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四十四章:重逢蓬莱小妖仙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3472 2020-02-16 22:46:10

  镜玄宫中凌霜花常年高挂枝头,亭中女子身着鹅黄锦服,一双眸子流转着柔情。

  “仙子,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赫棋仙官说了,闻羲上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忙完呢!”一旁的仙娥见她等了这么久,不由劝道。

  “再多嘴,就让你也去下界仙山历练去!”甯薇本就等的心烦,听她这话,只觉是闻羲故意躲着她,更是不悦。

  “仙子恕罪!”

  甯薇瞧着镜玄宫大殿走出一个人,赶紧呵斥道,“还不赶紧起来,这幅可怜样子,是要让上神为你说情吗?”

  那小仙娥吓得赶紧起身,退在一旁不敢言语。

  赫棋看了眼自己身后那位冷面神,微微叹气,走上前道,“仙子莫要使威风,我家上神也不是有闲心为旁人说情的。”

  甯薇脸色一红,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已经被全数听去,“甯薇见过上神,上神莫要误会,这小仙娥胆识过小,不成体面。甯薇,是怕她扰了镜玄宫的清净。”

  赫棋心里翻白眼,也不好多说。因为他知道,自家上神是个不饶人情面的,定不会由着她的说辞。

  “既知本尊喜欢清净,甯薇仙子还来这里做什么?”

  果然,虽说赫棋也不喜欢这甯薇仙子,也不由同情这位仙子。闻羲的毒舌,可是能把暗恋他三百年的仙娥说哭,自己逃到仙山去的。

  甯薇皱眉,眼看着便要梨花带雨。却见闻羲有些头痛模样的揉了揉太阳穴,顿时不敢造次,憋回了自己的眼泪。

  “上神,甯薇不是有意打扰上神清净。只是千年一会此番准备,神帝陛下全权交给了我,我资质尚浅,不懂的地方实在太多,这才想着来请教上神一二。”

  “你何时见本尊操办过千年一会?”闻羲说着,面色闪过一丝不耐烦。

  “上神,甯薇听神帝陛下的意思,格外看重这次的千年一会。神帝陛下,有意在这次的千年一会上,为翘芸公主寻一良配,实在马虎不得。而且,小仙听钟云夫说,这次千年一会,还要说一下您和不归居那位的事情。”甯薇小心翼翼的看着闻羲脸色说道。

  “帝姬寻了千年夫婿,神帝干预不成的。倒是本尊与古神,又如何了?”闻羲挑眉。

  “小仙听说,神帝苦于古神七千年不曾现世,心疼上神守着婚约这许久。想要,取消这婚约。”

  闻羲冷笑,“当初赐婚的是他,如今要悔婚的也是他了么?真当本尊和不归居,都是任人摆布的了?”

  “上神,甯薇不得多说一句。那古神避世这般之久,想来什么伤也该养好了。她定是不欢喜这婚约,故意躲着。上神又何必为了一个没有心的,等这七千年?”

  “七千年,很久?”闻羲反问。

  甯薇给自己鼓气,咬了咬唇,“上神,为何不肯瞧瞧在身边的人呢?换成甯薇,断不会让上神苦等啊。”

  说罢,甯薇伸手便要从后抱住闻羲。正当赫棋感叹今日甯薇的胆大时,只见自家上神已寒着一张脸,震开了甯薇。

  甯薇只觉一股灵力将自己狠狠弹开,正要撞到墙上时,被人拦腰稳住。

  苦垣收回扶住甯薇的手,看着这惊险的一幕,不知发生了什么。但见闻羲那黑着的脸,多少猜到了一二。

  “神帝赐婚,意在让神界与不归居交好。你这举动,若说成是存心捣毁古神姻缘也不为过。按照神界律令,怕是甯薇仙子才会成为那个下仙山历练的仙了吧?”闻羲说着,已然有了怒色。

  甯薇吓得脸一白,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转身跑着离开了。

  苦垣看着这精彩的一幕,“啧啧啧!七千年,你这吓人的本事真是更上境界啊。”

  “赫棋,以后闲杂人等不需通报。”闻羲说着,转而看向苦垣,“你来干什么?”

  “这不是神帝陛下重视这次的千年一会,让我跟着操办吗?神帝也确实想给翘芸找个合适的郎君,正巧这次蓬莱仙境第一次来参加千年一会。神帝听闻,那蓬莱岛主的儿子玉笙晚才貌卓越,在年轻一辈也算是翘楚,自是有心撮合。”

  “说重点。”

  苦垣嬉皮笑脸的凑上去,“我听人说,那玉笙晚最喜欢狐狸圆毛。又听人说,你这宫里有妖王进奉的灵狐玉盏,是用狐狸身上最柔软的毛作玉盏陪衬,想来那岛主儿子没道理不喜欢。你又不稀罕这些物件,摆着也是摆着,不如……”

  “让赫棋带你去取。”闻羲的确对这些物件没兴趣。

  “多谢多谢啊!”苦垣乐开了花。

  闻羲看他那样一阵无语,正准备进大殿休息,却感到灵台一阵波动。他皱紧了眉,掐指一算,竟是有人靠近不归居,一个闪身就冲出了九重天……

  不归居处,一个粉衣女子正兴奋的跺着脚,“可以啊小夭,你居然真的能打开这结界!”

