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宠郡主:国师给本郡主等着

第三十二章 被人调戏

盛宠郡主:国师给本郡主等着 木梦雅 2747 2018-10-29 22:00:49

  涟漪出来辰王府之后一路狂奔回国师府,她叫杏儿打来一盆水,使劲的洗刷。

  就算装得再怎么不在乎心里还是很难受,这是她的初吻,都说初吻要献给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可她现在平白无故的没了,她心里怎么能不难受。

  杏儿看着心里也不好过,再这样洗刷下去嘴唇都被擦破。

  “郡主,您别擦了,您迟早都是要嫁给辰王殿下,现在只不过是提前做了个准备。”

  杏儿本来是想安慰下自家郡主,可说出口的话变成火上浇油。

  “谁说我要嫁给他,我跟他八竿子打不着。”涟漪瞪了一眼杏儿,生气道:“你说,你是不是收了他什么好处,让你也来欺负我?”

  “奴婢冤枉啊,奴婢对郡主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杏儿扑通的一下跪在地上。

  “起来,我说过多少次了,别在我面前动不动就下跪。”

  杏儿从地上爬起来,涟漪看着她那副委屈得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觉得特无奈。

  该委屈的明明是本郡主,她怎么还比自己还委屈。

  “你说,刚才那番话是谁跟你说本郡主迟早要嫁给他?”涟漪拿起面巾擦了擦唇,她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

  杏儿咬咬唇,眼泪都快掉下来。

  “整个天盛都传开了,郡主将来是要嫁给玄王殿下与辰王殿下中一人。”

  什么?这种事本人连听都没听说过,这是谁替她做的主,难怪萧亦辰从一开始就看自己不顺眼,原来当中还有这种原由。

  “什么乱七八糟,本郡主的婚事自己能做得了主,用不着外人操心,你以后也不准在我面前提这事,包括在辰王府发生的事,否则给本郡主捡包袱走人。”

  想想涟漪心里就不爽,待在国云寺十年,跟他们两兄弟见面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说过的话都不超过百句,好感度也没有居然还谈上婚事了?

  这件事就算自己不提外面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再说,这可是圣上开的金口,得涟漪郡主便得太子之位,就算郡主再怎么忽视也改变不了嫁给两位殿下中的一人。

  杏儿想是这么想,话最终还是没说出口,郡主气在头上,自己可不想再自讨苦吃。

  “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在郡主面前提起这事。”杏儿看了一眼涟漪,那眼神就好像要将自己吃掉一样,她一惊急忙改口道:“不是,奴婢是说再也不提前这事。”

  杏儿不安的低着头,她还是第一次发现郡主的眼神原来是这么可怕的。

  “还有呢?”涟漪提醒杏儿,她的纤纤玉指在桌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还有。”杏儿的脑袋顿了顿,还有什么?哦,想起来了,“奴婢今日在辰王府什么都没有看到,郡主只是把金疮药送到辰王府上便离开了。”

  很好,涟漪很是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郡主您这样自欺欺人有用吗?就算您不说奴婢不提也不代表事情没发生过啊!

  郡主生气起来虽然有点可怕,但心思还是单纯了些,总体来说就是没心没肺,随遇而安。

  刚才还为一个吻而把自己搞得烦躁不安,转眼之间又一副安然无事的模样。

  杏儿都不知道该替自家郡主感到难过呢还是高兴呢?

  涟漪其实是不想让自己过得那么累,凡事都斤斤计较,什么都爱往心里藏,那她一天得难过多少次了。

   未来变成什么样子谁能猜到,活在当下才是重要。

  入夜,涟漪换了一身夜行衣,她悄悄的打开房门一个跳跃飞上了屋顶,她左串右跳的来到贫民区。

  白天的时候忘记问白冷的住址,心里多少有点遗憾,于是她想要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贫民区遇到他。

