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七十一章:你后悔了吗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3226 2020-07-28 20:52:06

  闻羲带着小夭,越走越觉得不对,来到神殿远远看见了一个身影,心头的不安更加强烈起来。

  那人一身银白盔甲,手中的思雪剑,隔着有些距离就已经感到深厚的戾气。

  可穿甲携剑站在神殿上的,神界唯有一位可以,便是神界的司战上神奉晚。

  奉晚常年戍守北荒之地,无召鲜少回神界。一把思雪,沾染无数逆徒之血。

  思雪剑名字温柔唯美,是奉晚亲自取名。意思却不是什么风花雪月,而是因为思雪出鞘,一丝血就可掠走一人性命。

  “奉晚何时回来的?”闻羲问着苦垣。

  “也是不久。”

  “因为何事?”闻羲更是纳闷。

  “应该,是为了讨回个公道吧。”

  苦垣无奈的叹气,奉晚回来,定是因为蓬莱之事。

  走进了大殿,小夭第一眼就看见的是怜桃。

  与走的时候不同,怜桃的打扮更显华贵,殷红的嘴唇勾着莫名的笑意,看着却没有丝毫亲切。

  “闻羲(苦垣)参见神帝陛下。”闻羲和苦垣一同说道。

  “蓬莱岛小夭,参见神帝陛下。”小夭乖巧的拘礼。

  怜桃冷笑,“蓬莱岛的小夭啊?”

  “怜桃……”小夭见到她,像是见了家人,开心的呼唤着,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跟前,就被钟云夫和甯薇拦住。

  甯薇一把推开她,“神殿之上,容你放肆?”

  小夭重心不稳,眼看要摔倒,一双手及时托住她。

  “没事吧?”声音亲和如玉,好听极了。

  小夭站好,看向这个一身盔甲的人,“多谢这位神官。”

  “神官?”奉晚笑起来,柔和的样子让人看不出这是个嗜血战神。

  “傻丫头,这是神界司战上神,奉晚。”苦垣提醒她。

  “奉晚……”小夭恍然,“哦,你是玉笙晚的朋友吧?我总听他说起你。”

  “不错,玉笙晚也总和本尊提起你。说来,本尊还见过你一次,当时还是个没化形的小狐狸。本尊和玉笙晚说,将来你定是个美人,让他看好你做媳妇儿。”奉晚瞧了眼恶狠狠的闻羲,悠悠的道,“看来,他是没看住啊。”

  不知是不是错觉,小夭总觉得奉晚在提到玉笙晚的时候,眼中杀气腾腾。尽管他压着,却还是让她感觉到了一些。

  神帝见人齐了,开口道,“叫诸位来,也是因为蓬莱岛主的请求,毕竟神界将有好事……”

  “神帝陛下,蓬莱的事情还没个交代,您觉得神界这好事,能办好吗?”奉晚说着,眼中的怒火瞬时没有任何收敛,看着吓人。

  刚才的翩翩公子,好像小夭的错觉一样,她瑟缩一下脖子,着实吓到了。

  不过说到蓬莱……

  “神帝陛下,不是说岛主想见我吗?岛主人呢?还有玉笙晚和灵芝婆婆呢?”小夭问着。

  甯薇冷笑,走到她的面前,“你在说什么啊?蓬莱岛主就是怜桃啊。”

  “怜桃,是蓬莱岛主?”小夭瞪大了眸子,“你逗我?吓出来我七条尾巴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甯薇生气,因着大家都在,倒也不好发作。

  “真是没有礼数,不过我也不怪她,毕竟这件事情她还不知道呢。”怜桃捂唇轻笑,好不得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夭心头有着很强烈的不安。

  “老岛主去世了,玉笙晚公子和灵芝婆婆都下落不明,现在我才是蓬莱岛主。”怜桃说着,眼中的凌厉一闪而过。

  “你说什么?”小夭心头一颤,刚刚才有些起色的身体都有些摇晃。

  闻羲皱眉,看向苦垣,“怎么回事?”

  “唉,事情已经成了定数,你们迟早会知道,可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

  “这怎么可能呢……”

  怜桃笑着,眼睛却一片冰冷,“怎么不可能?老岛主年事已高,玉少主痛失爱妻,失踪了。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玉少主的爱妻?”小夭越发听不懂。

  “就是已故的翘芸公主啊~”怜桃笑着。

  甯薇和钟云夫看了一眼神帝的脸色,赶忙捅咕一下怜桃,让她收敛一点。

  “翘芸死了!?”小夭觉得这信息量未免太大。

  她不想相信,可看着怜桃就在神殿之上这样说,也不会有假。

  小夭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这怎么可能呢?老岛主年事高,可身体一直很好!玉笙晚,他,他一心修炼道法,又怎么会忽然答应娶妻?翘芸,翘芸不是喜欢白虎吗?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够了!”神帝不想再听人提起翘芸公主寂灭之事,“今天叫你们过来,是为了蓬莱与神界联姻之事,不是让你们谈论原由的!”

  闻羲挑眉,“原来,是在这等着本尊。”

  “……”苦垣讪笑。

  闻羲就像神帝养的大姑娘一样,不管哪里需要联姻,他总会第一时间想到闻羲。

  当初的古神,是再三思量。如今的蓬莱,却是蓄谋已久。

  怜桃喜欢闻羲,如今蓬莱换她做了岛主,为了巴结让闻羲联姻倒是合理,只是,事情又真的像听起来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吗?

