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8-16上架
  • 31195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二百一次行不?

甜蜜上位:总裁,缺媳妇吗? 仟江月 2062 2018-08-16 16:36:04

  “二百,行就行,不行就拉倒。”沈湾湾微抬着下巴,不悦的道,“您说您都这个岁数了,也别太挑了。”

  “我挑?也不看看你提的要求,也就是碰上我好心,要不然你在这晃悠一天也白扯。说不准还会被人举报送到派出所。”站在沈湾湾对面,衣着干净朴素的王国富不甘示弱的道。

  沈湾湾撇撇嘴,“行,就跟我走,别磨叽了。一会儿完事谁还认识谁啊。”

  “行,行行。”

  沈湾湾眼睛一弯,露出得意的笑。她扭头在前面带路,王国富跟在后面。

  王国富有一儿一女,都在外地工作。老伴死的早,老年确实寂寞。他今天来这里本来是相亲的,没想到还能遇到这么个俊俏的傻姑娘。

  沈湾湾带着王国富进了大厅,要了王国富的身份证,轻车熟路的填好资料,然后微笑着递给窗口,“心内科,齐彦。”

  王国富附和着点点头,手还特意捂着胸口。这年头,有装男女朋友骗家长的,有装家长骗老师的,没想到还有装病人骗医生的。

  挂完号,沈湾湾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不觉竟然越走越快。

  “你等……等等”王国富气喘吁吁的道:“我可是真有心脏病。”

  “是啊,你没病我还不找你呢。”沈湾湾说完,继续往前走,不过却放慢了脚速。

  沈湾湾和齐彦是高中同学,也是同桌,两个人打打闹闹度过了最美好的青春三年。高考前夕,两人约定考同一所大学。她却因为考试失利名落孙山,最后来到这个城市。

  那一年,她失去了齐彦所有的联系。她以为他气自己不努力,可她真的尽力了。

  她笨是天生的!

  沈湾湾虽然笨,却也有自己的骄傲。他不联系自己,她亦不去找他。没想到,这一别竟然别了十年。

  沈湾湾把王国富拉到等候区,嘱咐他一会儿见了医生有点自知之明。少说话,多用表情,越痛越好。王国富认真的点点头。

  沈湾湾只找到一个位置,她瞧了瞧干巴瘦、比自己还矮半头的王国富,还是让给了他。她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开始刷微博。

  沈湾湾知道齐彦和自己在一个城市的时候很诧异。他明明该在海城的,那个他们约定的地方。怎么十年后,他会到她上大学的地方。

  有了齐彦的消息,沈湾湾就迫切的想见他。这种感觉不是当年的非君不嫁,也不是一生只此一人,而是给自己的暗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至少,她要问一问,他是不是真的嫌弃她笨,真的生气了。

  不过,沈湾湾从小胆就小,还脸皮薄。去见十年没见的暗恋男生,总得有个像样点的理由。最好是无意中碰到的那种,即使大家各自成婚也不至于尴尬。

  沈湾湾抓破头皮只想到装病这一条路。她摸了摸胸口,心脏跳的强壮有力。自己装病,估计两句话就露馅了。迫不得已,她才想到雇人这种事。

  终于排到沈湾湾和王国富。一直很从容的沈湾湾有些紧张,半天没挪步。王国富乐呵呵的来找她,“还进去不?”

  “当……当然。”沈湾湾清了清嗓子,走在王国富前面。

  沈湾湾也不是故意这样的,她有十年没见齐彦了,也是想了他十年。不知道一会儿见了齐彦,她能不能认出他,他亦能不能认出自己。

  推开门,前面的患者刚起身。齐彦微低着头,在病历上写下最后一笔。

  沈湾湾觉得时间都静止了。齐彦依旧是那个高高瘦瘦的美少年,岁月偏爱,竟然只在他的脸上添加了沉稳的气质。

  齐彦抬头,竟然一眼认出了沈湾湾,他嘴角微翘,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你是……湾湾?”

  沈湾湾微微一笑,“你真的是齐彦啊,真是好巧啊,我还以为是重名呢!”

  她一边回应,一边把王国富按在座位

  “不是重名,我是齐彦,你的高中同桌。”齐彦收回一半的笑容,忽而认真起来。

  沈湾湾蓦地脸红,暗自气自己没骨气。

  王国富倒是没掉链子,病情病况、医疗术语说的很溜。齐彦帮他建立信息卡,询问近况,然后给他开了几项检查。

  临走,沈湾湾和齐彦交换了名片。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外貌是一点都没有变,不知道心变没变。

  出了门,沈湾湾撕了交费单,对王国富竖起大拇指,“老头,挺厉害啊。”

  王国富嘿嘿傻笑,一点不像六十多岁的人。两个人的协议就此终止。王国富收钱走人,沈湾湾捧着名片乐开了花。

  晚上,沈湾湾做梦梦到了高中那会儿。她和齐彦在自习室复习。齐彦拿着刚刚发下来的模拟卷子给她讲题。

  沈湾湾单手拖着下巴,歪着头,时不时的点点头装作听懂了。实际,她的全部心思都在齐彦的身上,他的耳朵上居然有颗痣,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手臂好像又粗了一些,是不是最近打篮球练出来的肌肉。

  沈湾湾不喜欢学习,只喜欢齐彦!

  沈湾湾越看越入迷,越看越欢喜。忽然,她拖着脸的手一松,整个人失去重心往前扑。

  她没扑到齐彦怀里,而是扑到一个黑洞,随之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

  沈湾湾惊醒,看着亮起来的手机屏,原来是电话。她不耐烦的接通电话,扰人春梦太可恶了。

  “沈湾湾女士,你爸爸住院了……”

  沈湾湾立马从床上蹦起来,“我爸?”

  她来不及换衣服,抓起外套和包直接冲出去。她的爸爸天天迷你马拉松怎么会有心脏病?

  沈湾湾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医院,发现床上躺着的人居然是王国富。

  “湾湾,你来了。”齐彦急忙把她拉到一边,“还好发现的及时,以后不能再让伯父一个人住了。”

  沈湾湾咽了咽口水,半天挤出几个字“为啥给我打电话?”

  齐彦愣了愣,“白天?”

  沈湾湾心里咯噔一声,白天是她带王国富来看病的。

  “啊,对,给我打,给我打。”沈湾湾咬着嘴唇,苦着脸。这老头不是说没问题吗,怎么连夜都没过就住院了,这年头真是什么都不能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