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六十章:可疑的女子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646 2020-03-04 21:17:59

  天师阁中,往来宾客都奉上奇珍异宝无数,恭贺弥元国的三位天师。

  在他们看来,自家王君得到高人指点,更有上苍庇佑,定是天选之子。

  还有的,就是为了算命……

  “小天师,你再帮我看看,我的姻缘在哪里啊?”女子娇羞着一张脸,伸出手给赫棋看。

  可怜的赫棋一上午已经被不知多少人痴缠,却只得耐着性子一一解说着,说些有的没的哄人开心。

  小夭在一旁清点着贺礼,一一详细的记好。这些东西,自然是不够他们这些天上来的看的,可是都是人情啊。她得一一记好,准备日后卷铺盖走人的时候,一一还回去。

  “咳咳,为何不找我师妹算呢?”赫棋说着说着,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女子父亲也是朝中大臣,说起来是深闺名女,哪里晓得赫棋会问的这么直白?

  “这……”女子羞红了脸,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

  “这当然是因为,师兄你长的好看啊。”小夭放下手中的笔,幸灾乐祸的瞧着赫棋。

  “羞死人了。”那女子被戳破了心事,甩手匆忙离开。

  赫棋傻了,以往在九重天,仙娥们都是奔着自家上神去的,他何时见过这般套路?

  小夭看他样子,笑的更是开心。蓦的,一只手递到了面前。

  俊俏的公子哥,含情脉脉的看着小夭道,“劳烦天师,给我算算姻缘。”

  “哈哈哈!”赫棋笑的前仰后伏,“叫你取笑我。”

  小夭眉角抽搐,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状,“公子还是请回吧,诸位若是来天师阁道贺的,我们一概领情了。但是,天师阁看国运,护的是天子,这些姻缘红尘之事,还是莫要叨扰的好。”

  一番话,虽然咽的人难受,但是也不好说哪里的不是,只得悻然退下。

  忙了能有一小天,好歹是把这些人都送走了,偷得一时清闲。

  小夭喝着茶水,“这群人怎么对自己以后怎么样那么好奇啊?”

  “凡人大都如此,好奇自己以后会如何,命运中是否有些注定的美好,不想自己错过罢了。”

  “赫棋,我师父呢?忙了一天也没见他,莫不是故意偷懒的吧?”

  赫棋想了想,“公子他回了神宫,好像是感到镜玄宫有异,去瞧一眼才放心。”

  “赫棋小仙官儿,这闻羲又不在,你还叫他公子作甚?”

  “规矩不可废,什么地方,就该叫什么称呼。”赫棋笑着,敲了一下小夭的头,“像你,现在该依着我们的身份,乖乖叫我一声师兄。”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闻羲连着施了好些个闪身术,冲回了镜玄宫主殿之内。

  一个捏决,打开结界,按下置物台。缪虚幻境中,玉床上的荼夭依旧安稳,没有任何异样。

  奇怪,他明明是感应到有人闯入了缪虚幻境,这才急匆匆赶了回来。这缪虚幻境,与他的神识相通,不会出错才是。

  闻羲走到守卫处,着实吓到了守卫们。

  不是说,上神在闭关吗?怎么忽然出来了?

  “本尊问你们,近来镜玄宫可有旁人进出?”

  “回上神,除了苦垣上神来过几次外,哦,再就是甯薇仙子进来过一次。不过,是怜桃仙使引着她去住处聊天解闷的,并未去别处。”

  闻羲皱眉,千算万算,倒是忘记防住一个怜桃。

  想到谁,就遇见谁。怜桃远远看见闻羲的身影,激动的走了过去。

  “上神,上神出关了吗?”怜桃羞怯的看着闻羲,“上神久久不曾现身,怜桃很是担忧。”

  “有何担忧?只要外人不进镜玄宫打扰本尊,本尊又何须担忧?”

