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五十六章:偶遇一只狐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3128 2020-02-29 22:53:37

  客栈里面的气氛,明显有些僵硬。

  孟婆自打茶楼处,听了闻羲的一席话,整个人都阴郁起来。

  小夭从孟婆房间出来,关上门,正好看见赫棋。

  “怎么样了?”赫棋问道。

  “赫棋小仙官儿,你说为何孟婆非凡人,却和凡人一样用情至深呢?”小夭实在想不通,“我在蓬莱的时候,玉笙晚总是会讲一下凡间的戏文,可灵芝婆婆却说,那些都是假的。如今看来,苍阿和孟婆又哪里逊色那些戏文了?”

  “苦垣上神曾经说过,凡人有凡人的好,神仙有神仙的妙。凡人最重七情六欲,为之所困而度过一生。但,神仙岁月悠长,却未必能像凡人那样,轻而易举的感受到这些情感。”

  “苦垣还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倒是难为他了。”小夭想到这话是从苦垣嘴里说出来的,就觉得有趣。

  “确实是他说的,他还说,这是六界的平衡,也是出于公平。”

  “此话怎讲?”

  “凡人擅长这些,倒生出了许多妄念执着,有些人看不破便因此丧命也是有的。而神仙虽然不大懂得这些,可一旦参悟其中机缘,便是一发不可收拾。因着活得长久,事情又少,所以只会顾着那情,倒是更为执着受困,漫长仙途都将在此中度过,也是可怜。苦垣上神说,大抵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神仙动情的少。因为……”

  “一旦动了一颗真心,便无法摆脱,且漫长煎熬。”小夭明白了,却也像是不明白,“若是,两人都岁月悠长,又相互爱慕,定是四海八荒都难得的幸运了吧。”

  “可能是吧。”

  小夭多少理解起来困难,却也知道孟婆现在就是爱慕而不得。

  “都怪师父,明知道这事情不好,还非要当着孟婆面说出来。现在好了,她受了打击,从回来到现在都一整天了,一句话都没说。”

  “怎的怪我了?”

  闻羲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这次却没吓到小夭。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知道就知道呗,你大可以偷偷告诉我和赫棋仙官儿,何必伤孟婆的心呢?她为了苍阿,什么都不顾了,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真是不值。”小夭越说越觉气愤。

  “她已然是见到了苍阿,难道我不告诉她,她自己不会查?”闻羲对此并无任何愧疚,“她费力查清楚之后,也是一样要伤心的。”

  小夭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却下意识觉得结局不该是这样才对。

  孟婆为了苍阿与魔尊做交易,根本就是不顾自己的安危。一个人要对另一个人有多大的爱意,才能将生命都置之度外?

  “无需想太多,我们只需等她一个回答。”闻羲看不惯她心事重重的模样。

  “什么回答?”小夭愈发不明白了。

  “既然她知道了来龙去脉,总要做一个决断的。鬼界的交易,导致魔尊提早复苏,险些酿成大祸。这些,不管她找与找不到,都是要负责的。”闻羲说的清楚。

  小夭气的不行,“那你又何必带她来找苍阿?就为了让她清醒过来?为了让她伤心?”

  闻羲没想到她会这么激动,“我……”

  “算了,我也相信师父不是这样的人。是我,太激动了。”小夭只是想要一个说法,想给孟婆一个公道。

  但是她发现,若是没有闻羲,可能连苍阿的衣角都寻不到。自己这样的没用,又怎能怪得了旁人?若是她能够强大一些,就会帮得上忙了。

  闻羲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却恍惚看见她额际的花菱似乎有了一瞬的闪烁。

  他伸手抚上她的额头,将她躁动不安的情绪安抚下,“我来人界,并不是为了帮孟婆。”

  若不是甯薇对她下手,他是不会下凡的。若不是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让他放不下心,他是不会离开镜玄宫,趟这趟浑水的。

  “原来是这样啊……”

  小夭眨眨眼,心想闻羲定是为了不归居的那位古神吧。也对,苍阿是荼夭古神的助力,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的人。在闻羲心里,事关荼夭绝无小事。

  她越发的好奇,那该是一个怎样的神,能够让闻羲这样的人都倾注真心?