  施法的紫衣女子挑眉,一双魅人的眸子见结界松动,闪过一丝光亮,“怜桃,这到底是哪位尊者的住所啊?结界如此缜密特别,比起蓬莱仙境的结界有挑战多了。”

  怜桃听她问,干笑道,“啊,这是不归居的结界……”

  “什么!?”小夭心头一惊,赶紧收手,倒被那结界反弹退后,额际的花印也显现出来,透着几分妖异。

  “小夭!小夭你没事吧?”怜桃吓了一跳,看她无碍才放下颗心。

  “我有事!”她皱了皱漂亮的小鼻子,“这可是神界的禁地,你居然让我破掉结界?回头,玉笙晚那小子定要唠叨不停。”

  怜桃见她生气,拉住她的衣袖,“小夭,我就是好奇这不归居到底什么样子嘛!听说这里可住着世间唯一的古神,我想偷偷看一眼嘛!都说神界的闻羲上神痴情古神七千年,你都不好奇这是怎样的女子吗?你说,她能有我好看吗?”

  小夭微微叹气,“她比你好不好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若是我们两个被神界的人发现了,玉笙晚肯定会让我们不好看。”

  “哎呀!这不是还有你吗?”怜桃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你可是灵芝婆婆手下最得宠的小狐狸,不像我只是个小桃枝儿。要不是你当年倚着我睡觉被公子瞧见,我们也不会被带回蓬莱仙境修习仙道。虽说后来我修炼的样貌比你美,可到底还是你最得公子和灵芝婆婆的宠不是?”

  “那你可知,当初玉笙晚那小子带我回蓬莱,是要把我驯成坐骑的?”小夭想想还来气。

  “啊?你这么可怜啊?”怜桃这么一想,还是觉得自己好一些。

  “要不是我当时颇有几分胆识,狠狠咬了他的手腕。我估计就不是个小妖仙了,而是个坐骑。”

  “我现在把你驯成个坐骑如何啊?”

  幽幽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出,吓得小夭心差点跳出嗓子眼。她回头就看见玉笙晚那张被气到憋红的脸,硬着头皮道,“我说我和怜桃是迷路了,你,信吗?”

  玉笙晚皮笑肉不笑,“我说我也迷路了,恰巧迷到了这里,恰巧看见你俩在这破结界,你信吗?”

  “公子,我是陪着小夭来的,不关我的事啊!”怜桃赶紧解释道。

  小夭瞪大眼睛,深觉自己交了个损友。

  玉笙晚无奈的叹气,“你是要坑惨我啊?爹爹让我代表蓬莱参加千年一会,你好歹也是个仙使,居然闯神界的禁地?你可知那闻羲是出了名的不好惹,能把你扒了皮做大衣的!”

  她瑟缩了下脑袋,“你我兄弟一场,万一我不幸遇难,你可得救我啊!”

  “现在知道害怕了?”玉笙晚颇为无奈,看她额际花印显现,微微皱眉,“不是隐去了你这花菱了吗?怎么又显现出来了?”

  当初捡她的时候,她额头上就有这花菱。蓬莱仙境里不论真身是妖是仙,一律修习仙道,颇有威望。可族中长老怎么看,也没看出她这花菱是什么。只知,不是生来带的,该是什么附在额头上。无奈,怕她惹了祸事,只得外出时都为她隐去。

  “是吗?可能这结界太厉害,反噬的时候震开了术法吧?”

  玉笙晚为她隐去花菱,“你们两个不许再乱跑,眼看到了神界,闯了祸,我也保不住你们两个,知道吗?”

  “是,公子!就知道你最疼我,哦,我们了。”怜桃开心的说着。

  正当他们要离开这里,小夭却忽然感到气场波动。她赶紧将怜桃和玉笙晚拦在身后,凝视着那庞大灵力的来源。

  清冷的声音,凛然从四方而来,“何人造次不归居?”

  玉笙晚见来者一身玄衣暗纹,内着紫衬。醇厚灵力,配着这张冷冰冰的脸。他忽的想到什么,脸色一白,赶紧拘礼,“蓬莱岛玉笙晚,见过闻羲上神。”

  小夭看过去,那人长得十分好看,偏生气场震的人不敢靠近,不怒自威的神情像极了地狱修罗,怎的也与神界上神无法关联起来。

  “好,好帅!”怜桃的关注,全在那一张脸上了。

  听是蓬莱的人,闻羲神色微微缓和,目光扫过这三人,猛然定睛在那紫衣女子身上。

  他急忙调动神识感应缪虚幻境,幻境中的荼夭还在。那么面前这个与她一般无二的人,是谁?

  “你,什么名字?”

  小夭见他看向自己,心里一紧,这上神也太过于吓人,“我,小,小夭。”

  “小夭……”闻羲脑海中,忽然浮现多年前那个闯入自己内室的小仙娥。当时,她装作苦垣宫中的仙娥,也化名小夭。

  小夭见他微微出神,偷偷踹了一脚玉笙晚,“玉笙晚,我们要不要跑路?”

  玉笙晚哭笑不得,“姑奶奶,你打得过他的话,你就跑吧。”

  “哦!”小夭皱眉,玉笙晚的话她就听明白一个意思,就是他们三个加一起也打不晕这一个。

  “破坏结界的是你?”闻羲看着她,忽的又像当年那般,很想逗逗她。

  “是!我一狐做事一狐当,跟蓬莱没关系。”

  竟是投生到蓬莱那边,还是个狐族。蓬莱隐于六界之中,且与外界不通。难怪这七千年,他遍寻六界无果。

  “那你便跟着本上神,回神宫吧。”闻羲狡黠的一笑。

  七千年了,到底,还是找到你了……

  而此时,暗中一人红白衣袍,一张沧桑俊美的脸上滑落一滴泪,因魔气缠身的他只得隐去自己的身形,悄然转身离去。

  

荼翎

闻羲:你丫的终于回来了!   小夭:你是谁?俺不认识你!   闻羲:罚五百遍道源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