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六零年代好甜蜜

24.知夏出手

六零年代好甜蜜 倾兰公子 2063 2018-09-03 21:26:39

  看着知夏的态度,就知道这酥油饼今天得自己带着了。

  索性干脆的收下了。

  “那行。等以后我有钱了在请你吃。”

  这次就这样了。

  知夏咽下自己嘴里的馄饨。

  “好,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挣钱了,我可得吃两个。”

  沈芳芳拍拍胸脯。

  “没问题。”

  三人开心的吃完了这一顿丰盛的午饭。

  拍拍圆鼓鼓的肚子。

  “真是好吃啊。我都好久没吃过肉了。”

  望着一干二净的空碗。

  里面的汤汁都一滴不剩,只有阿成碗底还剩下了一点点的汤。

  小家伙满足的擦擦嘴。

  “好好吃。要是以后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就好了。”

  有些依依不舍的望着自己的碗。

  知夏摸摸他的头,“会的,以后阿成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

  手放下,“你们两个等会,我去要一张油纸,把酥油饼打包回去。”

  起身到了柜台那边。依旧是那个女人。

  知夏一句姐姐,就开心的给了一张油纸。

  这要是以往别人来要,得说上好一阵的话,才会给的。

  在沈芳芳的惊奇的目光中,知夏拿着油纸过来,把剩下的两个油酥饼裹好。

  “装到你的书包里。”

  把手里的油纸包递到沈芳芳眼前。

  沈芳芳有了一丝的犹豫,“阿夏,还是你装回去吧。晚上给杨奶奶吃。”

  听到沈芳芳不想要。

  知夏直接塞进她怀里。“都说了给你,你就拿着。”

  她准备了其他的东西。油酥饼就不带了。

  沈芳芳看着自己怀里的油纸包,有些无奈。

  看知夏的样子。沈芳芳只能收下酥油饼了。

  收拾好后三人出了门。

  路过柜台的时候,知夏还甜甜的说了一声姐姐再见。

  沈芳芳嘴角抽抽的。

  出了门之后。

  沈芳芳看离国营饭店有些距离了。凑到知夏的耳边。

  “阿夏。那个明明就是阿姨了,你怎么开口叫姐姐啊?”

  知夏轻笑一下,眼睛眨了两下。

  “人家喜欢听啊。叫姐姐能让人心情愉悦。你没看到那个阿姨眉开颜笑的吗。还送了我们一盘小咸菜吗。”

  知夏的话听得沈芳芳有些纠结。

  “可那个明明就是一个阿姨你也叫的出口。”

  一脸的郁闷。

  看的知夏闷笑了一下。

  “这有什么。嘴甜一些人人喜欢啊。与人方便也就是与己方便。话说的好听总不会吃亏的。”

  听得沈芳芳似懂非懂的,“哦~”

  知夏拍拍她的肩膀,“芳芳,现在你可能还不太明白,等在大些就会知道了。”

  转头看着前面的路,没有在说这个话题了。

  沈芳芳性子直,大大咧咧的,说的太明白她也不会明白。所以只有实践中知真理。

  有过前面的街口。

  一转过街头,就看到前面一群穿着绿色服侍的少年围着一个老头。

  那老头进抱着怀里的东西。脸色有些狰狞。

  任那些孩子在身上踢打,就是紧抱着怀里的东西不松手。

  头发凌乱不堪,头角处破了,血不停的流着。

  脸上也青青肿肿的。

  那些少年想要去抢他怀里的东西,他身子扭动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这群人的脚下还燃着一团火堆。

  火堆里正在燃烧着不少的书籍。

  火舌一瞬间就将整本的书化为灰烬了。

  这一幕看的知夏心痛。

  想要过去。

  手却被沈芳芳拉住了。“阿夏,不要多管闲事,这些是我们不能改变的。”

  满脸的担忧,只怕知夏一个冲动跑过去。

  这种事今年长长发生。多管闲事只会让自己引火上身。却不能改变任何事的。

  知夏手攥的紧紧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悲哀。

  这时有一个人的手已经碰到了那个老人怀里的画轴。

  老人拼命的挣扎着,嘴里大喊大叫。

  “不,不要。这是吴道子仅存的真迹了。毁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们这群华夏文明的刽子手。啊……”

  换来的是更惨痛的殴打。

  知夏心惊了,吴道子的画……,吴道子她是知道了。

  后世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他的真迹了。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

  所以她不出手都不行了。

  就算是没有那副画,她也应该想办法救救那名可怜的老人了。

  从沈芳芳手里抽回自己的手,在将自己手里的提着的东西递给她。

  “芳芳,带着阿成先回去。东西你帮我提回家给我奶奶就行了。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不要跟着我,也不要叫我。带着阿成快走。”

  顺手又给她了两毛钱。够搭车回去就行了。

  然后转身跑向那群人。

  惊的沈芳芳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跑远的背影。

  阿夏这是疯了吗?怎么还要主动往那边跑。

  抬脚想要过去。

  可是阿成拉住了她的衣角。

  “姐姐,阿夏姐做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带着我们一起。还要我们先回去?”

  沈芳芳突然停住了要抬起的脚。

  自己还带着阿成。他这么小,那边拳头不长眼睛。

  心里焦急不已。又担心的望着知夏那边。

  没办法,只能带着阿成走到路边。

  焦虑不安的等待着。

  而知夏边跑的时候,联系沙卡。

  “沙卡。立马复制一个画轴出来。”

  里面有之前在回收站收的东西。所以沙卡立马就给知夏复制了。

  跑进人群后。

  知夏瞅准机会,顺着空隙抓到了老人怀里的画轴。

  一个用力,猛的一下就抽了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用空间的复制品换了手里的东西。

  一把丢向火堆。

  烈火熊熊,立马就将那副画轴吞噬了。

  老人先是睁大眼睛,嘴巴抖动的张开了。

  眼睛慢慢的湿润,一滴清泪顺着满是沧桑的脸庞留下,落在就地上。

  双手颤抖不已,“啊……啊……”

  发疯似的扑了过来,双手像是不畏惧烈火一样。

  疯狂的伸进火堆,将已经烧着的画轴扒拉了出来。

  只是画轴已经残缺不堪了,绢布已经烧的寥寥无几。

  他的双手被烫的鲜红一片。

  好像毫不在意一样,将画轴的残骸抱在怀里。

  喃喃自语着。“啊……,我的命啊。这是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卷啊。就这样毁了。你们这些刽子手。”

  抱着那副残缺的画卷,哭的撕心裂肺的。

  而之前围着老人的那群人愣住了。面面相觑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