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若心动有所预料

第五十章:元旦晚会(2)

若心动有所预料 漫无期 1869 2019-02-12 00:56:37

  陈斯遇看向林玺,呃呃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往前走,快到我们了。”林玺拍了拍安愿的肩膀。

  “你们要几个?”

  “哦!16个吧——卡给你。”陈斯遇把饭卡递给林玺后赶紧拉着乔新彻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次你又急什么?”

  陈斯遇纠结地看向安愿和林玺,又看向乔新彻,感觉自己是调节家庭矛盾的居委会大妈。

  “你听我给你说啊——”陈斯遇舔了舔嘴唇,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事——”乔新彻低着头玩着手里的饭卡,“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没必要。”

  “可他俩真没什么—”

  “有什么也不关我的事。”

  “我说你怎么也......”陈斯遇正了正坐姿就打算把安愿那些嘱咐全盘托出。

  “拿去。”

  林玺把一袋饺子和饭卡还给陈斯遇后就打算走。

  “诶等等等等等等——”

  “怎么?”

  “你们不坐着吃吗?”

  林玺扯下他的手,指了指前面的安愿:“她想去操场,我陪她。”

  “呃......行吧……”

  陈斯遇盯着安愿和林玺离开直到他们彻底离开视线,长叹了一口气后打算跟乔新彻进行刚才的话题。

  “陈斯遇。”

  “诶,咋了想问什么?”

  陈斯遇忍不住在心里期待地搓起小手,只要有想问的就说明还是有撮合的可能的吧?

  “帮我找找醋在哪。”

  陈斯遇忍不住咆哮:“大哥你现在吃醋也晚了点吧!”

  乔新彻笑了笑没说话,自己起身去拿了醋,往袋子里一倒,自顾自地吃起来。

  “你怎么不吃?”

  “不饿。你胃口好这16个都你吃。”

  乔新彻盯着他看了一会,笑着摘下了起雾的眼镜擦起来。

  “你不是说了吗,她对我没意思。”

  “这个事情吧……”陈斯遇刚想开口,又想起安愿凶神恶煞的告诫,最终还是闭了嘴。

  “反正我觉得你喜欢我妹,我看得出来。”

  乔新彻戴回眼镜,指了指陈斯遇:“那看来你的眼镜也起雾了。”

  “诶呀我不搅和你们的事了——你自己吃吧。”

  陈斯遇离开后,乔新彻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把剩下的饺子都扔进了桶里。

  刚才醋放得多了,那么酸,他怎么吃得下去。

  安愿提着饺子径直往操场走去。

  “不去买饮料吗?”林玺叫住安愿。

  “我不渴。”

  “那等你渴了我们再去买。”

  “好。”

  因为排队时间长的原因,安愿回到操场时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

  “这里!”林澜跳起来朝安愿挥手。

  “怎么这么慢啊。”

  “饺子排得人多呗。”

  安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终于可以安心地吃饺子了。

  “林玺你不回你的位置吗?”林澜疑惑地看着坐在安愿斜后方的林玺。

  “我就坐这啊。”

  “别瞎扯,就你跟安愿这身高差距你俩至少隔一个班。”

  “反正我就坐这。”林玺大大咧咧地往自己上一靠。

  “不信你问安愿。”

  安愿把吃完后的垃圾袋往口袋里一塞,冲林澜点点头:“恩,我们说好了的。”

  “那...行吧。”

  的确不是林玺瞎扯,安愿早答应了晚会的时候要跟他坐一起,而究其原因就是林玺说要跟安愿打游戏。

  由于元旦晚会的特殊性,班主任特别允许能够使用手机,所以安愿早早地把手机揣在口袋里就等着天黑了。

  安愿没什么别的爱好,打游戏可谓是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安愿对游戏的执着也是白屿无法理解的。

  安愿曾信誓旦旦地跟白屿说:“你可以说我矮说我蠢,但你绝对不可以说我打游戏菜。”

  因此,林玺一搬出游戏,安愿立马上钩。

  “老师们,同学们,元旦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大家保持安静。”

  话音刚落,舞台上的灯光几乎要闪瞎了安愿的眼睛。

  “我们是第几个节目啊?”

  “第三个。”

  “哦那很快诶。”安愿裹紧了演出服外的羽绒服,紧张地跺脚。

  “很冷?”林玺凑上前来。

  “不是,就是有点紧张。”

  “没事,不会做错的。”

  “恩。”

  林澜左看看右看看,总感觉哪不对劲,但又不敢瞎猜。不知道安愿的钱还了没有。这么想着,林澜戳了戳安愿:“小头,到时候牵手干脆点,也就恶心那么一会。”

  “顾全大局的意识我还是有的好吧。”安愿嘟囔着。

  个人归个人,毕竟这也是比赛,总不能因为自己让表演看起来不自然。

  安愿在心里给自己各种加油打气,努力撇开“暴躁老妹”的心思。

  “......接下来就让我们欣赏高一七班带来的舞蹈。”

  “快快快起来,到我们了。”

  迅速地排好队形后,安愿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祈祷自己不要做错动作。

  “左手...这里是右手...”安愿用余光看着身边的人的动作,小声嘀咕着。

  当看到Tina老师在台下做着“变队形”的动作时,安愿不自觉地往后瞥,想着要从容地抓住乔新彻的手,然后完美地结束。

  正当安愿做好了一切准备打算伸手时,乔新彻先一步伸出手——抓住了安愿的衣袖。

  不似排练时紧紧地抓着安愿满是手汗的手,这次,乔新彻只是轻飘飘地按在她的衣袖上。

  安愿下意识地往下瞥了一眼,看见露出来的手链,抬眸对着台下的Tina老师笑了笑,和大家一起弯腰对着所有的观众鞠了一躬,终于结束了这场表演。

  一下台,Tina老师就冲过来搂住安愿,特别激动地夸她一个动作也没错。

  “我就说你没问题的吧,动作都挺标准的。”

  安愿笑着点了点头。是啊,都挺标准的,特别是最后那个牵手尤为标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