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我开始做很长很长的梦

我开始做很长很长的梦

追光梦者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8-08-30上架
  • 4647

    连载(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从此以后遇见的人,再没一个像你

我开始做很长很长的梦 追光梦者 342 2018-08-15 22:29:12

  序幕:

  安堇年,是我十九岁的一个梦,他华丽的出现,无声的消失,从此成了我心底的一道疤。让它什么时候痛它就什么时候痛。

  十九岁的我,是一个只想变成童话故事里灰姑娘的小丑,每天捧着小说入眠,醒来在有白马王子的梦里。

  我曾在小说里把自己写成万人追捧的女主,也曾在小说里写过最完美的男主。我更期待有一天可以遇见自己小说里的男主角,幻想着他高贵神秘、面貌清秀,举止文雅,像及了武侠电视剧里的美男子。朋友说我一定是小说写多了,把脑子写坏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

  在遇见安堇年之前,我也一直都觉得是我在梦回唐朝。可是在遇见安堇年之后,梦中所有的一切都成了现实。

  安堇年,这个匆忙出现在我的世界里,而后又离奇消失的人。你可知,在你离开以后,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此以后遇见的人,再没一个像你……

  回忆如惊涛骇浪,接踵而来,一遍一遍的冲击着我的大脑,刷新着原本快要遗忘的过去,还有那个多年来我一直不曾忘却的你,安堇年。

  (1、也许从我们相遇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成为和我密不可分的人)

  2012年的7月份,全国各地持续着高温。毒辣的太阳光已不是一般的防御措施可以抵御。而此时的我,正因体育课逃课,被罚在学校的跑道里跑满三圈。不大不小的跑道里,我一个人跑的满头大汗,饱受高温的摧残。

  我从小就血压低,受不住长跑的艰辛,一圈跑下来,整个人开始头昏眼花。奈何死党徐妍早已回了宿舍,我只得顶着炎热的阳光,站在终点的起跑线上,迈不开步伐。恰逢正午,阳光正盛,我额上的汗珠不停的往下冒。在原地站了一会,刚想踏步继续跑,却感觉胸口异常难受。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渐渐成了一片漆黑。我胡乱的挥舞着双手,任由胸口的气闷越来越难受,压的我呼吸困难。

  我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辩不清方向。身上冷汗直冒,无助到想要哭,心里更是发慌的厉害。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整个人完全没有了支撑点,感觉随时都可能挂掉。

  安堇年,你就是这个时候出现,拉起躺在地上的我。扶着我走到阴凉处坐下,喂我喝了口水。待我缓过气,眼前一切变得明朗起来。你的脸映入我的眼帘,那一刻,你像及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既神秘又冷静。你甚至还从你口袋里掏出纸巾为我擦着额头上的冷汗,我就那样不动声色的看着你为我细心服务。

  你就这样毫无预兆的闯进了我的心里,我小心谨慎的问你“我叫林夕,你呢!”

  你抬头看我,目光迷离,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打趣的说:“我姓安,名堇年,全名安堇年。”

  “谢谢你今天帮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在你面前害羞。

  你说:“林夕,我认得你,我还看过你的小说,写的很不错。”

  听着你认真表扬我的话语,我突然有种窃喜的感觉。你一定不知道,你是第一个当面夸我的人。

  那天,我们在跑道旁小凉亭的长椅上聊了许久。从你的小时候聊到了将来,从我的将来聊到了小时候。

  彼时我才知道,你是前不久刚刚转学过来的。因不熟悉环境到处转悠,所以才会这么巧的遇到倒在地上的我。可见我是有多幸运,才会这么好的遇见你。

  那天,你送我回了宿舍。临走时还不忘小心的提醒我:“林夕,现在天气那么热,你不要再到处乱跑了。”

  你的话像是一杯清水,浇到了我的心里。

  你走后,死党徐妍不停的追问着我,关于我们两个的关系。出于无奈,我只得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于她。末了,我很是满意的说:“徐妍,我终于找到我的白马王子了。”

  安堇年,我的白马王子,也许从我们相遇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成为和我密不可分的人。

  (2、如果可以遇见那么完美的你,那么我的余生该用什么来言语)

  自此,安堇年这个名字不断的出现在了我的梦里,我开始打听关于你的一切消息。

  听人说你的脾气很不好,从来没有人见过你好脾气的样子。你的性格也很孤僻,从来不和人来往。你的班上有许多的女生喜欢你,给你写情书。事后被你知晓,你气氛的当着全班同学将那些情书撕个粉碎,因此伤了不少女孩子的心。

  对你,我是好奇的,因为那天我见到的是别人口中全然不同的你,你温柔,细致,体贴,对我更是关怀备至。我觉得我一定是被你的出现打乱了思绪,开始每天想你。书上、笔记本上、写的全都是你的名字。

  我想要跟你表白,却低不下自己高傲的头颅。徐妍说我死要面子,等哪一天你被别人抢走了,就有我后悔的。其实我更害怕的是你的拒绝。

  安堇年,你在我的世界里就这样华丽丽的登场。

  我整天都在苦苦纠结该不该跟你表白。奇怪的是,往后的两个月里,我再也不曾偶遇过你。哪怕是人海茫茫的街道,或是学校三三两两的跑道。你就像一颗被拋进大海的石头,从此杳无音讯。

  尽管如此,我还是会听到关于你的一切小道消息。比如,你当上了广播社的主播,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的广播专场就是你。为了能听到你的声音,我每天下午都会逃课躲在宿舍一睹你的广播风采。

  我想,你一定是把我忘了。

  转眼已到十月中旬,偏僻的北方已经开始下雪。而南方,炎热的酷暑才刚过去。我还是如此痴迷关于你的一切,每天都徘徊在你和小说之间。

  徐妍总说我是自作自受。

  我们仅有过一面之缘,深深浅浅的说过几句话而已。而你安堇年的名字,却遍布在我心底的每一个角落,挥之不去。

  我生日的那天,天气很冷,你瑟缩的站在我们班的宿舍楼下,手里捧着一束我最爱的满天星,红白交错。用已经冻的苍白的双唇叫喊着我的名字,说着喜欢我的话语。

  很多人都因为你的告白聚集到了一起,我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你,心中的幸福感溢的满满的。更多的是震撼,我以为我们已经划分为两条平行线,再也聚不到一起。

  徐妍站在我的身旁手舞足蹈,似在意料之中的对我说:“林夕,你还傻站着干嘛,还不快点把你的白马王子带上来给我们认识认识。”

  当我推开拥挤的人群,走到你的跟前时。你双手把满天星举到我的面前,咧嘴笑开说:“林夕,做我女朋友吧。”

  我想无论过去多少岁月,我也不会忘记。你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人群里像我表白目光温热的样子。你就像从天而降的流星雨,为我毫无乐趣的大学生活平添了色彩。

  我突然就很感动的落下泪来。

  我想,如果可以遇见那么完美的你,那么我的余生该用什么来言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