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月夜烛蝶忆

月夜烛蝶忆

卿言尘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08-17上架
  • 4482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月夜烛蝶忆 卿言尘 2080 2018-08-17 15:38:36

  m国.A市

  两名女子坐在咖啡厅靠窗的地方,整个咖啡厅整个咖啡厅有她们两个人,两人没有对话,期间只有咖啡杯与盘子相碰发出的摩擦声。

  “凤!”最后短发女子先忍不住了,发出了声,“这次的任务你……一定会去的,对吗?”她的语气中带有一种祈求,却又不似。

  对方挑眉,面无表情跟平常无二,心中却不是滋味,最后她还是淡淡开口,“是,我会去——”这般语气相比平常要冷了些,但短发女子丝毫不怎么觉得,眼底一闪而过的喜悦,虽只是一瞬,却还是被对方看的清清楚楚。

  “纪柔,”对方看着短发女子,试问,“你真的,……,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如果我出事的话!”

  “凤!”短发女子被对方看的不自然,眼中闪着说不清的情绪,她试图转移话题,“那个,我,我还要训,训练,先走了。”语毕,不等对方开口,拿起包直接走了。

  一直坐在那的女子望着那个已经走了的女子的背影,心中划过可笑和无奈: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还是要动手了吗?我依旧改变不了你吗?

  这么想着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__

  半个小时后,又一名女子出了咖啡厅,咖啡厅再次开始营业,好似刚才的那些事,那俩人,那些话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夜晚,风微微吹动,树叶迎风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乌云密布,将原本由明月照亮的大地再一次笼罩黑暗……

  一名女子向一所大楼奔去,只留下一抹黑黑的淡淡的残影,和草地被残影略过而动的痕迹。纵使她知道这一趟可能无法活着,知道那可能是她的葬身之地,可是,那又怎样呢?十六年前她选错了,十六年后,她必须为她的选择付出代价……

  她像平常一样带着她自己制做的特殊的紫外线眼镜,以自己的特殊武技跳过,这些道具、技能并非是教练教的,而是她自己自学的,她的记忆力超群,动作流畅,丝毫不拖泥带水,这是她的习惯,做事绝不留一点痕迹……

  来到最中间的一楼,靠近右边窗户可以看到楼底发生的事,而她要做的便是将靠近窗户的一间阁楼内保险箱内的东西拿到。

  将阁楼内的电排拆除,以自己非常好的夜视眼力观察,一点一点摸索,来到一面挂着蒙娜丽莎的图片面前,将照片稍微移动,形成了约45°的角,将这面墙的一小块看似长方形的地方向右移动,里面立刻展露出了一个空间,小空间内有一个保险柜,她以自己的独特方式先改变了密码,再打开了保险箱取出里面的东西——一个盒子?

  女子皱眉,不惑:这是?盒子?不是一个文件吗?

  女子的手刚碰到盒子的开锁地……

  隆——

  一场爆炸便这样产生,且距女子进入的时间不过半小时。

  “凤!”咖啡厅里那名叫纪柔的女子出现在了大楼的阁楼间,身前推着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身后还跟着两排保镖,“你败了!”

  “纪柔,……,”那名被纪柔叫为凤的女子面无表情,“你记着,我,不是败给了你,……,我凤凉言败给的,是友谊……,十六年的友谊,喂给了狗!”语毕,嘴角微扬,闭上了眼……

  纪柔望着那已死女子的微笑,心中不安:“处理了吧!”

  “回去吧!她死了,以后你便是金牌杀手榜位居首位之人,将她火烧了吧!走。”年过六旬的老人让保镖推走了。

  阎王殿……

  “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我还没死?”某人一脚跨在阎王的办公桌上,怒问。

  “你……你,我,我……”阎王结巴...

  “你你你,你什么你!赶快的回答,结结巴巴的,这阎王你怎么当的!”

  “你本来还没死,”阎王也怒了,口不择言,“但是被我的手下黑白无常给拐来了,可以了吧!”

  “哦——”某人嘴角上扬,“‘拐来了’‘死’……”

  阎王全身泛起了冷意,“这个……”

  “要不这样,”某人邪笑,“你将我死之前的手镯给我带来便可以了,再找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将我送过去,便可。”

  “好好好!我试试但不想别怪我!”阎王抹汗,心想,你当我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吗?

  “好!”

  对着那血红色的镯子,凤凉言有着说不清的情感,感觉它属于自己,但似乎又不属于自己。甚至感觉这东西有着不可估量的能力,却又不知道是什么。

  阎王心念移动,一本蓝色的本子飞了过来,上面可见三个字——生死薄。打开生死簿书页自动翻动数页,上面有一栏写了“凤凉言”三字,还...还画了个红叉叉。

  阎王干笑两声,整理好情绪,闭起眼,心念移动,手中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镯子,阎王睁眼,看完后直冒冷汗,凤血镯,这女子怎会有这凤血镯的?

  “那个,可以问一下这镯子您哪来的?”阎王问道,但他不觉得凤凉言会告诉他,但结果却反差人意。

  “我也不知道它哪来的,从我出生起它就一直带在我的手上。只是最后这一次……”凤凉言望着这个镯子,淡淡的笑着,这笑中还包含着忧伤,却也露出了真情。

  阎王微愣,回神后翻开另一本生死簿,翻着翻着突然停了下来,“我让你转世吧。”亦或者是——回归。

  “你——”凤凉言只觉得眼前亮的睁不开眼,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已不知身在何方。

  凤凉言艰难的站了起来,看着身上伤痕累累,一大串的记忆涌入脑中。

  流溪大陆共分四个大国,东月,西陵,南岩,北冥。凤凉言,东月皇室王爷凤翔安之女,乃废柴,越王府嫡女。乃风流之人,喜混青楼,赌场之人,家中已放弃此女,随此女如何风流,改扶三女凤清流为嫡女。

  但为遵循凤凉言之母走时留言便不剥夺她的嫡女之位。

  家有四女三子,大儿凤君轩,乃五女凤凉言之亲兄,二人为龙凤胎,二女凤清流,乃姿色秀美之人;三子凤毅,乃习武之人;四女风雪润,乃性格泼辣之人;六子凤睿,乃读书之人;七女凤浅汐,不见所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