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心上的太阳

第四章 假期啊

心上的太阳 青思旧梦 5144 2018-08-10 17:50:51

    “交作业了。”物理课代表林枫走到秦念舒他们座位附近,平静的说着。

    “什么作业?我没听说老师布置过作业啊。”刘纪同耷拉着脑袋一脸莫名的看着林枫。

    “上次老师发的那张随堂例题,关于热力学的。”林枫解释到。

    刘纪同从桌箱里拿出一个皱巴巴的纸团,然后拆开,“是这张吗?”

    “恩。”林枫伸出手想要拿过来,刘纪同却缩了回去不停地扯着张扬的手,“张扬,交作业了,赶紧拿你的给我抄抄。”

    “别闹,我正抄李薇的呢。”

    “嘿嘿,这个,林枫啊,你先收他们的吧,呆会我再拿给你”刘纪同只能跑上前一桌跟着张扬抄起来。李薇就在边上催促着两人快点。

    这又不是第一次,林枫早就见怪不怪了。只能对着正在铺了一层水雾的窗子上涂鸦的秦念舒说到

    “秦念舒,该交作业了。” 这女同学大冬天早上就做这无聊的事情啊。

    “恩,拿去。”

    林枫随意看了看她的卷子,只是处处放火一般的零散的几个公式和数字,而且很多都和那个题目没什么关系。秦念舒看着林枫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来了气,学习好了不起啊。

    “你看什么看,赶紧收别人的去。”

    “我看你好多都还没写啊。”林枫知道她脾气大,得罪不得,只能弱弱地回了句。

    “我不会,不可以吗?”秦念舒说得理直气壮,其实这也实在怪不得她,以前接触的太少了没有好的基础,确实难跟得上现在的学习进度。再加上科目又那么多,她就算再怎么起早贪黑也只能算是乌龟踱步而已。

    “可以可以,不过你在窗子上画的什么啊,好丑啊。”

  林枫看着她眼睛睁得老大,想要转移话题,却不知道又说错了。

    秦念舒看着班上的这个物理课代表,再也伪装不了她的嫌弃了,“又不是给你看的,走走走,你赶紧走。”

     林枫看着她使劲地摆着手,咂了咂嘴皮。心想,说实话也有错吗?林枫转身离开,而这一幕却是把李薇看呆了。

    “念舒,我还是头一回见你凶人哎,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羞涩腼腆的乖乖女呢。”

    秦念舒不好意思的捋了捋头发,然后平静下来说到“李薇姐,你不知道这个物理课代表素质可真不高。”

    “没有啊,我觉得他平常挺热心的,人也很阳光,学习成绩也算好了。”

    “是吗,反正我就觉得他骄傲得很。”秦念舒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要举起双手发誓来获得李薇的赞成了。

    “也许吧,对了你画的是什么啊?”

    “马致远的小桥流水人家啊。和我家一样美。”秦念舒眼里都泛着微光,两个小酒窝更是证明了她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

    “恩,好吧,画得还挺抽象的,我一时都没看出来。”

    “李薇姐,你也觉得我画得丑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抽象,对,就是抽象。”李薇都要笑出来了,见秦念舒满脸认真就强忍着不打击她。只不过表情太虚假了。

    “你就是觉得丑,不理你了。”秦念舒说完就趴在桌子上,难道自己画的真那么丑吗?听到李薇的笑声,她抬起头来看了看李薇,李薇懵得一下停住了,然后她又看了看自己的画,李薇更是被她这个动作逗得花枝乱颤。在秦念舒看来那就是在卖命的笑,于是她双手塞住耳朵趴在桌上假装自己睡着了。

    期末临近,有人在数着考试的日子,有人则是数着放假回家的日子,还有人在数着过年的日子。所以有人在凿壁偷光的学习,有人躲在冬衣里谈天说地,还有些比较贪吃的同学心系校外的麻辣烫又或是一杯防寒的大理啤酒。

    被迫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地呼吸。李薇照着桌子上的小镜子,用手反复抚摸着她的脸颊,好像已经生出了不少皱纹。而对于偶尔脱落的头发,更是让她欲哭无泪。诶,姐的青春,未老先衰啊。李薇甚至觉得自己神经衰弱了,那可是老婆婆才会有的病啊。每当这个时候张扬就会不咸不淡地在旁边补上一句:矫情。接下来就是一通乱拳和吃痛求饶的声音碰撞在一起。

    “李薇姐,你要吃巧克力吗?”秦念舒也是对于那些题目束手无策,冥思苦想后她得出了一个结论。学习就是先苦后甜,和巧克力是一个道理。不过巧克力的甜可要来得直接,完全符合她的感性。

    “当然咯,还是我家小念舒对我好。”李薇接过来,打开来将巧克力含入口中并附上一个赞的表情。

    “小念舒,给我也来一块呀,我肚子饿了。”张扬学着李薇的口吻,只不过男孩子撒娇向来不好听,因为男生的声线比较粗犷。

    李薇又是给了张扬一记粉拳,然后说到“你喊谁小念舒呢,注意你的身份,恶心死了。”

