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六十一章:石头做的美人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440 2020-03-04 21:18:24

  皇城的夜幕总有着些许的耐人寻味,月黑风高翻墙日,鸡飞狗跳揭瓦时。

  拓华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低头专心批阅奏折的时候,自己寝殿的屋顶瓦片已经被人揭开了。

  小夭穿着夜行衣,瞧着屋里的拓华,倒是觉得并无不妥。

  按照孟婆说的,这拓华心里念着王后绾绾,对后宫的女子向来做到彬彬有礼,绝无特别宠爱的。只是最近,孟婆总听说,后宫有个石美人,颇受拓华青睐,甚至夜宿在寝殿,怎么都觉得古怪。

  正当小夭以为一切都是虚传时,却猛然瞧见内殿走出一个女子。

  那女子轻纱覆体,神态魅人,颇有几分婀娜之姿,她端着一碗汤,递到拓华面前。

  拓华很是自然的就接过来喝了,看来早就知道这女子在。

  “陛下,您不要再看奏折了嘛,理理臣妾好不好?”

  这女子应该就是石美人了,她从拓华身后环抱住,水蛇一般的缠着拓华。

  拓华忽的放下笔,眼中的神色也看不真切,“石美人?”

  “对!就是臣妾啊。陛下,有没有想臣妾呢?”石美人直勾勾的看着拓华,半露酥肩。

  小夭瞪大眼,心里深觉,这场面闻羲和赫棋不肯来,真是白白浪费了。

  “陛下,臣妾思念你,你抱紧我好吗?”石美人的声音忽远忽近,一双眼睛透亮。

  拓华有些木讷的抱着石美人,动作僵硬,似有些古怪。

  石美人得意的笑着,微微凑过去便要亲吻拓华……

  “我的乖乖,这还好孟婆没有跟来,不然非得被气死啊。”小夭觉得自己该非礼勿视。

  正当她纠结之时,却听见那石美人尖叫着连连后退。

  拓华周身浮现龙息,腰间的龙吟扇飞出从中展开,光芒刺的石美人只得不断靠后,等待着龙吟扇平息。

  小夭一愣,这龙吟扇,按说是苍阿的东西,随着转世护在左右,应当是紧要关头危及生命才会出现,但为何会攻击那石美人?

  石美人见龙吟扇安稳,拓华也无力的倒在榻上,这才狼狈的站起身来。

  “这个破扇子,坏了我好几次的好事。”石美人目光森戾,“来人!王君有吩咐。”

  殿外的两个宫女听见传唤,急忙走进来。

  石美人坐在榻边,姿态妖娆妩媚,“凑过来些啊,怕我和王君吃了你们不成?”

  “石美人,陛下有何吩咐?”小宫女颤颤巍巍的,似是有些害怕。

  如此看来,这石美人往日在宫里的名声,也不怎么好……

  两个小宫女走了过去,伏着身子听吩咐。石美人见状,满意的站起身,走至两人面前,一手一个挑起下巴,仔细打量着。

  “石,石美人……”小宫女有些害怕。

  “真是年轻又好看,这血气想必也是极佳啊。”石美人笑着,忽然眼神一变,微微闪着红光。

  两个小宫女顿时痛苦的挣扎起来,但是已然来不及。石美人施法,已经将两人的血气吸干。

  看那两个小宫女干瘪的倒在地上,小夭吓得捂住嘴巴。

  这哪里是个美人啊?这分明是个邪妖。蓬莱之地,都是修习仙道的妖,妖界也是靠日月精华修炼的妖。

  这世间,以活人血气为滋养练邪术的,她倒是第一次见。

  “真是扫兴,还以为这次能成了呢。”石美人仍不知足,看向拓华,“哼!只有你身上的龙息,才是上佳的补品。”

  小夭单手捏决,已经准备好,若是那石美人敢对拓华做什么,她也不能顾着反噬了,必须出手。

  “瞧瞧,多好的血气啊。裟萝那个小妮子,想让我把你献给她的主子?做梦!怎么,我也要先尝尝鲜再说啊。这可是应龙啊,多么难得……”石美人笑着,眼中的贪婪都让她变得丑陋。

  小夭一惊,这石美人,竟然知道拓华的身份?她口中的裟萝,又是何人?

