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五十九章:闻羲的秘密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426 2020-03-02 21:15:51

  “什么?那个甯薇又来了?”怜桃听着仙娥说这些,气的不行,“还不快快轰走?”

  一想起那天的事情,怜桃还心有余悸。那个甯薇,就是个疯子,小夭被咬住了不说,连累的她也差点没命。

  只是,小夭着实奇怪。她写了封信送回蓬莱,把那天小夭的情况说了一下,奇怪的是,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回信……

  “怜桃仙使,您这可是在难为我们啊,甯薇仙子那么尊贵,我们哪敢?”

  “你们!”怜桃看着她们,“你们胆子怎么这么小啊?这里是镜玄宫啊,你们连轰个人都做不到吗?”

  “要轰,你自己去轰吧!”说完,小仙娥们都往外走去。

  “瞧她那德行!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也不看上神根本不搭理她。”

  “行了,好歹也是蓬莱的仙使。”

  “蓬莱的怎么了?小夭仙使都没像她那样趾高气昂的使唤我们,难怪上神不理她。”

  “好啦!少说两句吧……”

  小仙娥们的闲言碎语怜桃听的一清二楚,她气得将茶碗摔出门外。

  “滚!再胡说,我就让上神把你们都扔到下界去!”

  她坐下,越想越气不过。想到甯薇还在镜玄宫的门口,她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思及此处,她怒气冲冲的往镜玄宫门走去。

  “我自己去轰!”

  镜玄宫外,甯薇已经等候多时了,看见怜桃怒气冲冲的出来,笑着走了过去。

  怜桃一看见她,又想起那天的事情,吓得后退几步,“你,你来这里干什么?镜玄宫不欢迎你!”

  “哎哟!怜桃仙使这是做什么?我可是特意为了那天的事情前来赔罪的。”甯薇一身锦衣,气度不凡。

  相较于怜桃的鲁莽,她更是端庄娴雅的模样,比出去一大截。

  “赔罪?不需要,你赶紧走!”

  “怜桃妹妹,这是我特意选的霓裳舞衣,听闻你在蓬莱时就跳舞一绝,如今到了神界也莫要生疏啊。正好,当我赔罪了。何况,原本我也不是想针对你,我最看不过去的,还是小夭。”

  怜桃看着那舞衣,只露出一角就已经是华丽万分,当下有些动摇。

  “我不怪你也行,但是你也不要想着进镜玄宫,闻羲他不喜欢你进来。”

  甯薇强忍着怒气,“怎么可能?闻羲不是带着小夭去人间游玩了吗?他不在宫里,怜桃妹妹这是听了谁说的啊?”

  “不在宫里?你胡说!”怜桃皱眉,“他们下凡去玩,怎么会不带上我?”

  甯薇心底暗笑,看来这个怜桃的确一概不知,那就好办了,“妹妹啊,看来闻羲对小夭可比对你好很多啊。难为你在这镜玄宫无依无靠的,那小夭也不为你做点什么。”

  “你,你休要胡说。”

  “我可没有胡说,你想想,为什么你住偏远的殿里,而小夭就可以挨着闻羲的主殿居住?再想想,闻羲他教过你什么?那小夭,下凡都不告诉你一声。怜桃妹妹,同是蓬莱仙使,你这待遇未免寒酸了些吧。”

  “你!你走!”怜桃不想听。

  “怜桃妹妹,闻羲他一向是个一碗水端平的人,为何独独不待见你呢?你还替小夭想着,却不知,她是怎么在闻羲面前说你的呢?”

  “小夭她,她不过是个小灵狐……”

  “怜桃妹妹,别忘了狐族擅魅。她那天可是出够了风头,闻羲对她另眼相看啊。可怜你蒙在鼓里,怕是都不知道她有那么大本事吧?”

  “的确,她从未告诉过我。”

  “……”甯薇本来想着这怜桃要是知道些什么,还快些,但这样也不妨事,“是吧?可见她并未对你交心啊。”

  “你说这些干什么?”怜桃声音没了底气。

  “我也不是想挑拨你们的关系,毕竟你们都来自蓬莱。只是,我素来看不惯她那样的人,不想你被她挤的永无出头之日啊。”

  “呵,在蓬莱就是这样。灵芝婆婆和公子,都向着她……”

  “是吧!这么看来,她是个只懂得顾自己的人啊。你若想在闻羲面前立足,可要学会自己争取了。”

  “怎么争取?”

  “我可以教你啊。”甯薇笑着过去,拉住了她的手,“我与闻羲相识数万年,自是了解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可以帮你啊。”

  “你真的能帮我?”怜桃燃起一线希望。

  她从不是个甘心落人后的,偏偏从来都比不过小夭。她嫉妒小夭,有着好的姿色,所有人的宠爱。

  “当然,我们进去细说。”

  “好!”怜桃决定为自己争取一下,只要能得到闻羲青睐,就能扬眉吐气。

  “怜桃仙使,上神吩咐不让别人进来。”守卫有些为难。

  “甯薇仙子是我的朋友,只待一会儿就走。而且,上神只是吩咐不让外人打扰他,可我们又不去找他。让开!”

  “这……”守卫无奈,只得放进来。

  甯薇进了镜玄宫,心里得意起来。果然,钟云夫说的没有错,这个怜桃是个可用的。

  只要进得了镜玄宫,就总有些蛛丝马迹可以找到。

  甯薇同着怜桃到她的住处,跟她说着有的没的。

  “怜桃妹妹,闻羲是个素爱风雅之人,你这舞堪称一绝,细心练着,只要有机会表现,定会博得青睐。”

  “真的吗?”怜桃心下大悦。

  “自然,这样吧,你也许久未跳了,就先好好练着,改天我再来指点一二。”

  “好,多谢甯薇姐姐,我送送你吧。”

  甯薇一愣,心下嫌弃又不好表示,“哦,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你抓紧时间练习吧。”

  “好。”

  甯薇得空,四下转悠着,发现这镜玄宫只是外面看得严,进来之后反倒没有什么人管着了。

  赫棋,小夭和闻羲都下凡去了,主殿此时进来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甯薇打量着周遭,仔细翻看着闻羲案上的东西,却发现并无特别之处。她四下找着,一个没站稳险些摔倒,还好及时扶住了置物台。

  置物台上,洛衡剑忽然躁动,发出一道光弹开了甯薇。

  甯薇吃痛,扫了一眼置物台,“这置物台上,怎么会有结界?”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运着灵力缓缓打开那道结界。置物台旋转着,伴随着轰隆一声,闻羲常坐位置后的那道墙竟然从中打开了。

  这机关设置的精巧,平日里就算是站在这里,都不会发现异样。

  她壮了壮胆子,缓缓走进去。刚一进去,就感到了刺骨的寒冷,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冻住一般。

  甯薇施法,护住自己的心脉,猛然看见中央有一个玉床。

  她走近一看,赫然屏住了呼吸,震惊的看着那玉床上的人。

  这女子一身白衣,惨白着一张脸,却依旧掩盖不住的美丽。她周身附着强大的灵力,让人难以靠近。

  甯薇吃惊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与玉床上的女子,除了额头的印记之外,同小夭一般无二。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甯薇震惊的不知该怎么办。

  她运着灵力,想要打探一下这个女子。刹那间,床头的混元珠忽然光芒大作,形成一个护障,将她狠狠震开。

  甯薇口吐鲜血,知道这里就是闻羲一直藏着的秘密。只是,再待下去也没别的益处,她只好擦掉血迹,掩盖住留下的痕迹先行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