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宠郡主:国师给本郡主等着

第三十章 初入辰王府

盛宠郡主:国师给本郡主等着 木梦雅 2192 2018-10-11 23:10:20

  涟漪第一次进辰王府,她好奇的环顾一番。

  与国师府相差无几,前院都是青砖铺地,两旁也都种了些小树。

  那个侍卫领着涟漪走过前院再穿过走廊,走出走廊涟漪就被眼前的景色给吸人住。

  这是一座很别致的院子,名为“落苑”。

  落苑前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流水声特别悦耳,小溪旁种着一些柳树,清风拂过柳树摇曳摆动着,小溪上架有一道短而小巧的红色木桥,走过木桥便是进入到落苑。

  一条青砖大道直通主人房间,青砖两边以草铺地,草地中有一个小小花园,美而不艳,房门外另有一张石桌跟几张石凳。

  这样的一处别苑清净又不失优雅,恍如隔世的独苑。

  侍卫在落苑外停了下来,他对涟漪弯腰行礼道:“这里便是落灵姑娘的住处,郡主直接进去便是,没别的事小的先告退。”说罢侍卫便动身退了下去。

  涟漪带着杏儿踏进了落苑,脚走动间她又想起方才的事,于是再次问杏儿:“楚慕寒当真要站在萧亦辰那边?”

  杏儿答:“那里的事,国师大人心里面的想法我们这些下人自然是不敢猜测,方才那些话只是奴婢骗他们,怎么郡主你也当真了?”

  涟漪倒吸一口气,这杏儿也未免太过胆大,万一被人当众拆穿了可怎么办?

  “你也不怕被楚慕寒知道了拿你问罪。”

  “自然不会,那些话都是国师大人教奴婢说的。”

  涟漪大惊,这楚慕寒还真是料事如神,连这种情况都预料到。

  “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下,好让我有个心里准备。”

  “不是奴婢不肯说,而是奴婢一直没机会说,刚到辰王府您就吩咐奴婢去找那些个群众。”

  “狡辩,来的路上不是有大把的机会说么。”

  主仆二人说话间已来到房门前,房内的陈设也是很淡雅,让人看着很顺眼。

  涟漪在门前停了下来,她并没有抬步进去,她把杏儿拉到一边,小声的问:“楚慕寒有没有告诉你怎么应付萧亦辰?”

  杏儿望着自家郡主摇摇头,楚慕寒只告诉她如何进入辰王府,可并没有告诉她在辰王府上遇到辰王殿下该如何应付。

  啧,这楚慕寒真没用,怎么连这种事都没料到。

  涟漪做了个极为不满的表情。

  “郡主,我们现在怎么办?不进去了?”杏儿问。

  “进,怎么不进,都到这了没理由因为一个萧亦辰而打退堂鼓。”

  确实,做事半途而废不是涟漪的风格。

  涟漪从门外探出一个头,她看见落灵躺在太妃椅上,露出一条白净的玉腿,玉腿上有一处凹凸不平的伤口,狭长狰狞,就像一条弯弯曲曲前进的蜈蚣,让人望之生畏。

  萧亦辰负手而立的站在一边,他的表情不太好,眉心一直拧着,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侍女晓儿时不时的替落灵擦去额间的汗珠。

  陈太医正在为落灵医治,他手里拿着一根银针,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落灵腿上的伤口,手上的银针却迟迟不肯下手。

  “陈太医,我没事的,你动手吧。”落灵咬着牙,忍着痛。

  “不是我不肯动手,这烫伤面积太大,倘若把全部的水泡都戳破,我怕姑娘承受不住,再者这伤口以后怕是要留下伤疤了。”陈太医无奈的叹气,这么美丽的一位姑娘腿上却留下一块狰狞的伤疤,着实令人叹惜。

  “你不是宫里最好的太医的吗,怎么连一点小伤都治不好。”萧亦辰在边上着急的说道。

  “落灵姑娘的伤是烫伤,没有对症的药再好的太医也没用。”

  “本王不管,你要是治不好她腿上的伤本王也要在你身上留下同样的伤疤。”萧亦辰说话完全没经过大脑,人家只是一个医者又不是神仙,还恐吓人呢。

  此刻涟漪要是再不出去,陈太医的身上估计真的要留下伤疤了。

  涟漪大步流星的走向他们,待涟漪走进房里陈太医起身行了个礼。

  “臣拜见涟漪郡主。”

  紧接着晓儿也对涟漪行了个礼,“拜见涟漪郡主。”

  杏儿在晓儿之后也向萧亦辰行了个礼,“奴婢见过辰王殿下。”

  涟漪应了一声,这皇室的礼数就是多,她把视线转移到落灵的腿上,心里一阵难受。

  涟漪的到访完全在萧亦辰意料之外,落灵也没想到涟漪会来访辰王府,落灵想要从太妃椅上起身,涟漪本想过去扶下落灵,却被萧亦辰抢先一步。

  “你腿上还有伤,不必行礼。”萧亦辰对落灵真的很温柔,换成涟漪可就变了一个人,“谁放她进来的?本王不是下了命令不接待任何人吗?”他的语气简直就要将涟漪给吃了一般。

  涟漪揉揉耳中,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习惯就好。

  涟漪无视萧亦辰,直接对着陈太医问:“陈太医,姐姐腿上的伤真的没办法吗?”

  陈太医惶恐的看了一眼萧亦辰,早有耳闻辰王殿下对落灵姑娘用情至深,今日一见果真如传闻一般。

  涟漪以为陈太医被吓得不敢说话,于是她安抚道:“陈太医你别慌,辰王殿下也只是说说而已,他贵为皇子又怎会滥用职权。”

  萧亦辰一听更不高兴了,她什么意思?他堂堂一个皇子自然是不会滥用职权。

  “辰王殿下,你还是不要开口说话了,不然等下又把陈太医给吓着,听听陈太医的想法。”

  眼见萧亦辰要开口,涟漪急忙堵住他的话,萧亦辰气得直磨牙,他的双手狠狠的握成拳。

  在自己的府上还有不给说话的理由了?

  “也不是完全没办法,臣知道有一种膏药可治各种伤疤,那便是西域特制的金疮药,成分里有西域特制的药材,所以

  这种金疮药在西域也特别的稀有。”陈太医说话间偷看了一眼辰王殿下,只见他闭语不言,若有所思。

  涟漪看着眼前的落灵,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涟漪微笑,“不用担心,没事的。”听到落灵这么说涟漪心里自责得很,这么好看的人怎么能在身上留下伤疤呢。

  涟漪从衣袖里取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她把金疮药拿到陈太医面前,说:“我不管什么西域不西域,这是我用过的最好的金疮药,你一定要把姐姐的伤治好。”

  陈太医取过那瓶金创药拿起盖子放到鼻子前一闻,面露喜色。

  “对,就是这个味,这就是西域稀有的金疮药。”

  陈太医自顾自的高兴说着,涟漪有点懵,楚慕寒从未告诉她这药是西域的贡品,这下真的是歪打歪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