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六十二章:孟婆发威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3380 2020-03-04 21:18:45

  “贵妃娘娘,您回来啦?”侍女翠菊迎了过来,瞧见她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娘娘,更深露重了,奴婢还是伺候您休息吧。”

  孟婆点点头,走进寝殿。眼睛痴痴的望着手中的麟龙玉,捏着的手指关节都发白了。

  “娘娘,您又在看这枚玉佩啊?”翠菊见她看的出神,心头一酸。

  她们这个贵妃娘娘,人是极好的。只是,从来不争不抢,总是有着重重的心事。也不知,这玉佩是何人相赠,总是在夜深人静时看着发呆。

  “翠菊,陛下今天是不是又在自己的寝宫睡了?”

  “回娘娘,陛下是在寝宫。只是……”翠菊不知自己该不该告诉。

  “只是,叫了石美人去寝宫对吗?”孟婆想到了。

  “娘娘,您可是贵妃,又是拯救陛下的恩人,陛下待您也是好的,还是不要放在心上了。”翠菊以为她又伤心了。

  孟婆苦笑,“翠菊,你可有心上人吗?”

  “娘娘说笑了,奴婢都没有机会出宫,哪里有什么心上人呢?”

  “翠菊,你说,这感情变成了一个人的痴心等待,有什么意义呢?”孟婆垂泪,看着麟龙玉,“有些话,说过了,我便记下了。为了这一句话,万劫不复也是甘愿的,只可惜,他永远都不知道。”

  “娘娘,陛下若是知道娘娘这般痴情,定会回心转意的。”

  “拓华吗?我要的,从来不是拓华。是我的错,不该为了他来到这里,还连累了别人。”孟婆哭的伤心。

  她心心念念的,是一个缺了龙角的应龙,是那个总爱拉着黑白小将讲故事的苍阿,是那个永远不会嫌弃她的汤难喝的应龙苍阿。

  “贵妃娘娘!”翠菊惊的跪在地上,“贵妃娘娘,这话可说不得。来到皇宫,就是陛下的女人,有些话,说出来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是么?难道我怕吗?”

  “贵妃娘娘,后宫之中,王后已故,数您最大。陛下也信任您,将后宫托付给了娘娘,这是无上的荣耀。娘娘,您莫要……”

  “好啦!本宫知道,瞧把你吓得,快起来吧。”

  宫墙之内,各怀鬼胎。最爱之人,护的又不是自己。若是她再不做些什么,怕真是要害人害己了。

  “翠菊,明日,传石美人来见。”

  而另一边,石美人正在运功调息。洛衡剑可不是寻常人接得住的,若不是魔尊的魔息护体,她早就没了命。

  只是,这样一来,她就不能再轻举妄动了。皇宫之内,一举一动都干系着凡间的气运,这些日子仗着魔尊的魔息,她才能肆无忌惮。她不过顽石成精,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美人,贵妃娘娘让您明日去她宫里回话。”

  “什么?”石美人一愣,“贵妃不是一直都免去这些礼数的吗?”

  “美人,这奴婢也不知啊。但,贵妃娘娘既然说了,还是照做的好。”

  “哼!不就是个区区的贵妃吗?把自己当成王后了不成?”石美人翻了个白眼,“稍加些时日,莫说这贵妃,就连王后之位,也定是我的。”

  “美人慎言!”小婢女吓得跪下来。

  石美人挑眉,牵着她露出嗜血的笑意,“你,过来!”

  “……”小婢女害怕极了,这石美人的宫里,总有些宫女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石美人看着她,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刚要施法,却感到体内气血翻涌,险些伤到自己,惊的赶紧放开,又不小心扯到了伤口。

  “美人!美人您没事吧?”

  “滚出去!!!”石美人怒吼着。

  今日都怪那个夙白,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天师阁的人盯上。这笔账,等到完成皇宫的任务后,再跟他算!

  小夭醒过来,瞧见闻羲板着的一张脸,惊的坐了起来,“师父!”

  “舍得醒了?”闻羲递给她一堆丹药。

  这个动作,好像已经成为了习惯一般。小夭是个不让人省心的,总是受伤。

  赫棋也松了口气,“小夭你可算醒了,以后可不许胡来,这次还好反噬还不严重,不然啊,药王的灵丹妙药也救不了你。”

  “我那不是为了保命吗?”她皱着脸将丹药都吞了下去,“谁能想到,那个石美人竟然是个修习邪术的妖啊?”

  “不过一个石头精,也叫你这般狼狈?”闻羲皱眉,“快些好起来,为师为你量身定做了修行计划,必须完成!”

  “啊?”小夭苦着脸。“师父,这事情也不能怪我。我这可怜的小狐狸,就是跟石头不合啊,这石美人是这样,那个甯薇也是……”

  细想想,她这几次栽了,好像都是因为石头。

  “这都不是你逃避的借口。”闻羲可不吃她这一套。

  “孟婆呢?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让她小心些那个石美人,听那意思,她好像是要对拓华下手。”

  “她已经知道了。”赫棋说道。

  “哦!那就好,那就可以避开些,免得受伤。”

  赫棋一笑,“她知道了,然后今天就找了那石美人去宫里做客。”

  “什么?”

