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六十三章:赶出皇宫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520 2020-03-15 01:48:35

  “你当真这么教训了她?”小夭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听孟婆讲着昨天大战的经历。

  “那当然了,可狠狠的出了我一口恶气。”

  小夭转念一想,“可她不受反噬的约束,万一对你下手怎么是好?”

  “这你放心吧,那天闻羲上神打的伤还没好呢,十有八九是不能再兴风作浪了。”孟婆看她吃的好,吩咐人又送来一盘子。

  “那你接下来呢?”小夭又抓起一个大苹果,“石美人魅惑的本事,连我这个狐族都甘拜下风,你得当心她会不会对着拓华吹什么枕边风……”

  孟婆陷入了沉默,是啊,若是拓华不站在她这边呢?

  事实证明,小夭的担心是对的。

  孟婆见过了时辰,那石美人也没有来,就知道她定是找了拓华撑腰。

  果然,石美人没来,倒是许久不来的拓华出现了。

  翠菊见到拓华,兴奋的忙碌起来。王君很少主动踏入后宫,此次前来当真是难得一见。

  “陛下,娘娘时常念着陛下呢!”翠菊欣喜之下,赶紧去叫人通知孟婆。

  拓华看着翠菊,冷哼一下,“看来很希望见到朕啊。”

  翠菊觉得拓华的神情不是很对,还没等说什么,拓华已经直冲冲的闯进内殿……

  也许是和小夭早就说过这些事情了,孟婆并不意外拓华的到来。

  “陛下来了?坐下喝杯茶吧。”

  拓华意外于她的冷静,满腔怒火一时都无处发作,“贵妃知道朕会来?”

  “只是猜测,陛下倒是比我想象中来的还利落。”孟婆正眼都不看一眼拓华。

  拓华见她淡漠,“看来贵妃也是猜到朕为何会来了。”

  “石美人今日,是得了陛下恩准才没来吗?若是的话,就也作罢,明日再来便好。若不是,莫怪臣妾治罪于她。”

  “以后石美人都不会来了。”拓华不悦的说道。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石美人在后宫学规矩,陛下就算有心护着,也不能不顾后宫礼法吧?”

  拓华皱眉,“石美人昨日跟朕说了,你分明就是因为善妒,才借着学规矩的由头罚她。”

  孟婆听了冷笑,看着他,“陛下,臣妾身为后宫的贵妃,掌管后宫大小诸多事情,愿意将时间浪费在一个石美人身上,已是我的仁慈。还是,陛下对臣妾心怀不满?若是如此,陛下便另请高明吧!正好,臣妾还不想管了。”

  拓华愣住了,印象中的贵妃一直都是一个不愿意出头的,在后宫里,也最为懂事。

  如今,这是怎么了?

  “你当朕不敢将你贬位吗?你当天师阁的人都为你撑腰,便是你假公济私的靠山了吗?”

  “原来陛下一直都是这样以为的。”孟婆看着拓华,微微一笑,“我原以为,在陛下的心里,绾绾永远比臣妾重要,却没想到,原来在陛下的心里,石美人一样比臣妾重要。”

  拓华看着她神伤的样子,明明来之前想好了要兴师问罪,一腔的怒火竟是怎么也发作不出。

  “若是觉得在这皇宫里,朕亏欠了你……”拓华不知为何心里有一丝的难过,“朕可以放你出宫,许配好人家,一生无忧,还你自由。”

  “好啊。”孟婆淡淡的说着,“你的后宫没有我的位置,我就算是空给着一颗心,又有何用?”

  她笑着,眼泪却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从鬼界与魔尊交易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万劫不复。只是原以为这样的万劫不复是一种感动,到头来发现,从来都是只感动了自己。

  苍阿的心里是绾绾,拓华的心里也是绾绾。

  她熬了一生的孟婆汤,奈何桥边鬼魂无数,无论是喜是悲,还是怎么眷恋人世,都饮下黄汤后就遗忘。

  怎么到了苍阿这里,一切都是变数了呢?

