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七十五章:一了百了的清净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258 2020-08-02 22:16:58

  小夭四处张望,身子动一下都剧痛难忍。

  落在甯薇手里,那还能有活路?但既然从钟云夫那里出来了,就有逃跑的可能。

  闻羲有一点教的好,不求作为徒弟你有多高造诣,只求你轻功过关,关键时刻打不过可以跑路。

  “最好别用闻羲教的那套,这里是神界,莫说你跑不跑的掉。就算你这小狐狸有能耐跑了,也成了六界九天不容之人。听我的,小心点儿。身上多少伤,疼吗?”

  甯薇忽然这样说,吓了小夭一大跳。

  这话从甯薇嘴里说出来,怎么想怎么诡异好不好?

  “回答我啊!”甯薇四处看着周围,焦急的问着。

  “你莫不是个假的吧?”小夭忽然说道。

  “甯薇”停住脚步,转身褪去了幻化之术,赫然是司战上神奉晚。

  此时的奉晚已经换去了银甲,身着如雪白袍,一双含着柔色的眸子,让人看了都脸红心跳。

  小夭看他就觉亲切,这样温柔和煦的样子,像极了记忆中的一个人。可是仔细想想,自己又不认识这样一个人。

  “小狐狸,玉笙晚让我做的,我尽力都会做到,他濒死之际一心想救的人,定然不会让他失望,也定然值得。”

  奉晚如斯说着,想起了故友,想起了这件事情。一直压着的情绪,差点失控。

  “玉笙晚,真的死了?”小夭颤抖着问着,小心翼翼的等着答案。

  奉晚看着她的眸子,忽的想起自家的奶娃,心有一丝不忍道,“蓬莱岛生人,出生体内就含着伴生灵蝶,玉笙晚最后的话都在那里,他让我保护好一只七尾灵狐,应该不会有错。”

  小夭顿时泪流满面,玉笙晚和她说过这件事情。

  当时的她,只有一千岁,听说蓬莱岛人身上有蝴蝶,就缠着玉笙晚要看。

  彼时玉笙晚也只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她,直到有一天,她目睹了岛主处死一个蓬莱岛叛徒,在他死亡之际,身体裂开一个大口子,从里面飞出了她心心想看的蝴蝶……

  灵蝶现,则意味着死亡。

  “玉笙晚,真的……”

  死了!

  奉晚看着悲伤的蜷成一团的小夭,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

  “这件事情也有我的错。”奉晚忽然说道。

  小夭抬眸,眼中的泪还未来得及掉落。

  “神界派去往蓬莱的兵,有一部分是来自北荒……”奉晚捏紧拳头,悲伤的情绪蔓延着,“要不是玉笙晚的灵蝶,我都还不知道,他们私自调动了我手下的兵将。”

  想到挚友的离去,有一部分因为自己的疏忽,想到自家的闺女问娘亲去了哪里,奉晚就心中难过。

  “我想去蓬莱……”小夭顾不得身上的痛,挣开了仙锁,就要离开。

  只是还没等离开,小夭就被一记浮尘实打实的打中,跌落地上。

  “我就知道,甯薇怎么会亲自下手,惹闻羲的不痛快呢?她明明是最怕让闻羲讨厌的。”钟云夫收手,庆幸自己来得及时。

  “怎么?神帝只是让你代为教导,你就要杀人灭口?问过闻羲了吗?”奉晚冷冷的看着钟云夫。

  小夭的伤,在他接手时就了然了。这可怜的狐狸崽子,在钟云夫手里真是吃尽了苦头,浑身没一个好地方,内伤外伤,看得见看不见的,着实让人心惊。

  要是让闻羲看见,指不定要怎么抓狂。

  “奉晚上神,您假扮成甯薇仙子,居心何在啊?神帝让在下管教小夭,您却带人走,没有这样的道理吧?”钟云夫说着。

  奉晚一手护着小夭,一手握上思雪,“道理?你要跟本尊讲道理!?”

  司战上神奉晚,长着最俊美最温柔的脸,打着最野最不讲理的仗!

  这是六界九天无一不晓的事实,钟云夫也不敢造次,毕竟,跟人家不是一个级别的。

  但他,可以找援兵……

  来的时候,就已经给神帝送去了信,现在也该来了。

  “奉晚!你大胆!”神帝怒气冲冲的带人赶来。

  甯薇,闻羲,赫棋,该来的都来了。

  “师父!”小夭挣扎着朝闻羲爬去。

  闻羲看着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的小夭,眸子一黯,厉声道,“逆徒!!!”

  小夭惊讶的瞧着闻羲,以为自己听错了。

  “要不是神帝陛下差人来报,本尊亲自看见,真不知道你竟然如此顽劣!”闻羲说着,一双冷若冰霜的眸子,吓得周围人大气不敢喘。

  “师父?小夭没有……”小夭看着闻羲,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奉晚站出来道,“非小夭忤逆神帝,是我带她出来的。神帝,钟云夫他……”

  “奉晚,本尊念你重情义,不怪罪你。但你也须知,你是神界的司战上神,不是蓬莱的座上宾!”神帝的话不容置疑。

  奉晚不言语,心寻思,当初哭爹喊娘求自己回来的,不知道是哪个呢!

  他看了眼闻羲,为了计划,让神帝说几句,他也不计较了,大不了回头在神帝屋子里放把火出出气。

  闻羲看向小夭,“真是顽劣恶徒!本尊以为你心性沉稳,当知蓬莱的事情,是蓬莱自作自受,怪不得旁人!神帝有意留你性命,让你留在九重天已是仁慈!”

  小夭没有过多的力气反驳,只是看着陌生的闻羲,脑子一阵发懵,全是那句,蓬莱自作自受……

  “师父你脑子是发了什么浑?你怎么能那样说!?”小夭手狠狠的敲着地,不愿意相信那是闻羲说的话。

  “不是自作自受是什么?”甯薇趁机落井下石,“给你机会,不知悔改,只知道处处事事给闻羲惹麻烦,真不知道,你哪一点配进镜玄宫。”

  “甯薇仙子说的有理,真是不知好歹,丢尽了镜玄宫的颜面!”神帝越发生气。

  小夭看着他们一唱一和,咬紧了牙根,她害怕的看向闻羲,心里等待着他的回应。

  “既然如此顽劣不堪,的确是不配做我镜玄宫的弟子,那便了了这段缘,逐出神界,放回蓬莱仙境吧。”

  闻羲的话,像是一记重锤一样,小夭心头痛的厉害,强忍着翻涌的血。

  “只是放逐啊,闻羲上神到底还是仁慈。”钟云夫冷哼说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要她去死吗!?”奉晚的愤怒不掺虚假,看向钟云夫的眼神,大有警告之意。

  “也未尝不可。”

  这话不是出自别人之口,是闻羲说的。

  奉晚看着闻羲,瞪大双眼,“你被甯薇下了蛊啊,真疯啦?”

  小夭抬头,仔细瞧着闻羲,想要看清楚他的神情。

  他的眸子很冷,小夭熟悉这样的闻羲。每每看到不相干的人,他都是这样的眼神,漠不关心,清冷上神,一如传闻中的那个司命上神一样。

  “既然如此不堪重负,生死与本尊亦是无关,倒不如一了百了的清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