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六零年代好甜蜜

29.回家

六零年代好甜蜜 倾兰公子 2133 2018-09-08 21:05:59

  知夏点点头,“可以的,我再去在回收站淘回来的,给了您也算是物尽其用了。放在我这也只能是吃灰落土的浪费了。”

  梁老头开怀的大笑,“好好好。那就多谢小丫头了。阿芬,替我磨墨。”

  “哎,好的。”

  接了些清水进来,倒了一点点在砚台里。

  然后拿起墨块轻轻的研磨起来。

  等到墨汁细腻浓稠了,才停下手。

  “好了。”

  梁老头伸了一下腰,才提起笔,沾上墨汁,就在纸上笔走龙蛇。

  他的字很有气势,笔走龙蛇雄浑洒脱。

  字正腔圆,饱满圆润。

  上书‘厚德载物’是个大字。

  写的时候精神抖擞,让一旁的老婆婆看着心里也高兴。

  多久了。自从家里一落千丈之后,老头子每日都是抑郁寡欢的。

  如今可算是看到笑脸了。

  她的嘴角不知不觉的也扬了起来。

  屋里的气氛很安静,却温馨的很。

  大笔一挥,写完了之后,拿起那支狼毫写上了日期。

  某年某月某日赠小友……,写到这突然就停下了。

  抬头看着知夏,“小丫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知夏也看到了,笑着说了自己的名字。

  “林知夏,双木林,知识的知,夏天的夏。”

  梁老头眼睛一动,若有所思的想了会,“知夏,知冬思夏。好名字。”

  提笔就写下了知夏的名字。

  赠小友林知夏。

  完了宝贝的拿出自己的章子盖了上去。

  吹吹上面的墨,等到干了的时候卷起来递到知夏的手上。

  “小丫头拿好了。”

  知夏激动的抱着手上的卷轴。

  “多谢您了。”

  将东西收到空间之后,然后把那份检讨书放在了桌子上。

  “这份检讨书我看了。不过我希望您能重新写一份。”

  将那薄薄的几页纸推到梁老头面前。

  不能梁老头开口,一旁的老婆婆就插话了。

  “这应该没问题吧,往常不都交上去的是一样的啊。”

  知夏轻轻一笑,目光浅浅的看着他们两个人。

  “是没有任何问题,中规中矩的,无可挑剔。就是算是有问题他们也看不出来的。我想要梁爷爷写的是一份真挚的检讨书,自愿去乡下劳改。”

  这话一出,惊呆了两个人。

  “你这丫头,去乡下劳改可不是小事啊。”

  老婆婆急得语气都有些迁怒了。

  只怕自家老头子听了知夏的话,会糊涂的去申请劳改。

  手已经碰到知夏的胳膊了,想直接送她回去。

  知夏的话已经让她有些惊慌了。

  梁老头站起来,拉住她的手,“阿芬,冷静些。我们先听听知夏怎么说,不是立马就决定要去的。我们先听听她的话。”

  嘴里一直安抚着她,手还轻轻的拍打着她的手,希望她早点平静下来。

  老婆婆看着他的脸,是觉的自己有些急躁了。

  回过头,温柔的看着知夏,“小丫头,不好意思。刚才我的话有些重了。”

  知夏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他们两个,头轻微的摇了摇。

  “阿婆,没关系的。之所以要梁爷爷重新写一份,申请去乡下劳改是因为,劳改虽然辛苦一些,却相对于性命来说,是一种保障。留在城里,危险性太大了,这帮学生已经疯了,也会有坏人参杂在里面混水摸鱼。亦或者是梁爷爷的对头,利用这把利剑将你们一扫而光。这……都有可能。”

  眼里充满了凝重。不是她危言耸听,有多少的有才之士折损在了这场风暴中。

  一切不可思量。

  “所以我才提议让你们去乡下,这场风暴才刚刚开始,所有的一切会愈演愈烈,你们这些人首当其冲的被迫害。所以,留在城里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所以去乡下安全些。等一切都平静,雨过天晴了,你们会回来的。”

  一番话让那夫妻俩心里一惊,也在脑海里慢慢的思量着知夏的话。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仿佛一针掉下来都能听到声音。

  许久之后,梁老头才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开口了。

  “你这丫头说的不错,眼睛也是毒辣。竟然能将事情看的这么透彻,你真的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吗?”

  对于这个问题,知夏甜甜一笑,“如您所见啊。”

  梁老头笑笑,“真是个小狐狸,我这老狐狸都要甘拜下风了。”

  转头看着自家的老婆子,“阿芬,去哪纸笔吧。”

  这算是答应了知夏的话。

  下定决心去乡下了。

  老婆婆转身去屋里拿了纸和笔出来。

  梁老头接过,放在桌子上,提笔就慷慨激昂的写了起来。

  洋洋洒洒的写了五页纸,然后大名一签递给了知夏。

  “丫头,拿去吧。”

  知夏接过,对折好后放在书包里。

  “快些收拾东西吧。能早走就早些走。打砸抄家只是初步,下一步怕是就会像打地主一样开批斗大会了。那场面您见过吧?”

  建国初期,划分成分,那些作恶多端的老财主下场可不好啊。

  夫妻俩脑海里回忆十几年前的那些场面。

  游街示众,开批斗大会,等等的一切。

  身子不由的就颤抖了一下。

  赶紧拉着老婆婆的手,“阿芬,快些收拾,尽量快一点,咱们赶在这两天就走。”

  让后转头看着知夏,“多谢你这丫头的提醒了。也希望你能和他们说说,让我们早些走吧。大恩不言谢,现在也没什么能够报答你的。只希望你别计较。”

  知夏拍拍自己的书包,“您的谢礼我已经收下了。明天一早我会送些东西过来,您注意些就行,我先回家了。爷爷,阿婆,再见了。”

  老婆婆上前了两步,“我送送你吧。”

  知夏摇摇头,“不用,我可是监督你们的,这么客气会引人注目的。我自己走就行了。”

  挥挥手,就出门了。

  望着空荡荡的门口,老婆婆转头望着梁老头。

  “老梁,知夏的话你都信吗?就不怕她是童言无忌吗?”

  脸上有些担忧的看着梁老头。实在是知夏的年纪太小了。话说的是在理,可让人有些难以信服。

  梁老头嘴角带着笑容,高深莫测的。

  “阿芬,你退步了。知夏话很在理。你忘了当年那些人的疯狂了。穷人一旦有了翻身的机会,不就是那样的吧。尤其是那些穷凶极恶的人,会更加的疯狂,这丫头说的也没错。我们开始准备吧。这或许是一线生机,其实哪里都一样的,不是吗?”

  话音一落,两人都不说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