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六十九章:我亡方保她长存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3201 2020-07-27 10:27:50

  “世间万物化灵之初,皆有定数。她犯了错,就该受罚!”

  一个男子背着身子,左边是一脸严肃的白泽,脚边是威风凛凛的白虎。

  闻羲看着眼前的场景,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他应该是被拉进了意识海中,那这些,应该都是荼夭的记忆……

  他往前走着,果不其然看见了荼夭。

  她的脸上含着稚嫩,不似初见时那样稳重,倒是别有一番感觉。

  荼夭看着面前的男子,“我不服,凭什么师兄欺负我,受罚的还是我!师父,我讨厌你!”

  说完,荼夭气呼呼的跑走。

  却被温何长鞭拦腰缠住,拽了回去。

  “放肆!!”

  闻羲看向说话的男子,微微愕然。这人与自己有着七八分的相似。此时虽生着气,却掩不住眸底的柔色,让人又亲近又畏惧。

  这,就是顾子瑜……

  白泽看的心急,跳出来化形落地,“主人,虽说荼夭顽劣,可本性纯善,若不是真的有人欺负她,她是不会灵力失控,打伤同门的。”

  “不论前因后果如何,她都不该用混沌赐予的力量伤及他人性命。不过口角相争,就如此沉不住气,日后如何担当大任!?”

  顾子瑜是真真的在生气,一下下的鞭子甩下去,见荼夭一声不吭的忍痛落泪模样,手下也没有丝毫留情。

  一百鞭下去,荼夭的神魂都有些要被打散了。

  可她仍然跪的笔直,眸子不卑不亢,由着血浸染衣裳。

  闻羲从未见过这样的荼夭。

  不知何时,只剩下她一个人跪在地上。

  闻羲就看着她,眼神清冷,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总听她念叨着师父顾子瑜,都传闻那是位润玉般温和的神灵。

  却不料,也有这样严厉的一面。

  “既是如此,你又为何总是念念不忘顾子瑜呢?甚至在过去这么多年,从未放弃过他会活过来的念头……”

  树上的花开了,到了深夜纷纷落下,打在荼夭的身上。

  神鞭的伤不得医治不会痊愈,她伤痕累累,已然意识不清,却还是倔强的跪在这里。

  终于她承受不住,向一旁栽倒下去……

  闻羲心下一急,伸手想去托住她。却发现,还有一双手,穿过他的手拖住了荼夭。

  闻羲忘记自己是在荼夭的意识里,根本触碰不到意识中的人。

  当时拖住荼夭的那双手,是顾子瑜……

  不似白日里严厉的模样,此刻的顾子瑜一身蓝衣,温润如玉,束起的青丝,承接着落下的花瓣,不让它们落在荼夭身上。

  一只手轻抚荼夭额头,淡淡的紫芒亮起,灵力顺着荼夭周身,淡淡抚平神鞭带来的伤口。

  荼夭睁开眼,像个孩子一般蹭了蹭。

  “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顾子瑜看她身上血迹斑斑,衣裳裂着口子,皱紧了眉。

  微微叹气,将身上水蓝衣袍脱下,轻柔的盖在她身上。

  “怪师父吗?”顾子瑜轻声问着。

  荼夭垂着眸子,一声不吭的只顾着摇头。

  “唉!看来还是埋怨着师父了。你一生气就是这个样子,看着倒是乖巧,心里大抵是骂着我吧?”

  “师父做什么都有自己的道理,说不得怨不得。”荼夭闷闷的说着。

  闻羲看着她那委屈样子,有些好笑。彼时的荼夭,全然孩子心性,真真与如今的高深莫测挨不上边儿。

  “听白泽说,师父你救了被我打的半死的师兄,损耗了不少修为?”荼夭眸子深沉,似有试探的意味。

  顾子瑜依然那副温和模样,不躲不藏,“是。”

  荼夭猛然将身上的衣袍扔开,退着离开三步远,“那,现在师父救夭儿,岂不是多此一举?”

  顾子瑜陌陌拾起衣服,“难道,性命二字在你眼中,轻描淡写?你若视苍生为虚无,混沌又怎么放心托付你使命,让你守护世人?”

  “师父也觉得,混沌之墟让我像个活死人一样的诞生,是我不配拥有这力量?”

  顾子瑜见她神伤,难得露出淡然以外的慌张情绪。

  闻羲挑眉,倒是没想到荼夭在众神跳脱六界之前,是无名之神。在古神纪,每位古神都因使命降落九重天,若是像荼夭这样,倒真真是个例外,也是个耻辱。

  他恍惚明白了荼夭为何如此重视师父顾子瑜,大抵是因为,顾子瑜用生命的离去,换她存在的意义了吧?

  “夭儿!”顾子瑜低吼着。

  “师父,夭儿敬您,自知这么多年没少给您惹麻烦。如今,夭儿闯了祸,您就别再管徒儿了!!”荼夭哭了,泪眼模糊用袖子就擦,好是委屈狼狈。

  “夭儿!”顾子瑜冲了过去,将她揽进怀里,大手安抚着她逐渐失控的情绪。

  闻羲瞬时眯起眼,死死盯着顾子瑜,“混球王八蛋,就知道你对小夭不是单纯的师徒情!”

