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右眼下的痣

遇见,你我已走远

右眼下的痣 以涵的可乐 1092 2018-08-10 17:39:32

  老白,你可安好?

  现在的我每天都写下一篇了日记,像在跟他诉说着每天我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情,也在猜想他现在身在何处,有没有和我发生类似的故事,有没有遇到心仪的女生,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到我。

  老白,这个是我们相熟相依的日子里我对他的称呼,因为我不想叫他哥哥,我以为他会陪我到老,便唤他老白,而我因身高不够,老被他唤做小不点。现在想想,也行这便是时下亲密关系的人的昵称。

  我回到原来的家,这里没有白家的富丽堂皇,也没有徊城的海市蜃楼,却也多了乡间林野的好空气,我因之前就在此生活,所以便也容易适应。现在的我又重新回到了那个井底丫头了,虽叔叔婶婶平日里没怎么亏待我,可是毕竟他们的经济能力有限,我便没办法读完高中就早早辍学去了京都打工,因在家中我是长姐,我不仅要贴补家用,还要供表弟表妹上学,除了卖身以外的工作我基本能做多少就接多少。

  林夏是和我一起来京都的闺蜜,她在京都是上大学的,所以偶尔我有空都和她小聚,日子虽过得清苦了些,好在充实。

  和我同村也在京都打工的舒阿姨给我打来电话,希望我可以接她在BT集团的保洁工作,而且薪资待遇都比较好,毕竟BT是京都有名的大公司,能进里面工作的非富即贵,当然,我去做保洁都需要舒阿姨这样的老员工推荐才可以,也算走了一些后门。

  整座城市因雾霾影响,导致灰尘漫布,朦胧中环顾四周,舒阿姨一看到便热情的拥抱我,直夸我越发伶俐可爱,还试图问我做这个会不会委屈,毕竟我年纪轻轻的,就做这个不太体面的工作,会不会影响我寻情郎,我微笑的告诉她不会,毕竟这里这里的工资抵我在外面打的兼职多很多,而且稳定些。其实打从我搬回去,舒姨就对我特别的照顾,更加心疼我小小年纪就出来为家里减轻负担,一直嚷嚷着等我待嫁之时要给她当儿媳。只是等我真的到了可以出嫁的年纪,她却不再提起,我半开玩笑的问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怎么还不上门提亲?她抚摸着我的头,慈祥和蔼的说“怎么会不喜欢,你现在出落的亭亭玉立,但是我知道,乡下不是你的归宿,你不适合那里,你适合一个丰富多彩的地方。”

  因为舒阿姨的原因,所以我在清洁部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受照顾的,这里很多的都是同舒姨一样年纪,来之前舒阿姨已经将我的优良行径宣传了一遍,搞得这里的阿姨基本上都在用一种打量儿媳妇的标准望着我。

  工作一段时日后,因平时表现不错,加上年纪较轻,所以83楼的清洁阿姨因病请假时,保洁总管就让我去打扫,听闻那上面是公司最高决策人的办公室,所以在去前还要额外培训两个礼拜,通过了考试才可以。这么严格的工作也因工资会稍稍调高些许,所以我也乐此不疲,只要有钱都好说。

  看到眼前景象,我只能在心底用无数个哇来感叹。简洁对称的圆形石彻,各个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气派的大门,只能用豪气冲天来形容最为贴切。杨秘书领我进了房间,镂空的大面落地窗将阳光照射在每一处角落,整个房间充斥着淡淡的清香。

  “你记住,我们决策人不喜欢有人在他的办公室里进进出出,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很贵的,所以你要格外小心,他桌子上的任何东西打扫干净要摆回原位,以免他找不到…”

  我一遍专心的记着她交代的事情,稍些分神的想着,这么多要求,这么大的房间,我清洁起来给多费力。还是决策人的房间,稍有不慎,就要扫地出门了。

  我正一边懊恼自己怎么会做出如此不划算的买卖时,杨秘书又叫住我补充道:“不要出现在决策人面前,他不喜欢不重要的人出现在他房间”

  我奉承的点头示意,心里已经将他们问候了千万遍,哼,不重要的人,拽个什么啊!

  我一回家就立刻跟夏夏抱怨一顿,她却神情禀然的说:“对你而言他们还是有些许分量的,别忘了他们可是发你工资的主子和侍俾,一不小心,他们一句话,你就会被赶出这紫禁城。”

  我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高层领导的专用电梯。说实话,我打扫这个可谓是战战兢兢,有时候真想不通这群人,干嘛飞给选这么高的楼层,高就算了,在自己办公室俯视不够吗?非得把电梯也搞透明的,看着底下茫茫一片,心里的寒颤越发强烈。

  不知不觉,电梯停在一楼,门打开时,我手一抖,抹布就掉在地上,我的眼睛瞬间湿润模糊。

  他穿着月白色的风衣,眼眸还是和以前一样深邃,只是参杂了些许锐利。比之前更加的冷傲孤清,右角下的泪痣增添了几分魅惑,他越来越好看了……

  我惊慌失措的背对着他,强忍着泪水,不愿被他认出,虽然明知自己带着口罩,却还是害怕。

  他富有磁性的嗓音:“你的抹布掉了。”我一下清醒过来,转身蹲下捡起抹布,却不料撞上他的胸膛,眼神直接来了个大大的对视。

  幸好当时带着口罩,他才看不到我脸上泛起的红晕。我连忙道歉。然后背过身来回擦拭着电梯手扶来隐藏自己的不安。

  我悄悄斜眼去看着电梯楼层,他按了83楼,莫非他是决策人?其实这个电梯一直都挺快的,不过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感觉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叮!

  听到这个声音响起,我才如释负重般的松了口气。他走出电梯后,我连忙按了最底层,关上门下沉的那一刻,我瘫倒在地上,眼泪开始决缇。

  我以为,因为时间的原因,我对你的情感已经越来越淡,甚至回顾过去,如果没有你的照片,我都似乎忘记了你的模样,如果重逢,我会很轻松的对你说好久不见。

  但是这一刻,我才明白,我不是不想你,只是不敢想,因为越想你,心就越痛,越痛,就越软弱。

  白瑾,好久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