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就是那一眼

青春往事

就是那一眼 贝乐壳 2843 2018-08-16 11:48:29

  “我的妈呀,累死我了,这街不是人能逛的。”神婆两只手都掂满了东西,用脚踢开了门,就把手里的东西扔在了地上,随后坐倒在了凳子上,不要形象的大喊。

  紧随其后的是安诺和婉言,她俩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头发凌乱的贴在前额,双颊通红,眼神迷离,脚步虚浮,(有点夸张了)两人也歪倒在凳子上,“啊,累死了。”两人再累也不忘发表自己此时最直观的感受。

  “你们回来了?”三个小崽子的哀嚎成功的将睡梦中的桑桐弄醒了。

  “我靠,你在啊。”婉言距离桑桐最近,所以听清了桑桐刚刚清醒的声音。

  听见婉言说的话之后的安诺立刻直起了身子,看向桑桐,“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呢?”

  神婆听闻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立马坐起来冲向桑桐,“有没有看见帅哥,高富帅?成功人士?钻石王老五?有照片没?”

  本来看见她慌张的样子的安诺和婉言还有所担忧的呢,听闻此话,不禁扶额,表示无奈。不过无奈归无奈,帅哥这事还是值得一问的。

  桑桐看着她们三个人充满期盼的星星眼,“哪有什么帅哥啊,全是地中海,啤酒肚的中年油腻大叔。”说完突然想起来一双能容进星辰大海的眼睛,不禁嘴角带笑。

  “无聊,连个帅哥都没有。”神婆无力地又回到了自己的宝座上。

  安诺闻言,也敛下眼角,有一点点的失望,

  “帅哥嘛,那肯定是可遇不可求的啊。”婉言话音刚落,便收获了两个大大的白眼。

  那个男人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啊,会有哪个女子能够有幸陪他走完这一生呢?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

  坐在床上的桑桐突然将自己埋进了被窝。

  独留地上三人三脸懵逼,最后神婆给出答案,“她有病。”剩余两人点头表示赞同,还同情的看了桑桐一眼。

  我怎么能这么想呢,这才见了几面啊,我是疯了吧,人家怎么会看上我啊?疯了疯了。桑桐完全没有预料到他不仅看上她了,还视她为一生的珍宝。

  “走,吃饭去,我要吃一顿好的犒劳一下可怜的自己。”婉言终于说了一句没有惹众怒的话了。

  “走,桑桐,别闷死你了,快点,吃饭去了。”

  神婆杠铃般的声音将桑桐给拉回了现实世界,“来了来了。”

  吃完饭后的四人闲庭漫步在校园的林荫道里,相顾无言,却也并不感觉到尴尬,这大概就是朋友吧。不必为了迎合而勉强自己说自己不愿说的话,不必为了避免尴尬而强迫自己搜肠刮肚寻找话题。就像这样,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的所想,一切尽在不言中。真好!

  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桑桐因白天睡得太多了有点睡不着,本想看看其他人睡着没,又怕惊扰到她们,也就作罢了。桑桐翻了个身。

  “第十八次。”

  桑桐听见神婆的声音条件反射的问道“什么第十八次?”

  “她说,你从刚刚睡觉到现在一共翻了十八次。”

  “你们都没睡呢?”婉言坐起来问道。

  神婆也坐起来了“对啊,吃的有点多,睡不着。”

  “我白天睡得多了,现在一点困意也没有。”

  安诺也坐了起来面向她们,提议道“要不咱们玩真心话吧,我高中睡不着就跟舍友玩这个。”

  安诺这一提议让神婆瞬间弹起,“好啊好啊,怎么玩啊?”

  “我们说有一只猴子在树上,有两只猴子在树上,就这样依次递加,一个人说一个字,逢七不能说,用任何一个拟声词代替,谁说错了,就要接受真心话的惩罚。”安诺大概的讲了一下游戏规则。

  另外三人表示理解了,于是,深夜游戏就这么华丽丽的拉开了帷幕。

  第一轮中说到三只猴子时,婉言停顿了下,于是“你有没有一个深藏在内心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的秘密。”安诺率先发力。

  “嗯,有,真的要说吗?”