  石美人笑着,卧在拓华身侧,仰着面忽的瞧见房顶有些光亮,竟是有人在偷看,“谁!?”

  “遭了!”

  石美人手一挥,一道灵气便迎着小夭而来。小夭单手捏决,形成护障护在自己身前,堪堪拦下。与此同时,却感到自己体内血气翻涌,经脉似是要被扯破一样的疼。

  “这就是反噬……”她皱紧了眉,强忍着痛感撤离,“疼死老娘,那个蛇蝎美人怎么就不受反噬啊?”

  石美人见这女子竟然也非常人,神色微微一变,起身追了上来。

  小夭跑着跑着,忽的感觉面前一道风拦住了去向。石美人看着手指,漫不经心的扫一眼小夭。

  “穿着夜行衣,蒙着面,鬼鬼祟祟的可不好。”

  小夭咬牙,早知道这样,拖着也要把闻羲拖过来啊。

  石美人吸吸鼻子,满意的笑道,“嗯,不错嘛,这味道一点不逊色于应龙。看来,还有个意外收获啊。”

  话音刚落,便冲向了小夭。她本以为无疑是囊中之物了,没想到却被一个人拦下。

  那人一身红白衣袍,周身魔气狠狠弹开石美人,“滚开,别碰她!”

  石美人意外的看着他,“夙白,你怎么会在这里?”

  “主人让你把应龙交给他,可没让你多生事端。”夙白冷冷的说着,默默护在小夭身前。

  这是小夭第二次见到这名叫夙白的狐妖……

  石美人显然是有些害怕夙白的,见他护意坚决,也不好硬碰硬,“夙白,怎么,她是你瞧上的猎物?”

  夙白显然动了怒,“石美人,我一向不是个对旁人有耐心的人……”

  正当他要出手,却感到一丝庞大的灵力正在靠近。夙白晓得那人是谁,匆忙施术,消失在夜幕之中。

  石美人惊愕于夙白消失的速度,看着小夭的眼神陡然狠戾,“裟萝也好,他也好,那只臭老虎也好,一个二个都趾高气昂是吧?”

  就算她不能从夙白那里分一杯羹,也不会让他独自得意。

  “我不吃了她,残了也无妨吧?”说罢,一掌挥向了小夭,随即闪身消失。

  嗡鸣从空响起,狠狠划开那一掌的灵力。洛衡剑就这么出现在小夭面前,伴随着一丝熟悉的冷冽气息。

  “让你打探消息,竟也搞得这么狼狈?”闻羲将斗篷披在小夭身上。

  “师父?”小夭这才松下一口气。

  “走,回天师阁再细说。”闻羲冷冽的瞧了眼暗处,收回洛衡剑带着小夭离开。

  暗处,石美人收起护身的护障,虚弱的瘫倒在地。鲜血顺着她的手臂滴下,不知不觉冷汗已经浸湿了后背衣衫。

  她闪的这么快,居然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天师阁的人,到底什么来历?”

  天师阁中,闻羲抱着小夭一阵风的冲了回来。赫棋见小夭面色不好,已经熟练的将从药王那里讨来的丹药备好。

  孟婆见了也震惊,急忙走上前替小夭把脉,“反噬?”

  “什么?”赫棋一愣,“怎么这么不小心?不是说了不能在皇宫里施法吗?”

  “皇宫之中,是人间命数的气运,神族干扰极容易扰乱凡间的命数。”闻羲淡淡的说着,已经开始为小夭输内力疗伤,“倒是,让一些杂碎钻了空子。”

  “上神的意思是?”孟婆问道。

  “你说的那个石美人,是魔族的爪牙。”闻羲皱眉,“魔尊颜隅,人虽然被封印,却还是在兴风作浪。不杀之,难以太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