿拎走。

  沈湾湾低着头,抿着嘴。倔强的不让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

  她不知道这眼泪是因为委屈来的,还是因为齐彦要结婚来的。总之,她现在的心像被石锤砸过一般,又疼又闷。

  齐彦见到这么倔强的沈湾湾,好像又回到高中的时候。她在运动会上摔倒了,明明很疼,却忍着眼泪,坚持跑完。

  那天,他在和她冷战。可看到沈湾湾倔强又隐忍的小脸,心顿时又软了。

  时光可以变,但沈湾湾没有变。

  “你还好吗?”齐彦轻轻的托起她的脸,查看被王国富女儿打的地方。

  “……”沈湾湾咽了咽口水,这么近的看齐彦还是第一次。

  如果时间就这么静止了,该有多好。

  “叮咚~”沈湾湾微信提示音,她急忙转过身,快速的拾去眼角的泪水。

  是王艳发来的电子婚礼贺卡,上面是两个熟悉的名字。

  齐彦&王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