  “师父,你是如何知道苍阿在人界当了皇帝?还那么清楚他身上发生的事情,难道你早就知道……”

  “你忘了为师是做什么的了吗?区区命格,查一下又有何难?”闻羲挑眉,表情十分得意。

  “对哦,师父您老人家成天无所事事的,我都忘记了你还是司命上神呢。”

  赫棋噗嗤笑出声来,感受到闻羲的视线堪堪忍住。闻羲的脸一下子就黑了,看着面前古灵精怪显然欠收拾的某夭,刚要开口。

  “师父,我饿了。我记得店小二说过,有一家酥烙特别好吃,我去买来。”

  趁着闻羲没有发火,跑路才是上计。

  一溜烟的跑出了客栈,来到热热闹闹的大路上。看着这里的人,恬静安逸,凭着一技之长谋生。

  小夭忽的觉得人间格外有趣,不同于其他各界的生活。

  以前在蓬莱,从未仔细看过这片人间,倒是总听玉笙晚说起这些,却始终不如一见。

  “哎呀!”小夭揉着手臂,看着从身边飞快跑过去的人。

  怎么看,怎么像刚刚想到的玉笙晚……

  “玉笙晚!”她喊着,那人却不回头。

  无奈,她只得追上去一探究竟了。跟着跟着,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她快一些,那人就更快一些。她追的远了,那人又好像是在等她。

  小夭站定步子,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远离人群喧闹之地。

  “你引我来所谓何意?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假扮成玉笙晚的模样?”

  那人回过身,却在回身的同时,周遭气息一变,转过头来时,已然换了一副样子。

  “魔族?”小夭皱紧了眉,心想自己还是大意了,不该追出这么远。

  这人长得极为好看,比很多女子还要美,一身红白衣袍,衬着他肌肤白皙,妖异俊美。

  小夭一瞬竟然有些失神,忽的灵台一清,警惕的亮出了剑。

  “温何?怎么成了剑?”那人轻喃着。

  “你认识温何剑?那你是认识我师父了?”小夭更为警惕,若是自己被他挟持,可是给闻羲添了个大大的麻烦。

  “顾子瑜么?”那人笑了,透着几分凄美,“不对,该是闻羲才对。”

  小夭觉得脑袋晕乎乎的,看他样子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心跳都乱了一拍,“不好!”

  她赶紧用温何刺破了自己,保持神志清醒。

  “看来,没白活这七千年。”他又笑了,眼底的柔色令人疑惑。

  “你刚刚,施展的是狐族的魅术,你是狐族人?”小夭释放灵识,却感受不到他的真身,更是焦急。

  这代表着,这人的修为远在她之上。

  忽然,他周身迸发出一股强大的魔息。他像是很痛苦,半跪下身子,挣扎着。

  “你,你怎么了?”

  “别过来!”他忽然大喊着,眼中猩红的,满是杀意。

  她吓了一跳,一动不敢动。不过见他越来越痛苦,还是忍不住靠近了。

  “灵芝婆婆教过我一招,可以让人灵台清醒,你不要动。”她说着,缓缓施展术法。

  那人很快稳定住魔息,刚刚杀气也不见了,似乎一切都是错觉一般。

  “你叫小夭?”他问着。

  “问别人名字之前,该先告诉别人你叫什么。”

  “我都说出来了你的名字,又何必再告诉你我的名字?”他笑了,样子竟透着几分惬意。

  “你为何引我前来?”

  他一愣,忽的伸手拉住了她的手,“为了见你一眼,我默默的看了你很多年,从没奢望过有今日,能够站在你面前。”

  “什么?”小夭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哈哈!”他大笑起来,“在人界说书的那里听来的情话,倒是很有趣。”

  “……”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额头上,“我来告诉你,我是什么,你不要怕我。”

  还没等小夭说什么,却猛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那层白光,极为耀眼,而白光之后是……

  “九尾妖狐。”小夭震惊的抽回手。“你和我竟是同族,而且已然修行至九尾。”

  “算算日子,还有两千年,你也可以长到九条尾巴了。你的天姿果然很好,想必到时候的雷劫,也不成问题。”他说着,眼中分不清是苦涩还是什么。

  “他在你身边,你早晚是要回来的。待到你回来的时候,莫要恨我才好。”

  他说着说着,竟然流泪了!小夭惊的不知该怎么办好,天知道她多害怕有人哭。

  “你,你个大男人怎么说哭就哭啊?”

  “我见到你,太高兴了。”他笑中含着泪,倒叫人心疼,“我该走了,闻羲寻不到你,该着急了。”

  “你,你到底是谁啊?”小夭急切的问着,却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那么想知道。

  他站定身形,周身的魔气吞噬着他,层层的血腥让人难受。

  这个人,该是手上沾染了无数血腥才对。可不知怎么,她不怕他,也不躲他,更奇怪的是,莫名很想关心他……

  “我这样的人……”他刚想说,不想脏了她的耳朵。

  目光触及她的担忧和执着,鼻子一酸,故作潇洒的转身离开。

  层雾之中,她没有看清他最后的神情。却听见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声音。

  “夙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