  闻羲这话,是在指她私自带着甯薇进镜玄宫的事情。可惜,怜桃根本不领会,还以为闻羲意思是在说她不是外人。

  “上神,怜桃最近,时常思念蓬莱。想起在蓬莱的时候,常常会迎风而舞。只是,来到这九重天,就不曾跳起过,不免生疏了许多。素闻上神是个风雅之人,不知怜桃是否有幸,能够让上神指点一二。”怜桃娇羞的垂着头。

  闻羲算算时辰,也该回去了,“本尊和小夭在凡间的事情还未解决,以后再说吧。不过,怜桃仙使若是真的思念蓬莱,随时可以回去。”

  说罢,头也不回的施展着闪身术就离开了。

  怜桃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他竟是,连一刻都不允她。

  就为了小夭?

  “我到底,是哪里比不上那只蠢狐狸?”她不甘心,眼中的泪打着转转。

  在蓬莱也好,在神界也罢,所有人都看不见她。是不是,只要没了小夭,大家就都能注意到她……

  怜桃猛然回过神,“怜桃你在想什么啊?你可是修仙的桃枝儿,千万不能自毁仙途。”

  凡间的天师阁里,小夭正在观望着外面。

  “看什么呢?莫不是在等着公子回来?”赫棋见她痴痴的模样,有些好笑。

  “赫棋,你来看看。这天师阁,地势很高,更是拔地而起,皇城的景象一览无余,当真有几分尽揽天下的感觉。”

  “你才来凡间多久啊,就喜欢上这里了?怎么,镜玄宫的景色不美吗?”

  “你莫要唬我,我去过翘芸和白虎的住处,也常去苦垣那里做客。整个神界,最冷清的怕就是镜玄宫了。”小夭笑着,“也难为了师父,一直待在那冷冰冰的地方,怪不得整个人都不近人情,冷冰冰的。”

  “为师怎么?”

  小夭吓得回身,就看见闻羲,“师父你回来了?徒儿方才还和赫棋说,担心我们都不在,镜玄宫冷冰冰的,您会不会觉得孤单?”

  “……”赫棋挑眉,真是被小夭这随口的瞎话惊住了。

  “镜玄宫没有你这泼皮性子的人,不知清净多少。”

  小夭挑眉,开心的说着,“我就说嘛,果然师父也觉得,镜玄宫没有我,实在冷清无趣。”

  “……”赫棋再次被小夭这不要脸的精神感动。

  “贵妃娘娘到!”

  “是孟孟来了!”小夭顿时精神了许多。

  孟婆身着华服,妆容端丽,着实令人眼前一亮。小夭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孟婆有着难得的美人骨。当时那么落魄的神情,也不输几分妖娆,如今点缀一番,更显尊贵。

  “孟孟你这打扮,倒是很像是个公主。”小夭笑着,拉她过来坐。

  孟婆打量四周没有外人,这才卸下自己的伪装,整个人愁苦起来,“唉!像个公主,到底也是比不过那个绾绾,是一个真的公主。”

  “怎么了?拓华待你不好?”小夭皱眉。

  “他对我以礼相待,没有半分逾越,真是规矩的不能再规矩了。”孟婆苦笑着。

  她本以为,来到他的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却发现到底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我本想着,来到他的身边,看着他好,我也会好过。但是我发现,他那颗心,全都给了王后,后宫女子众多,还都是官家女子,竟也不曾让他留恋。”

  “拓华在百姓眼中,是个好帝王。”闻羲说着,喝着茶,“在后宫女子眼中,是个合格的夫君。”

  “是啊,他做的什么都很好。尊卑有序,一碗水端平。但,他这样无可挑剔的对每个人都好,原是因为他的心都给了已故的王后,其他人,在他眼中不过浮萍。”

  她白日里,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合格的贵妃。这些年等待而得不到回应的苦,也只有关起门来自己知道。

  “我也在想,是不是我奢求过多?若是我不曾来人间,他一样很好,现在我来了,也是没有变化。”

  “那你想跟我们回去了?”小夭不觉得她是个轻言放弃的人。

  “不,起码,让我保护他这一世的平安。”孟婆想了想,“这也是我这次来找你们的原因。”

  “可是拓华有了危险?”闻羲似是早已料到般。

  “的确,我发现他身边有个女子,极为可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