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盛颜——

盛·颜 第二章

——盛颜—— 写手吃糠咽菜 2293 2018-08-15 17:31:00

  盛·颜

  第二章

  盛唯继父冯渊达,也是个奇人,心思如渊,处世却简明豁达,大概因为这人对世事看得深,所以才活的透彻。盛唯从生命伊始就知道他是个真正有意思的人,不像盛世安,那么作。

  渊达兄是盛唯妈妈的死忠粉。在大学时,冯渊达与盛世安是上下铺,不同专业,但都是政法方面的高材生。

  冯渊达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正在追盛世安的眀棋,然后钟情至今,在眀棋离婚后两年多终抱得美人。

  盛世安与眀棋结婚时,渊达兄送了巨额礼金,那豪气的数字就像是要入股这场婚姻,他也确实做到了。

  小盛唯出生,他屁颠屁颠地送了一车尿不湿,并且持供紧俏的香港奶粉,就怕母乳喂养会坏了眀棋极为重视的身材。

  小盛唯满月,冯老板熔了金条打了个六斤六两的长命锁,呵呵,那就是场光明正大的谋杀,当时盛唯出生才六斤,一个月也未能突破七斤大关,这长命锁若是有些灵气都能将盛唯压到夭折。

  盛唯至今依旧无法理解冯老板究竟是何用意。

  盛唯对于冯渊达的荒唐行为,起初暗自理解成对母亲的爱屋及乌,可是看另一幕,好像又不是那么简单,渊达兄曾多年多次出入盛世安书房,只为了献上字画墨宝古玩诗集能讨这位大家欢心,这是个什么情况,盛唯不能理解。

  在多年对成功人士的观摩中盛唯受益良多,很多事呈现着不可说的神秘,人的情感不是非友即敌的,她坚信了冯叔一直以哀切的心和热烈的行动深爱着他们一家三口的。

  冯渊达是良人,他值得所有他得到的。

  当然盛世安也不可怜,即使他日后可能会孤家寡人,但不可否认,这并不美好的一切,是他自作自受。而眀棋在得到所爱之人后数年,发现不对胃口,潇洒离去也是理智并且正确的。

  那么,一切都做的顺理成章的中年人们,谁能给盛唯一个交代。

  盛唯回过神时,发觉不知何时她已走到了村尽头,面朝东方站了很久。盛唯看见所处之处,池塘还在,远山还在,恨不得跪谢现代化建设不杀之恩。

  用力吸了一口山水之气,盛唯顿觉灵魂接受了洗礼,然后便转身退到自家门前。

  盛唯家是村子倒数第二家,远离喧嚣。一年已过大半,各家门上的福字都招摇着残年,褪色缺角,都不算大毛病,可老盛此人崇简,福字只贴一个顶角,半年的风霜招呼下来,呵,福帖上已无福,只存个带着浆糊的小角角,原始尺寸不明。

  一把大锁挂在盛家大门上,示意家中无人。

  盛唯摘下锁,提着行李推门入院,顺手将锈迹斑斑的锁头仍在门旁地上。目光粗略扫了一眼院子,盛唯内心发出一声娇叹:“哇哦,真的是牛鬼蛇神,百家争鸣呢!”

  两年前还不是这样,现在换了高墙新房,竟然直接给了盛世安用脚丫子创作的机会。

  盛唯脑中快速浮现整个院子的俯瞰图:正中央有块扁的墨色石头,厚有十寸,镇宅灵石?左上角是假山,四五个饮水机的占地。右上角是壁画,虽然画不占地方,但是画中是“炼狱十八层”,是盛唯的获奖之作,父亲为何将它拓在这儿?魂灵游墙而走,阴森诡异。

  院子左下角是个多格架子,高有两米,只比院墙矮一寸左右,架子上是各派神明,从未见过哪一家能承受如此多的照拂,神会打架的。

  这左下角与右上角呈现着宽恕与杀戮,天堂与地狱怎能如此粗糙。右下角一片空白,可能老盛为了装饰其余三角已经用尽了全部心力。

  经盛唯初步诊断,盛世安已疯。

  盛唯提着行李进屋,入门便是客厅,实木椅,茶几。八十平的客厅只放了这两样家具。客厅与厨房算是一体的,中间只放了高一米的长形花架作隔挡。

  一个现代化的厨房取缔了铁锅火灶,这样的设置对于盛世安来说是相当人性化的,再不济也可以烧水泡个面,诗人不至饿死。

  从门口向前七八米便是两掌宽间隔的两扇门,东侧的是个大房间,是老盛的卧室兼书房,西侧稍小,是盛唯的卧室。

  盛唯大致看了眼父亲的房间,火炕大概在翻新的时候拆了,腐败的沙发床取代了它。阳光从偏西方向照进来,正好照在床上。

  同规格的两个书架贴墙而立,架上的书乱的很节制。书架旁是两个收纳箱,装满了书,也不知是晒完的还是要晒的。

  盛唯进了自己房间,门旁一张折叠床收靠在墙边,床对面是朝向后院的窗,正开着,大概是父亲走时开了通风用的。她闻着屋子里已经满溢着被阳光晒过后的细菌垂死挣扎的味道,加之蝉鸣吵人,于是关了窗。

  后院的菜园荒废许久,盛唯定定的望着,隔绝了大部分蝉声的房间,静到人心动摇。即使内心强大的盛唯,时常也会迷失个几分钟,她虽然什么都不放到明面上来计较,但也终究是计较的。

  盛唯觉得生活很是有趣,眼看着始作俑者们的岁月一片静好,而自己,清冷独立不依不靠,这算什么?生长环境竟然真的就影响了一个本来好好的自己吗?

  盛唯现在十八岁,之前读了十一年的寄宿学校。在盛唯小学一年级时,家中二老就跟她商议住校的事,盛唯不了解情况也就傻乎乎的住了。

  盛唯之后遇见的人们中,很少有从小学就开始寄宿的。

  在学校,盛唯白天就欢欢乐乐地跟同学一起学习玩闹,晚上就是枕着小枕头看着墙上的白月光发呆知道不自觉入眠。盛唯一周能回家一天,但家中总是没人,没办法,家里大人们都忙着奔前程,小学四年级,盛唯为了证明自己的成长,也开始不着家。

  那段时间,晚上盛唯经常会看见神明驾临自己的小房间,盛唯会跟神聊会儿天,然后安然入梦。

  小学里,有不断开发儿童智力的教育研究者,还有锻炼小孩子口才的灵魂工程师。盛唯对小学的印象十分深刻,是因为精致的餐食中一直有吃不完的鱼肉。

  那些外教们一直像超级男孩一样启发孩子们吃营养全面的食物,盛唯的智力许是被那些鱼肉开发出来的,亦或是外教蹩脚的中文。

  初高中盛唯则在军事化管理的事国中学。事国接收的都是对国家有贡献的人的后代,有钱有关系的人想要进这里,都得看造化。

  可是巧了,盛唯命就是不好,刚出了笼子就又被送进了冷冰冰的牢。

  同班不同寝,这是事国家长会历史研讨的结果,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拓展人脉。所以盛唯选择和清清白白的烈士家属做朋友。可是后来,没有后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