    秦念舒只是觉得这样的称呼太过亲密,不过还是给了张扬一块。不过张扬可是双手伸过来的,秦念舒只放了一块在他的右手上,结果这二货只是收回了右手,并勾了勾左手还努了努嘴,那意思不言而喻。李薇作势就要拿笔戳他的手,张扬一看便迅速地收回了手,剥开巧克力嚼了起来。嘴里却是不忘夸奖道“好吃好吃,女生还是喜欢甜的东西啊。”

    李薇则是鄙夷地说到“是啊,男生吃巧克力还是挺认真的啊。”张扬并不知道李薇在笑话他使劲地嚼巧克力,他在想呆会再悄悄地找秦念舒要一块。

    “刘纪同,你吃巧克力吗?”秦念舒拿着巧克力在刘纪同边上晃了晃,她觉得自己这个同桌和李三有点像,都是那种直愣愣的。

    刘纪同看着边上这个女生认真的小眼睛还是拒绝了。“我不吃,那东西就小娘们爱吃。”

    “你不吃我吃啊”张扬迅速夺过了秦念舒手中的巧克力,“他不吃我帮他吃,你就当给他的,嘿嘿。”,然后剥开嚼了起来。

    “你看着吧,不多久张扬就和你一样了。”

    “得了吧,刘饭桶,你就是不会享受,品味,你懂不?”显然张扬这种就是属于吃都堵不住嘴的类型。

    秦念舒心里想着管他爱吃不吃,这两人就是一对奇葩。

    好不容易熬到午饭时间,李薇和秦念舒两人并排走着往食堂的方向去,路上李薇不停地给秦念舒科普着帅气的男明星。最后两人都是叹着气,为什么不是我的呢?然后照常排队打饭,只不过秦念舒遇见了一个自己讨厌的人,眉头不由往上提了提,眼神都变得犀利了不少。又是这个物理课代表。

    “林枫你也在学校吃饭啊。”李薇率先开了口。

    “是啊,学校的饭菜挺好吃的,校外的有点贵,出去吃多了浪费钱。”林枫实话实说。

    “也是。对了,今天班主任说的那个木板运动问题我没听懂诶,你能不能呆会再说一下给我啊。”

    “行啊,其实也不难,可能你们没听清。”林枫大方的答应下来。

    此时秦念舒多想自己也会,这样就不用看这个人了,可是她不会啊。秦念舒心里难受得很,特别是当他们坐下来吃饭还要听着林枫叽叽歪歪的时候,感觉胃口都不好了。李薇并不知道秦念舒的想法,她并不知道秦念舒对林枫如此不待见。而秦念舒只能默默忍受着两人一唱一和,对,就是一唱一和。

    “其实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要区分开静摩擦和滑动摩擦,木板运动后就是滑动摩擦力做功的问题……”林枫尽量说得仔细,甚至用双手比拟起来。其实这个物理课代表还是挺认真的,只不过现在的秦念舒可没心思听,她只是在心急为什么还讲不完。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你林枫。”李薇终于听明白了,向林枫礼貌地到了谢。

    林枫看李薇听明白了也是舒了一口气,不经意间看到秦念舒也舒了一口气,再看看她碗里,饭菜一口没吃,却是被筷子搅作一团了。林枫感到很纳闷。

    “都是同学,不用客气。”林枫回了李薇的道谢,然后又对秦念舒尽量温柔的说到“那个,秦念舒,你听懂了吗?要不我再说一遍吧。”

    “不用,我不想听你瞎扯,我忙着吃饭呢。”秦念舒此时还在想终于不用听他啰嗦,能安心吃饭了。

    “好吧,可是你刚才一口饭没吃啊。”

    “额,我这是等李薇姐听完一起吃,不行啊。”秦念舒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吃,有点小慌乱的掩饰着。自己实在不想听林枫的声音它们反而还一字不落的传进了耳朵里,秦念舒脸都气鼓了。

    李薇也是很好奇,秦念舒只要看见林枫就会变得很有防御性。现在也想不明白,索性还是吃饭吧。其实林枫的声音还是清晰温柔的,也许他撒起娇来应该比张扬好听。可在秦念舒的耳朵里听起来就像老家的叫天子一样烦人。

    而林枫也适应了秦念舒对自己的态度,俗话说惹不起还躲不起。

    期末考试终于来临,可能对于对于秦念舒这类学生来说就是一场噩梦。秦念舒坐在考场里本来两个小时的试卷她用半个多小时就能结束,没办法,会做的也就这些啊。剩下的题目她再怎么苦苦思索也没有任何头绪了,只能揪着头发或是转着笔,一会儿过去脸色苍白了不少。她此时觉得自己应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人了。以至于考试那几天她基本没什么胃口,吃一丁点零食就抵一天,整个人脆弱了不少。本来身体很健康却隐隐有了林黛玉的影子。

     而另外的考场里,林枫在奋笔疾书。刘纪同和张扬则是被分到一起,而且两人在考英语的时候还闹出了笑话。

    “张扬,你哪来的答案?”

