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五十七章:无效的孟婆汤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796 2020-02-29 22:59:50

  客栈中,闻羲已经脸色沉的不能再沉。找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不见她的人影。

  “公子,还是没找到。”赫棋都没有勇气说下去了。

  “是不是,甯薇。”闻羲不知为何,思及此处,竟有些莫名的害怕。

  “甯薇?她又来了啊?”小夭刚一进客栈门就听见这个名字,吓得一哆嗦。

  孟婆长舒了一口气,“你去了哪里啊?你再不回来,他都要杀人了。”

  “哈?”小夭看了看闻羲,“师父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闻羲叹气,真是哭笑不得,“酥烙呢?”

  “哦,在这里。”小夭乖乖的递了过去,“他家真的太受欢迎了,排了那么长的队,费了我好些时辰。”

  “那么爱吃,回镜玄宫叫人学来就是。”闻羲淡淡的说着。

  “师父,这不一样。这可是人间的美味,九重天那么冷冰冰的地方,学不到精髓的。”小夭一边吃一边说着。

  她并没有打算将那只九尾狐的事情告诉闻羲,荼夭古神就是因为魔尊才闭关这么多年,闻羲定是恨极了魔族。若是让他知道,有个浑身魔气的九尾狐,他指不定要对人家做什么呢。

  闻羲见她一直吃,默默将赫棋那份中的一半抢了过来,摆在她面前。

  赫棋眨眨眼,委屈但不说,不是不说,是不能说啊……

  “这么爱吃?”闻羲挑眉问道。

  “啊?”小夭回过神,“哦哦哦,对啊!在蓬莱都没吃过这么好吃酥烙呢,哈哈!”

  闻羲看她吃的开心,都忘记了要追问她去哪里的事情。

  “请问,这酥烙是在哪里买的?”一个人凑到了他们在的桌旁,盯着那酥烙问道。

  孟婆一笑,“小夭姑娘买的酥烙果然是精品,都有人寻着味道过来了。”

  她调笑着,转身一看,登时脑袋轰鸣,整个人都傻掉了。

  连小夭都有点懵,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拓,拓……”

  闻羲眼疾手快,将一块酥烙塞进小夭嘴里,不让她戳破。

  没错,这个寻着味道来到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弥元国王君拓华,也就是应龙苍阿。

  孟婆吓得站起身,又不小心绊倒了凳子,扶住凳子又磕到了桌子,稳住桌子碟子又掉在地上,乒乒乓乓的闹出不少动静。

  拓华收起扇子,伸手扶住孟婆,微微一笑,“姑娘这是怎么了?朕,呃,真是在下吓到姑娘了?”

  “没,没有。”孟婆都有些结巴了,“你你你你你,我……”

  “嗯?”拓华看着她,展开扇子,“若是不介意,在下可就坐下了。”

  “不,不介意。”孟婆看着他手中的扇子,眼眶一红。

  那把扇子,她再熟悉不过,正是苍阿的法器,龙吟扇。这个人,果然就是苍阿。

  “在下也是听人说,这附近有一家酥烙是一绝,有些贪吃,这才寻了来。正巧,就看见你们这里有,真是叨扰了。”

  “哪里哪里,我们这里很多,你坐下跟我们一起吃啊。”小夭说着,将赫棋那份的另一半也拿了过来,推在拓华面前。

  “……”赫棋现在很想掀桌子,但神仙的修养告诉他,不能。

  “多谢多谢。”拓华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小夭,“姑娘……”

  “嗯?”小夭眨眨眼,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闻羲眯起眼,看着拓华的眼神,陡然不那么友好了,微微坐近小夭一些,将一块酥烙又塞进她嘴里,“再吃一块。”

  “唔,我吃的够多了,吃不下了。”小夭鼓囊着嘴,不知道闻羲又发的什么疯。

  赫棋可是知道为什么,自家上神本就是个护短的人,又将小夭放在心尖儿上宠着。这拓华一来,就盯着小夭不放,连他都有些想挡住小夭了。

  “姑娘你,看起来格外眼熟。”拓华说道。

  “一见如故?”小夭挑眉。

  “对!”

  “似曾相识?”小夭又问道。

  “没错!”

  “是不是还有一种,好像认识了很久的感觉。”小夭笑嘻嘻的又问着。

  “对对对!”拓华笑道。

  小夭也笑的灿烂,“你说的好像我们在茶楼听到的戏本子啊,哈哈!”

