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宠郡主:国师给本郡主等着

第四十章 深夜交谈

盛宠郡主:国师给本郡主等着 木梦雅 2436 2018-12-07 21:58:57

  辛皓轩退下之后,涟漪坐在石凳上,她在心里把楚慕寒骂了一百八十遍,但还是不解恨。

  她实在是太饱了,两个时辰,她胃里的食物还没消化完。

  这大晚上的吃得太饱也没法睡,只能到处走走,散散步。

  她在后院里逛了一圈,凉亭处的那个荷花池黑漆漆的,后院的花园也没什么看头,连花的颜色都看不清。

  涟漪一个逛得有点无聊,算了,还是回房间里头吧。

  回去的路上经过楚慕寒的房间,她看见房间里还亮着烛光。

  都这个时辰了,还在处理公文?咦,不对啊!平时他都是在书房处理公文。

  既然人都来到门前,要不就进去看看?

  涟漪心里想着的同时脚步已经往前走,她走到门前提起手就要敲下去,下一刻手便停在了半空中。

  里面传出细微的水声,对于这种水声涟漪很熟悉,因为刚不久她才从自己房里沐浴出来。

  还好她的耳朵够敏锐,不然可就尴尬。

  等等,楚慕寒在沐浴,那也就是说,他现在很有可能摘下面具。

  涟漪就不信有人洗个澡也要戴着面具!

  她悄悄的退离门前,施展轻功,一个跳跃飞到屋顶,她在屋顶上找到了楚慕寒的大概位置,她取出一块瓦片。

  同样是明黄的烛光照耀着整个房间,屏风上放着一套白色衣服,楚慕寒整个背靠在浴桶边。

  而涟漪的视线刚好落在楚慕寒的头顶,乌黑的秀发以及露出高挺的鼻梁。

  真是该死,位置居然不对。

  她把瓦片放好,走到相反的方向,这一次还不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的看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涟漪刚出一块瓦片,她的双眼还没来得及看清下方的人物,一股掌风从房内横扫而出,等涟漪反应过来为时已晚,一滴水珠飞进了她的眼里。

  她捂着眼睛大叫一声连人带滚的从屋顶滚落下来,好在她反应够敏捷,掉落下来之前双手抓住屋顶的边缘,才至于她没掉落在地面。

  “该死的楚慕寒,居然敢暗算本郡主。”

  楚慕寒穿好衣服戴上面具走了出来,他觉得好笑,他都还没说她偷窥人的不是,自己却成了不对的那方。

  “没想到郡主殿下还有这种癖好。”

  “什么癖好?”

  “偷窥人洗澡的癖好。”

  “你才偷窥人,你全家都偷窥人,本郡主可是在上面看星星看月亮,只不过是被你打扰了。”不认,坚决不能,打死都不能认。

  “哦?是吗?那本国师可是妨碍了郡主殿下?”

  “不知者不罪,本郡主原谅你了。”

  脸是个好东西,可某郡主在楚慕寒面前却成了无赖之王。

  “那本国师就不打扰郡主,您自便。”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喂喂喂,你别走啊!”涟漪急忙叫住要走回房里的楚慕寒。

  “还有事?”楚慕寒嘴角微微一笑。

  “你好歹也帮我一下啊,我,我下不去。”

  “你不是在看星星看月亮?”

  看你个大头鬼啊,人都吊在半空中了还怎么看?

  “这个位置不好,我想到地面上看。”

  “怎么上去就怎么下来。”

  “不是,我下不去,脚疼。”

  涟漪没说谎,这种高度对她来说不难,换作平时她只要施展轻功便能下来,只是现在,她的脚扭伤了。

  是的,就在刚才她为了躲避楚慕寒那股劈来的内力不小心把自己的脚扭到,要不是怕伤上加伤,她早已跳下地面溜之大吉,哪还有闲工夫在这里跟他磨叽。

  该死的楚慕寒,本郡主快支撑不住了。

  “国师大人,你能快点么,我就要掉下去啦。”

  楚慕寒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然后一个跳跃,将她梗抱着落下地面安然的放在石凳上。

  “哪只脚疼?”楚慕寒问。

  “这只。”涟漪指着自己的右脚,她看见楚慕寒蹲了下来,抬起一条腿顺便把鞋子也脱掉。

  “脱胶了,你忍着点。”楚慕寒在涟漪的脚腕处拿捏了几下,虽然他的动作很快,但涟漪还是忍不住,大叫一声。

  “疼,能不能轻点。”

  “知道痛当初爬那么高干嘛去?站起来走走。”虽然是责备的话,但听起来是这么的温柔。

  涟漪嘟嘟嘴,她站起来转了两圈。

  “不疼了,你看。”

  灿烂的笑容,洁白的牙齿,笑起来还有点弯弯的眼睛。

  她,真的长大了,再也不是八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怎么了?我身上有脏东西?”涟漪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服,衣服挺干净的啊。

  “走吧,我送你回房。”楚慕寒转身,优雅的走着,涟漪在身后快步的跟上去。

  涟漪与楚慕寒并肩走着,后院的这条路她走了很多次,但与楚慕寒单独这样行走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她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两只手也有点不安的揉捏着,气氛突然这么的安静,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楚慕寒看出了涟漪的心思,“平时不是很能说,怎么突然就不说话。”

  不是她不说,而是不知道该说啥,总不能一开口就要贫嘴吧!

  “没什么,对了,刚才的事谢谢你。”

  “原来我们的涟漪郡主也会向人道谢,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楚慕寒笑了笑。

  这人真的是诚心来吵架的。

  “问你件事情。”

  “何事?”

  “你认识我的亲生父母吗?”

  楚慕寒看着远方,面具下幽黑的眼眸一眨又一眨。

  涟漪见楚慕寒不说话,又接着说:“我今天跟萧景楠去了趟前公主府,里面很乱,到处都是刀痕。”

  “然后呢。”

  涟漪深呼吸,说:“萧景楠跟我说了很多关于我亲生父母的事情,我听得格外的认真,可是,对于他们,对于公主府,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你觉得你应该有什么反应?”

  是啊!她应该有什么反应。

  涟漪想了想。

  “我觉得吧,我就像一个冷血动物,毕竟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可我在听到他们被灭门的惨案就感觉是别人家的事情一样,光这一点我就被列为不孝之女了。”

  楚慕寒道:“如果一个看到兔子被蛇咬死而伤心得连眼泪都止不住的人,还说她是冷血动物,那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善良之人。”

  涟漪大惊,他怎么知道这件事情,那个时候她还小,无能为力救那只兔子,眼睁睁的看着它被蛇吞没,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变得怕爬行动物。

  这个是她的弱点,所以她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别人。

  “别想太多,事情过去那么久没人在意你的想法,你只不过是对他们感到陌生罢,他们于你而言就是生你下来的父母,仅此而已。”

  楚慕寒的话听起来像似很绝情,但说得也很有道理,他们虽然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可自己从小就与他们阴阳相隔,连他们的长相都不曾见过,所以,没什么好在意。

  这样一想,涟漪的心情果真轻松了很多,她快步的走到自己的房门前。

  “你说得对,我想通了,没有什么是比活在当下更为重要,楚慕寒,你也赶紧找个女人成婚吧,这样你也就不会太过孤单。”

  涟漪说罢向楚慕寒做了一个鬼脸,楚慕寒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房门,忽的,他的嘴角微微一笑,他转身优雅的往回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