  夜晚的贫民区安静得出奇,没有市中心的灯火通明,也没有市中心的喧哗吵闹,只有一片幽黑,偶有几家屋内有丝丝微光。

  涟漪在贫民区转了一番也没找到白冷的身影,也对,这么一个温文儒雅的贵公子又怎会住在贫民区。

  涟漪神情有些失落,看来运气还是差了点。

  走吧,待在这里人也不会出现。

  涟漪在屋顶上跳跃着,姿态轻盈,动作利落,嗯,就是身板子有点小,没什么看头。

  也是,一个十六岁不到的丫头哪来的看头,完全还没发育起来,只有那一点点鼓起的胸部,是个男人看了也不会有想法。

  涟漪也完全不担心脚下的砖瓦,她的速度很快,快到可以跟猴子并肩。

  忽然,她在上空中听到一丝声音,这声音有点耳熟,她想真切的听清楚这声音的来源,她顺着声音寻找。

  她在一条巷子的屋檐处停下脚步,巷子里太过黑暗,看不清,隐隐约约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谁让你靠近她?”说话的是一个男子,他的声音温润如玉,好听至极。

  这声音有点耳熟,涟漪一时想不起。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您老一直不肯见我。”这是是另一个男子的声音,他说话的语气有点轻浮,年龄应该在二十左右。

  “这是你们家族的事,与我何关。”温润男子说话很决绝。

  “祖父他一直惦记着您,一直希望您能回去。”

  “我是不会回去的,你们走吧,不要再来烦我也不许再靠近她。”

  “不是,二……”

   “嘭”,砖瓦掉落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涟漪傲怒的拍了拍自己脑袋。

  怎么这么笨手笨脚,这下好了惊动了人,想要靠近点看清他们的容颜怕是不行了。

  “主子,有人偷听。”又一个男子说道。

  “别惹事,先撤,我还会来找您的,告辞。”那个轻浮的男子说道。

  一条小巷到底藏了多少人啊?糟了,他们要逃,不行,本郡主今晚一定要搞清楚那个熟悉的声音到底是谁。

  涟漪一个飞跃跳了下来,以最快的速度追着,前面的人也是能跑,连续跑了几条街还不见停下,自然,涟漪也不是吃素,紧追着前面的人不放。

  终于,在一个拐弯处停了下来,男子气虚喘喘的靠着墙。

  “你,你别再追了,缓缓,缓缓。”

  涟漪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双手撑着膝盖,喘着气,那个男子要是再不停下来自己也没力气去追。

  “谁让你跑。”

  “女侠,你一路追着我,我能不跑么。”

  追了几条街,涟漪都快累个半死,她走到男子面前直勾勾的望着人家。

  男子年龄二十岁左右,长着一张风流倜傥的面容,穿着一身白衣裳,乌黑的头发一半绑起一半放下。

  同样的发型,同样颜色的衣服,却不是那张容颜,眼前的男子比起白冷略逊色许多。

  虽然他也是帅哥一枚,但还是比不上白冷,顶多也就与萧亦辰并排。

  “我问你,你老实回答,刚刚你跟谁在一起?”涟漪问。

  “没有,就我一个人。”男子摇头道。

  “骗谁,你要是不说实话信不信我一掌劈过去。”

  涟漪说着便举起一只手故作要劈下去,男子见状急忙举起自己的双手,“女侠饶命,我说的都是真的。”

  涟漪细细的打量着,那灼热的眼光仿佛要把男子的身体给穿透。

  “说谎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大半夜不睡觉出来散步吗?”

  “女侠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我吃饱饭撑着没事干出来散步?我跟你说啊,我这人有个坏毛病,晚上吃饱饭没事干就

  爱出来逛逛街什么的,女侠你呢?你大晚上出来干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是出来抓坏人的,对不对?”

  男子说着说着忽然就向前靠,这突如其来的亲近涟漪本能的往后退,涟漪每退一步男子便靠前一步。

  “喂!你靠那么近做什么?”涟漪一把推开男子。

  男子笑了笑,脸上露出很轻浮的笑容,“我就是想看看女侠长得什么样子嘛。”

  “别废话,你刚才没有听到和看到什么?”涟漪转移话题。

  “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男子突然竖起三根手指,他看着涟漪,继续说道:“女侠如若不信,我可以把我的小心心拿出来给你看看。”完毕之后还不忘向涟漪抛了个眼眉,那笑容轻浮得很。

  涟漪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扯。

  不得了,本郡主被人调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