  “要!”其他三人眼神发亮,就连黑夜也不能遮掩她们浓重的八卦之心。

  “那好吧,不过你们不能跟别人说。”婉言经过几秒迟疑,终于下定决心的说道。

  “放心,绝对守口如瓶。”桑桐在黑暗里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我上小学的附近有个医院,学校选址有点偏,除非放学的时候,别的时间段几乎没有人。有一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我和同学偷偷的溜了出去,就看见一个男的戴着口罩,手上提了个黑色的那种大袋子,偷偷摸摸的向医院后面的小树林里,当时的我们年少无知,好奇心重,就跟了过去,等他走之后,我们就去看那个黑袋子,然后我们看见了,”婉言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继续啊,什么东西啊?”神婆不耐的催促道。

  婉言吞了口口水才继续“里面是一个小孩,他被挖掉了眼睛。”

  “咦,这么可怕。”安诺搓了搓胳膊上起的鸡皮痘痘。

  “后来我跟我妈说,我妈让我谁都不要告诉,说害怕别人报复。”婉言看了她们一眼补充道。

  神婆听见这话,立马炸了,“不会吧,那是个黑心医院吧,太缺德了吧。”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想想,感觉特别对不起那个孩子,如果当初我能勇敢点,是不是他就能死的安心点啊,他的父母还有多伤心啊。”婉言抹了一下自己略带水汽的眼角。

  桑桐听着婉言略带哭腔,知道那件事对一个孩子来说肯定特别害怕。“其实,也不怨你,毕竟那个时候你还小,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你现在长大了啊,再遇见类似的事情,你就可以揭发他们了。”

  “对啊,没事,都过去了。”安诺也出言安慰婉言。

  神婆看见气氛有点不对,于是彻底坐直了,“行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来,我们继续。”

  经过两轮之后神婆中招,被要求说一件自己最囧的一件事。

  神婆自曝小学的时候有点害羞不敢去上厕所,然后就尿裤子了,最搞笑的是她的同桌看见地上的水了,还提醒她,水杯没有拧紧还替她拧紧了。

  这个事件也让603爆笑不止。

  又不知道经过了几轮,桑桐也成功的中招了。

  “小妞,来跟姐说,年轻的时候有没有暗恋过谁呢?”被几人嘲笑惨的神婆决定将这个游戏提升一个档次。

  神婆问完之后,三道齐刷刷的目光望向桑桐。

  桑桐无奈抚额,“你们能不能收敛点。”

  “别转移话题,快说。”三人齐声。

  “有啊,高中的时候,一个大学霸,在我们学校可是校草级别的人物。”

  “叫什么啊,长得帅不帅,你跟他表白了吗?你们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神婆按捺不住的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他叫祁航,那个时候我们作同桌,有好多女生都喜欢他,”

  是啊,当初有好多人都喜欢他,有的喜欢他长得帅,有的羡慕他学习好。而我不喜欢他这些,喜欢他总是能发现我心情不好时的细心,喜欢他总是能一遍一遍教我数学题时的耐心,喜欢他总是那么温文尔雅,从来不急躁。

  其实桑桐也不清楚到底是喜欢他这个人还是因为感动,桑桐有时候感觉祁航是喜欢自己的,但又怕是自己自作多情。所以高考完之后她都没有坦白自己的心意。现在想想自己也没有多喜欢他,估计就是情窦初开,然后有这么优秀的一个男孩子在身边,认为这就是爱情。

  “桑桐,你他妈睡着了?”桑桐刚拉回思绪就听见神婆杀猪般的嘶喊。

  “你有病啊,神婆,吓我一跳。”

  “你才有病,然后呢,告白没?”

  “没有,然后就高考了,分道扬镳,没有联系过了。”

  “无聊。继续,继续。”

  又经过不知几轮的厮杀,没有一个人中招,最后只能放弃,选择睡觉。

  桑桐回想刚才又想起了高中生活,跟损友偷偷溜出校园买奶茶;将前桌的凳子偷偷挪开看他摔个大跟头之后狂笑不已;将后桌女生的皮圈偷偷藏起来;回到宿舍和舍友厮打瘫倒在地由此还惊动宿管阿姨,舍友轮番上阵,溜须拍马屁,最后成功免于一死(检讨)。

  虽然那个时候经常抱怨高三生活,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一点也不苦,反而有点甜。其实这就是青春,青春不管经历过什么,等在回忆起来的时候都是怀念(前提是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