  翠菊觉得,自家娘娘自从昨日深夜回来,整个人都变了。从来不拘于礼数,居然叫了石美人来问话。从来不喜欢这些胭脂水粉,今日居然早早起来叫她梳洗打扮。

  孟婆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娘娘平日里真是委屈了自己,打扮起来比那石美人不知强了多少呢,像极了尊贵的公主!”

  听了翠菊的话,孟婆忽然觉得,这样的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但她记忆始时,就是在奈何桥边,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留在奈何桥边徘徊,还是鬼王重渊,可怜她不知从何来到哪去,留她做了桥边渡人的孟婆。

  梳洗打扮好后,孟婆就在正殿坐好,一边吃着糕点,一边候着。

  “太不不像话了,这个石美人居然这么晚还不来,叫我们娘娘等着她一个美人?”翠菊在外面训斥着,“还不快把她叫来!”

  过了能有一个时辰,石美人才姗姗到来。妖娆步伐,媚眼如丝。

  孟婆瞧着她,忽然想到了奈何桥边曾经走过的,青楼花魁……

  “哎!臣妾来迟了,贵妃娘娘不介意吧?”石美人顾自说着,扭捏的坐在椅子上,“昨日,陛下叫我去寝殿伺候,听娘娘说要见臣妾,今早啊,匆匆回了自己宫里打扮,这才晚了。”

  孟婆喝着茶,丝毫没有受到她话语的影响。因她知道,都是在瞎扯,放屁!

  龙吟扇在侧,她一个妖孽,还能近的了拓华的身?笑话!那还不如把龙吟扇拿去烧了火!

  “贵妃娘娘?您叫臣妾来,所为何事啊?”石美人有些不耐烦了。

  “放肆!怎能对贵妃娘娘如此无礼?”翠菊看不下去她那副模样。

  “哟!这小丫鬟是贵妃娘娘宫里的?真是没规矩,贵妃娘娘也看得下去?”石美人嘲讽着。

  孟婆放下茶碗,微微一笑,尽显雍容华贵,“说的不错,跪下!”

  石美人捂嘴一笑,得意的摆弄摆弄自己的手。

  翠菊委屈的看着孟婆,刚要下跪,却听……

  “石美人,本宫叫你跪下!!”

  石美人没想到会这样,怔愣的看向孟婆。这一看,却把自己吓到了。

  平日里温和的贵妃,此刻眼中却尽显怒色威仪,让人觉得平日里那副温婉模样,像都是错觉一般。

  “贵妃娘娘是要我下跪?”石美人霍的站起来。

  “不然呢?”孟婆懒得多看她一眼,“来见上位宫妃,不先行礼。明知传唤,故意来迟。石美人,本宫是贵妃!”

  “我,我是因为伺候陛下……”

  “后宫哪个妃嫔,没有伺候陛下有功!?”孟婆声音提高,“石美人,你这是要拿陛下说事?那本宫不嫌麻烦,可以叫来后宫的姐妹,都来说说看,看这理,是在哪一边!”

  “你!”

  “放肆!”孟婆拍桌,“翠菊,让她跪下!”

  翠菊心下欢喜,叫来两个嬷嬷按着石美人,硬叫她跪在地上。

  “我要见陛下!”石美人挣扎着,怒视孟婆。

  孟婆眼神没有丝毫回避,嗤笑道,“你叫来谁,今日都是这个道理!本宫替陛下教教你什么叫做规矩。”

  “我,我不会放过你!”石美人没想到,平时面团似的贵妃,发起狠来这么吓人。

  “掌嘴!”孟婆下令。

  翠菊上去就给了石美人一个巴掌,攒着这么久的怒气,这一巴掌把她吃奶力气都使了出来。

  “本宫还就告诉你,不管你夜里对陛下施了什么迷魂术,不管陛下多么宠你,这规矩,你也得学。”

  石美人蓦的有些心虚,这贵妃的眼神,让她总觉得,自己做过的事情好像她已经全都知道了。

  “从今日起,你每日都来本宫这里请安,少一日,便禁足三日,这三日可就见不到陛下了,美人想好。”孟婆斜倚着,威仪却不输丝毫。

  “贵妃娘娘不觉得太苛刻了吗?”石美人气的直发抖。

  “这就叫苛刻了?那是本宫平时太放纵你,让你有了错觉吧?”孟婆一想到,就是这个蛇蝎心肠的,让小夭受了伤,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以为跪下就是学规矩?那也太便宜你了。”

  石美人有气,但现在身上有伤,贸然再用法术,怕是会伤到本元。

  她想了想,试探着施了一个魅惑之术给贵妃。

  孟婆见她眼底微微泛红光,冷笑着对视过去。

  石美人只觉这魅惑之术似是反弹了回来,倒叫自己晕头转向的难受,这是怎么回事?这魅惑之术,还是从狐族学来,连拓华都没有逃过去,怎么不灵了?

  孟婆见她迷糊的样子,知她是受了伤,估计这些日子能消停一些。

  “贵妃……”石美人有些意识不清。

  “石美人,开始吧。”翠菊来到石美人身边,笑着说道。

  这学规矩,总是要吃些苦头的……

  孟婆冷冷的看着,人善被人欺,她就是总犹豫不决,才让小夭都受了伤。来到这人间,本就是为了苍阿,现在找到了,她不求可以此生两两不弃,相伴终老,但他身边不该留的,她都要除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