  “你……”拓华见她哭的,心里也不好受,很想抚慰面前的女子,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若是可以,我真想喝了那黄汤,不为忘记奈何桥边相伴数载,只为忘记你曾经在那许我回来。”

  “什么?”拓华一愣,不明白她的意思。

  “如陛下所愿,臣妾感念隆恩,愿离开后宫,望陛下龙体康健。”

  孟婆跪下叩首,将最后一点的泪流干净。这是她第一次向他行跪拜之礼,也是最后一次。在小夭受伤的那刻起,在她决定对付石美人起,她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莫过于此了……

  拓华没想到她答应的这样干脆,忽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转身离开。

  翠菊匆忙的来到孟婆身边,将她扶起,“娘娘,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跟陛下认个错,莫要意气用事啊。”

  孟婆一笑,淡淡的坐在梳妆台前。镜中的女子多出了许多的陌生,她自己也不敢认自己了。

  她静静的将头上妃冠取下,放在一旁,“翠菊,从今天起,我就不是你的娘娘了。偌大的皇城,再也和我没有任何瓜葛,我累了,也该离开了。”

  从一开始,就是她一个人的坚持,一个人的挣扎。到底作何要连累旁人呢?这样也许是最好的,回到鬼界或是神界,受了本该受的罚,从此生死无关,两不相欠。

  孟婆想了想,站起身,缓缓走出寝殿……

  石美人的住处,此刻已是乐开了花,“当真?陛下真的赶她出宫了?”

  “美人,千真万确的呀!现在,那位可不再是娘娘了,再也不能趾高气昂的了!”

  石美人挥散众人,坐在榻边,想想开心的不得了。

  “跟我斗!哼!陛下已经被我迷住了,除了他心里的那个死人,还有谁能与我相提并论啊?”石美人看看自己的手,笑的更是放肆,“现在贵妃下台了,后宫就是我的天下了。不能用法力又如何?我不还是赢了?”

  “那,我真希望,你可以一直赢下去。”

  “谁!?”石美人惊的坐直,环顾四周。

  寝殿的大门吱呀作响,从缝隙之中闪身出现一位女子。女子披散着长发,却没有一丝狼狈之意,浑然天成的贵气,逼着石美人侧目。

  “贵妃?你不是被赶出去了吗?”石美人面露狠色,“好啊,这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她眼中魅光闪烁,想要用狐族的魅术控制孟婆。

  “同样的招数,你用过一次,发现失败了居然还想在用第二次?”孟婆都没有闪躲,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怎么回事?你到底是什么来头?你和天师阁那群人,都是什么人?”石美人有些慌了。

  “天上有神宫,地下有黄泉。这,就是我们的来头。你与魔为伍,害人性命,罪不可赦!”

  石美人冷笑,“好啊,原来是神族和鬼族的人!我就是魔尊的手下又怎样呢?在人间,你还能杀了我不成?”

  话音刚落,石美人的笑就僵在了脸上,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腹部的刀。

  这把刀,蕴含着灵力,是专门斩杀邪祟之物的法器。

  “你,会遭到反噬的!”石美人挣扎着跌在地上,周身灵力溃不成形。

  孟婆一口鲜血吐出,跌坐在地。华服散出醉人的弧度,她的眼神像是忘川河中的厉鬼一般。

  “反噬?”她笑了,笑的癫狂,“呵哈哈哈!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除掉你!反噬又能如何?”

  “疯了!你疯了!!!”石美人怒吼着,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缓缓变成的原形。

  孟婆挣扎着,颤抖着手将石美人的原形石头拿起,微微用力催动法术,将其挫成灰烬。

  “地狱的孟婆,不会给你黄汤,只会将你挫骨扬灰!”

荼翎

作者这几天,搬家!抱歉!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