  “闻羲啊……”神帝看向闻羲。

  闻羲一笑,手中的洛衡剑横空而现,“怎么了?”

  “蓬莱新立岛主,而蓬莱与神界也是关系交好,联姻之事就由……”

  “呲啦~”

  闻羲划着洛衡剑,那剑声呲啦作响,满满是威胁的意思。

  “本尊与古神的婚,好像也是您赐的。”闻羲侧目一笑,“这倒没什么,毕竟出尔反尔是神界一贯作风。趋炎附势审时度势,也是神帝一贯的手段嘛。”

  这话若是旁人说,神帝定会震怒。可这话从闻羲嘴里说出来,他却不敢说什么。

  当初的赐婚,闻羲是给足了神界颜面,也不反抗。如今人家感情交好,他却要拆散这婚事,也着实说不过去。

  神帝只能暗自诽议,怪闻羲魅力太大。那新任的蓬莱岛主,就是喜欢着他,有什么办法呢?

  “神帝陛下,老岛主,是怎么去世的?”小夭忽然问道。

  她心里渐渐明白了一个答案,只是想听一听神界要怎么说罢了。

  “老岛主年事已高,常年患着隐疾。翘芸公主寂灭,老岛主替玉少主心痛,便也寂灭了。”

  神帝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上。

  小夭哭了,然后笑了,她泪眼瞧着那座上尊神,“神帝陛下这样说,小夭就这样信了。只是神帝陛下也要清楚,上位者,话音落地,一字便是一榫卯,需无悔无愧啊。”

  神帝皱眉,“怎么,小夭使者是不相信本尊的话?”

  “呵~”小夭垂头,紫衣拂动,安静却恍若含着雷霆,“岂敢不信啊。”

  闻羲定定的看着她,对苦垣说道,“苦垣,本尊怕是要食言了。”

  “什么?”

  “你说让本尊安抚好小夭,别让她冲动。只怕,本尊做不到。”闻羲握紧了手中的洛衡剑。

  “你不会还要跟着她一起胡闹吧?”苦垣低声呵斥道。

  “胡闹吗?没人闹,岂不是让神界越发胡闹!”

  小夭看向了怜桃,她眼睛哭的猩红,痛的浑身发抖,“怜桃岛主,当了岛主,果真尊贵的很。如今,还妄想强迫我师父了?”

  “小夭,我现在是岛主,你是蓬莱的人,说话最好小心点。”

  “好,那小夭冒昧问一句岛主,老岛主是怎么死的?”

  “哼,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怜桃不知为何,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只得躲着。

  “小夭想听岛主您亲自说一遍。”她步步紧逼,眼睛一瞬不离怜桃。

  “我可是岛主!”怜桃怒吼出来。

  “我让你说,你就说!!!”

  小夭气势不弱,怒吼出声,脚下一个闪身绕过了钟云夫和甯薇,手中温何剑,架在了怜桃脖子上。

  “啊!”怜桃大惊失色的叫喊起来。

  苦垣担忧道,“小夭丫头,别冲动啊!”

  “放肆!你居然敢对蓬莱岛主无理?”神帝拍案站起。

  殿外的守卫,全都冲进大殿,武器纷纷对准了小夭。

  只是这平时胆小讨巧的小狐狸,今天格外不饶人。

  “你疯啦!”怜桃害怕的喊着,“死了就是死了,你有病吧你!”

  “我就是疯了,你不怕死你就别说!”她手下用力,温何的剑锋已经划破怜桃的皮肤了。

  “我说,我说!”怜桃怕极了,极为狼狈,“老岛主年事已高,常年患着隐疾。翘芸公主寂灭,老岛主替玉少主心痛,便也寂灭了。”

  小夭听着她飞快说出的答案,眼神逐渐冰冷,一滴泪落在怜桃身上,狂笑道,“好好好!真是好极了。”

  “你放开我吧,放了我吧!”怜桃一边哭一边求饶着。

  “你们的说法,还真是对的一字不差。”她感觉心里痛的难以呼吸,“怜桃,少主和岛主,还有灵芝婆婆,难道不会看着你吗?”

  怜桃一愣,眼睛四处扫着,脑海里回放着蓬莱岛上的腥风血雨,“不,不会的,不会的……”

  “呵,凡界百姓有一句话,叫举头三尺有神明。可他们若是知道,神界人的心这样肮脏,不知作何感想。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夭狂笑着,笑着笑着就哭了。

  “你放开我,我不要闻羲了,我不要了,你放过我吧……”怜桃现在后悔极了参与这件事情,她只想着出人头地,从没想过会有今天的事情。

  小夭看着闻羲,眼里的泪落个不停,“师父,小夭报答不了你的恩情了。”

  闻羲呼吸一窒,“小夭……”

  手下的温何,瞬时毫不留情的划过怜桃的脖子。

  “你……”怜桃不可思议的捂住自己的脖子,回头看向宛如修罗的小夭。

  “在害蓬莱的时候,可有想过今天?”小夭冷冷的看着她,“你后悔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