    “山人自有妙计。”

    “切,那到底对不对?”

    “据他们说是不太确定,等会考试的时候用一个完形填空题试验一下不就知道了。”

    “也对,来抄一份给我。”

    “差不多就得了,你要是对的太多老师会怀疑的。”

    “这个我知道”

    当考试开始后两人直接开始做完形填空。平常的英语考试本来是先听听力的,可是两人也听不懂。他们做了前10道完形填空后发现和小道消息得到的答案大相径庭。

    “张扬,你答案不对啊。”刘纪同尽量让自己小声点。

    “我知道了,一个答案都和我的不一样。”

    “我的也是。”

    “不抄了,自己乱选吧,反正啥也看不懂。”

    “恩”

    两人写完作文,才过去20分钟,便喊着要交卷,监考老师却不让交。张扬就说自己什么也不会坐在里面也是无聊透顶,求着监考老师放行。老师看着这两差生也是无奈得很,最终两人得到释放,约着吃东西去了。考试结束其他人回到了宿舍,隔壁班给张扬答案的那个同学走进他们的宿舍开心地喊着答案是正确的。

     两人对视一眼,内心崩溃,10道选择题一题不对,这就是他们的真实水平,就算拿正确答案代入后都不觉得正确的那种水平。

    考试结束,接下来就是假期。正如诗人雪莱所言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可对于秦念舒来说她却不知道如何安排自己的假期了。自己应该回家吗?可是家里现在估计什么也没有,自己的日常生活将成问题。此时恰好学校教务处的老师找到她询问她的意思,最终秦念舒决定留校。这个老师也就带着她办理了相应的手续。秦念舒心想留下来也能够好好的熟悉下这个城市的环境,于是买了一份交通地图,规划好自己的旅行路线。

    她披着新买的淡蓝色的围巾登上清晨的第一班公车,恬静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似乎一切没有那么神奇了。小姑娘也变得文雅起来,仿佛已经能够融入文明的世界里。日出东方,红色而温馨的光泽滋润着大地。只是少了心上人的陪伴,秦念舒脸上略有三分愁绪。

     宁安县城位于祖国西南部的云贵高原之上,不如上海厦门那样繁华,却依稀有沈从文笔下边城的影子。全年多雨,城区以外池泽遍布、水草丰美。远近驰名的北海湿地每年都要吸引好多游客来此谈情,清波涟漪,芦苇荡漾,泛舟池面,更能惊起一番鸥鹭。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话就得先从水土看起。宁安的水盛产鱼虾,也滋润人心;宁安的土养肥牛羊,也慰籍伤痛。宁安承蒙大自然的馈赠,更是茁壮了这里的子民。那些天然放养的黄牛身上的肉可是最精美和有嚼劲的,把它们制成牛肉串以后就成了街边小吃中的一绝。只要花上十多块钱就能买到最纯正的滋味,何乐不为。秦念舒隔得老远就闻到了这沁人心脾的味道,好香啊……诚然再文雅的小姑娘也有咽口水的时候。

    “叔叔,牛肉串怎么卖啊?”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看起来平淡如水,不至于丢了风度,哪知道自己一双水灵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牛肉串,早就出卖了自己。

    “哎哟,小姑娘你有口福喽,我的烧烤技术可是这一片最好的,只要两块钱一串。”中年大叔抖动着他微长的胡子,双手却是不停地翻滚着烤架上的牛肉串。

    其实他的生意并不如他所说的那么好,不过秦念舒可顾不得这么多。冲这香气怎么也得买几串,到底几串呢?她就掰着手指头数,两个巴掌吧。不行,吃多了牙齿疼怎么办呀,要不一巴掌,太少了吧,吃了肯定不够味。恩……秦念舒皱着眉毛深思熟虑以后肯定地点了点头,“叔叔,就麻烦你烤9串吧。”其实两个巴掌也才10串。

    “好嘞,马上就好。”

    三分钟的等待时间里秦念舒咽了好几次口水,怕被大叔看见只能在每次咽口水的时候就摇晃着小脑袋背对烧烤摊假装看街上的风景,她是想大叔快一点的。

    终于秦念舒付了钱,立马从纸袋里拿出一串,一边吹着一边咬下去。烫……她长大了嘴巴,哈了两口起,才耐心地慢慢吃起来。吃甜食的时候,面部肌肉是很放松的,但吃咸辣的小吃则要夸张得多,此时秦念舒的脸上就如放电影一般。或许吃多了也就没那么好吃了,还会觉得它变了味,没了以前的感觉,其实这只是物是人非的表现。这个时候男孩子往往是再兑上一罐啤酒的,他们觉得那样才爽口,对于秦念舒来说她并不会喝酒,只能口渴时优雅地喝上一口矿泉水。所以男孩子有他们的粗犷豪放,女孩子有她们的文静甜美,毕竟这是在大街上,也毕竟男女有别,至少某些时候还是能看出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