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悬疑探险 皿鱼

皿鱼

第二八宝粥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18-08-25上架
  • 666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楚家出事

皿鱼 第二八宝粥 872 2018-08-25 12:39:14

  我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可这热闹偏偏都爱往我的身上凑。上月初三我刚从楚家搬出来,好死不死的第二天楚家就出了事。第二天,我还在舒服的被窝里睡着就听见有人在敲门,与其说是敲门倒不如说是砸门更为贴切。被吵得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爬起来去开门,“谁呀,一大早来赶死呀,别”没好气的打开门,看见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愣是把我的后半句话憋回去了。乖乖,长这么大哪见过什么警察呀,这尤其还到家里来的。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赶忙把人请到家里,那警察也不推脱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还时不时的打量着我,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偏偏到了我这里就不是这么个理了,越看我心里越慌。那眼神都快把我盯毛了,那警察才开口问我:“苏小姐是吧?”我忙点头:“对,我是苏奇安。”“说说吧,昨天到楚家干什么去了?”我瞧着那警察一脸的严肃心里直打鼓:“楚家呀,我这不交不起房租了就搬出来了,警察叔叔我可啥都没干呀。”“你这小姑娘,我什么也没说呢你可别着急撇这么清。”我心想你这警察一直在你那劳什子本本上记着什么能不让人害怕呀。

  “苏小姐你是什么时候离开楚家的?”那警察头也不抬的问到“大概是上午九点钟吧。”“那苏小姐走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楚离呢?”“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倒是见了一次,本来还想招呼他一声,那家伙里都没理我不知道拿了个什么东西就走了”听到这里那警官急促的问到“然后呢,你可看清他拿的是什么东西?“这你可就说笑了我当时隔着起码有得有500米这么远,我要是能看清我也不至于现在顶着这500度的大厚镜片了。”我心里不免嗤咦起这个警察来,好在这个警察没有继续问我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不过临走前关照我说改天在聊心中不免有些吓人。

  虽然说一大早就经历了警察这档子事,不过我很快就清醒过来了听那警察的口气那楚家可不光起个火死了个人这么简单。当然这不是我要关心的,我不过一个小老百姓哪能去趟这趟浑水。看来这新搬的家是住不了了,不过可怜了我这一个月的房租了。

  顾不上这些了,这种事情哪怕你没干就这么掺和了一点就撇不清了,更何况这警察要是三天两头的往我这跑房东早晚会把我扔出去的。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恶寒,真是倒霉遇到这种事。

  幸亏我昨天搬家的时候东西都没动现在要收拾的东西也不多。现在想想早知道当初不贪那便宜住在楚家了,真是后悔呀。

  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起身打开门不过奇怪的很门外哪有什么人,刚想关了门不知是什么套到我头上然后双眼一黑就晕过去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就呆在这个小屋里,心里想这是劳什子吗。看了一眼周围这真的是弄啥,我就一个小姑娘,呵,两个大汉站在我身边,溜是溜不掉了。我这边心里盘算着小九九,对面那人开口了:“苏小姐,很是抱歉用这样的方式把你请来。”我连忙摆手:“你太客气了,你有这种方法把我送回去我不介意的。”为了缓和气氛我还特意的尬笑了两声,发现没有人理我只好悻悻的坐好。“苏小姐真人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都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了我回什么都不对,无奈只好再次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这笑的确实有点可怖,我能十分清晰的感觉到我的牙床在颤抖,这可是绑架呀,是真的害怕。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突然发现一个真相这下不光牙床在抖,就连手和腿也在抖。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不是担心自己的性命,就是突然感觉有点丢人。不知我做了什么动作对面那个人竟然在笑,“苏小姐可是考虑好了?”“啥?考虑啥?”也不知对面那人脑子是否有病,你啥都没跟我说我能考虑个啥,当然这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苏奇安,你是真不知道我是谁?”说这话的时候他主动往我身边挪了挪。“这位大哥,有事好商量吗,我这不近视吗,实在没看清要不你能帮我把眼镜从这位小哥手里拿过来?”旁边那小哥把眼镜往我的鼻子上一推,好嘛,手劲是真的大。等我戴好眼镜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模糊着还好,一看清“楚,楚,楚离,你没死?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呀?”“所以我才问你考虑好了没有?”“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你看天也不早了。”当的一声桌子上立了一把刀子“苏小姐是聪明人,我今天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我能让你看见我的脸你心里就应该明白我的诚意。”苏离不断的把他的脸贴近我,我的心里就越紧张,我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同样心里也明白他想办的事离了我不行,心里不免多了一分底气,毕竟我还是有利用价值的,起码现在的他是不会杀我。

  “你需要我做些什么?”“苏小姐,实不相瞒我需要你的跟我去个地方”说完还拿起桌上的香蕉咬了一口,看他这满不在乎的样子事情应该不是很棘手才对姑且跟他去一趟也无妨。“我要我去也不是不可以,你得保证我的安全,我这要跟你去一趟小命没了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呢。”似乎是早就猜到我会这么说,装模作样的从那桌子腿下拿出一份合同甩给我,真是个大尾巴狼。我拿过那合同看了一眼倒也公正合理看了一眼这厮一点也没有给我笔和印泥的意思,看来还得我自己动手,趁其不备抓起旁边那大汉的胳膊使劲咬了一口直到嘴里一阵腥甜才放开他,拿着食指往那出血伤口上使劲一戳,我可记得就是这个大汉差点把我的鼻梁给戳碎可不得找补回来。摁好手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又‘黑了’。罢了,罢了,一回生两回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