  众人扶额,压根多余担心。虽然小夭长的好看,但无奈是个没有这根筋的人。

  拓华一愣,“姑娘误会了,我是真的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姑娘。在下,没有那个意思。”

  闻羲心中了然,这苍阿虽然投胎做了人间的皇帝,可是骨子里还是苍阿,与荼夭数万年的交情,又岂是轻易可以消除的?

  “说句实在的,在下觉得看这位姑娘也有很亲切的感觉。”拓华看向孟婆。

  “我?”孟婆顿时紧张起来,一张脸都红了。

  “姑娘叫什么?”拓华问着。

  “我叫,叫……”孟婆哪里有凡间的名字啊,无奈她只好编,“孟孟。”

  “噗!”赫棋一口茶喷了出来,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小夭眉角抽搐,低声对闻羲说,“师父,您觉不觉得这名字有点随意?”

  “的确,很像一个人。”闻羲忽而就想到了,当初荼夭也是这样,上了九重天假扮仙娥,问及名字,也是胡编了一个小夭。

  “呃,孟姑娘,在下阿拓,幸会幸会。”

  “噗!”赫棋刚缓过来又一口茶喷了出来。

  这胡编名字,真是一个比一个随意。赫棋深深觉得,自己作为神仙的修养,见了鬼……

  几人聊到了黄昏,都未觉厌倦。正像是多年相识的老友一般,说话投机,侃侃而谈。

  缘分这个东西,是个奇妙的存在。明明几人各自有着不一样的身份,不一样的命格,在错误的时间偶然重聚,竟然也能够投机。

  “天色不早了,在下还得回宫,哦,回家。”拓华站起来拜别,“改日若是有缘,定要再喝上几杯。”

  “你要走了吗?”孟婆焦急的站起来。

  这短短的一日,又怎能抵过她七千年的思念?

  “是啊孟姑娘,晚些回去,怕是有人会着急了。”

  “那,又何时才能再见呢?”孟婆不舍。

  “有缘,有缘自会相见。”拓华没办法承诺什么。他是帝王,怎能经常出宫四处游玩呢?

  “没关系,我等了这么久,再等片刻也无妨。”孟婆说着,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转身飞快地上了阁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拓华不知何故,“孟姑娘怎么了?是在下哪里说的不对?”

  小夭叹气,“没什么,她是个傻姑娘,觉得和你投缘,就分外不舍。”

  “在下也不舍,但实在是……”

  “知道了知道了,你去吧!若是有缘,定会再见。若是无缘,那就创造缘分也要见。”小夭说着,转身上楼去寻孟婆。

  相处这段日子,她深知孟婆不似初见那般刚烈妖娆,她内心脆弱,又孤独。现在好不容易见了想见的人,又怎会轻易饶过自己呢?

  只怕是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了。

  “他走了。”小夭进房,看见孟婆坐在窗边发呆。

  “小夭你知道吗?其实我以前熬的汤,难喝到整个鬼界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喝我的汤,往来的鬼魂,都是被我硬灌下去的。”

  “啊?你的汤不是一绝吗?教我的灵芝婆婆都赞不绝口的。”

  “那是后来,他离开了,我太想他。”孟婆说着说着,眼泪怎么也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从前在鬼界的时候,他很粘着我的,我一开始不明白,就只想着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做什么事情,他都要看着。再后来,我知道他留在鬼界,是为了在奈何桥畔等一个姑娘,我又觉得,他很可恶,因着他这特别,都只是因为我和那姑娘像。”

  “你讨厌他?”

  “我该讨厌他的,一直到七千年前极渊一战的时候,我都讨厌他!可当他把麟龙玉给我的时候,当他化形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不知不觉,已经将他刻在了骨子里,那么担心他,那么想他。真是矫情,他在的时候,我从来没觉到他的好,非要人不在了,我才傻傻的后悔。”

  孟婆一直说,小夭便一直听着。看她泪一把,笑一下,既像是痛苦,又像是甜蜜的样子。

  孟婆望君不知期,惟怨黄汤不成意。

  她不止一次,喝下黄汤,想要忘掉这段本不该属于她的缘分。却只能在每每喝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孟婆,能渡鬼魂无数,却唯独渡不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