  “白泽已经调查清楚……”顾子瑜眼中透着心疼。

  “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毕竟我生来就是个废物,是个不争的事实。连师父你,不都是这样认为的吗?”荼夭冷笑着。

  “旁人那样说,你便将自己变成那样,岂不是遂了旁人的意?”顾子瑜叹气,“若是他死了,你以后,又当如何面对同门兄弟姊妹?你是真不想再在师父身边了吗!?”

  顾子瑜说的声音大,手中力气加大,勒的荼夭微微吃痛。

  她从来没见过顾子瑜这样失控过,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师父。”

  荼夭小心的问道,却猛然感到脸颊上有滴水,反应过来才意识到,那是顾子瑜的眼泪……

  “差一点,师父就保不住你了。差一点混沌之墟就发现你这个没有使命的漏网之鱼,差一点点,为师就要失去你了,你知道师父多害怕吗……”

  她是偷得浮生的神,若是在这时,有人因她而死,寂灭也将到来。

  没有生存的意义,没有被人需要的理由,就没有混沌的庇护。

  “师父,徒儿知错了,呜呜~”荼夭吓得哭起来。

  顾子瑜叹气,“没有使命,是你被人嘲笑的理由,是你心头的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些日后你会慢慢明白。”

  荼夭哭累了,闹累了,静静的陪着顾子瑜坐在树下。

  “师父已经将他逐出师门,以后谁再说这样的话,不必自己出手,师父会帮你解决掉。你只需记得,让自己强大,沉稳住心性,日后大任落在肩上时,才不至于慌乱。”

  “师父,徒儿知错了,日后不会再自暴自弃,定不辱师父信赖,早日成为一位优秀的混沌之灵。”

  荼夭笑着,甜甜的笑意发自真心,不掺虚假,那是闻羲从未见过的。

  闻羲敛眸,想起这些日子做小夭师父的日子,“不论如何,你熟悉的,你期望的,都只是顾子瑜……”

  荼夭困极了,顾子瑜就让白泽将她送回去睡觉。

  花瓣落下又被风吹起,悉悉索索的声响让周围更显安静。

  顾子瑜幻化出桌椅,上面摆着美酒和两个空杯子。

  他顾自倒上一杯,细细品尝,“夭儿的性子,就像是杯中酒。初尝辛辣,容不得人亲近。回品甘甜,让人心向往之。”

  闻羲无奈的坐在他的对面,看着这位传闻中的古神自言自语。

  “终有一日,她会真正的长大。可惜,我将她带入漩涡,却无法陪伴她成长。”

  顾子瑜说着说着,似是有些难过,沉闷的又喝了一杯酒。

  “我注定与她,有缘无分。她成为真正的混沌之灵的时候,就是我的寂灭之日。我一直都知道,夭儿就是我的劫。白泽曾劝我,由她自生自灭,我们也两不相欠,我依旧可以做我的古神,长长久久……”

  闻羲蹙眉,觉得这话不像是自言自语,更像是对着谁在说一样。

  “可长久又有什么意思呢?与她相伴的时光,我已知足,日后陪着她的人,想必也是不会让她有事。我只担心,若是夭儿性子过于执着,放不下,该如何是好……”

  闻羲认真听着,“你担心的没错,她的确是放不下。”

  “放不下,就请上神帮我让她放下……”

  闻羲身子一震,抬眸正好撞上顾子瑜的视线。

  怎么回事?这不是荼夭的意识海吗?正常不是看不见他的吗?

  闻羲不由抬手,朝着顾子瑜眼前晃了一晃。

  顾子瑜不为所动,显然是看不见的。

  “我看不见你,但我相信你就在这里。天机总是玄妙莫测,纵然我努力,也是无法全然看透。我不知道你是神界的哪位上神,但只需牢牢记得一句话便好。”

  “什么话?”闻羲恍惚明白,这是当时的顾子瑜算出的天机。

  若是连他的到来都能算到,就说明,从一开始顾子瑜就知道,荼夭的诞生,会让他走向灭亡。

  “我知道,夭儿就是我的寂灭之劫,可我还是靠近了她。夭儿看似万事不留心,却过于重情。日后我的离去,定会埋下祸根。”顾子瑜站起身来,朝着闻羲的方向深深拘礼。

  闻羲凝神,仔细听着顾子瑜接下来的嘱托,一边听,一边瞪大了双眼。

  “我能力有限,看到的只有。我生她灭,我亡方保她长存……”

  从一开始就注定,顾子瑜与荼夭,只会活下一个。若是荼夭强行让顾子瑜活过来,就会面临寂灭之劫……

  闻羲心惊,“怎么会这样,那荼夭这些年的坚持,都是什么?”

  “我看不见你,但我知道你在听。若是夭儿执念让我得以重生,也请你为了她能活下去,再次杀了我!!!”

  另一个杯子的就满了,闻羲也该走了。

  可这话,回荡耳边,深刻进了骨子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