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三十七章:顾子瑜入梦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3165 2020-02-11 12:47:11

  神宫大殿上的一番精彩传遍了九重天,心急的神帝生怕荼夭会反悔,让人收拾出了玄芳殿,挑选百灵吉祥之日,准备为两位尊神完婚。

  宴会散去,殿上众人一一前来贺喜。

  望着手足无措的夙白顶着她的样子去应付那些人,倒是也有点意思。

  “唉!”苦垣走到她身边微微叹气。“真是一段孽缘,没想到,闻羲都下凡一趟,这桩婚事还是没能躲过去。”

  荼夭心中了然,原来丸英之事,不是神界对不归居的疑心,而是这位上神为了留下一个坏印象。

  苦垣见她不做声响,一张小脸阴沉着,误以为她是因为喜欢闻羲而不免沮丧。

  “其实啊,你也不用太伤心。这宴会上闻羲无法拂了神帝的面子,可这大婚还未举行,一切尚有转机。”

  荼夭不明苦垣跟自己说这些做什么。

  “你看那位……”苦垣手指向甯薇的方向,“就光是这位主儿,就不会坐看失态发展。”

  甯薇仙子显然无法接受,一杯杯的酒灌进肚子里,一张小脸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这神宫多看好闻羲与甯薇,佳话不断,郎才女貌。如今,神帝这赐婚,怕是会让人觉得,是她这个古神老牛吃嫩草,不要脸的棒打鸳鸯。

  “小夭?小夭?”苦垣挥挥手。

  “哦,怎么了?”

  “你怎么了?想什么这么出神?”苦垣觉得她很是有意思,这小脑袋不知道都在想什么。

  荼夭眨眨眼,忽而换上一副悲伤的神色,吓了苦垣一跳,“上神,小夭可是失恋了,不由悲从心来,还望上神见谅,小夭要出去平复一下心情。”

  说罢,转身就捂着脸跑了出去。

  苦垣眉角抽搐,刚才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转眼就梨花带雨?

  这演技,可是有点突兀,有待提升啊、

  荼夭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找到夙白。刚才大殿之上,她离得近,分明感受到这小狐狸满心怒火,真怕他当众掀桌。

  “夙白?”

  夙白听见她的声音,转过身,好不委屈的瞪着大眼睛瞧她。

  荼夭有点愕然,毕竟这小狐狸顶着自己的脸,看着多少别扭。她一个挥手,散开他身上的变幻术,这才看着不那么奇怪。

  “你为什么要答应下来啊?”

  “权宜之计。”

  夙白像是闹别扭的孩子一般,噘着嘴,“我不信,你分明就是看那闻羲长得好看。”

  荼夭无奈的笑了笑,伸手敲他额头,“你这小狐狸,瞎想什么呢?狐族的姿色历来上佳,竟也去夸别人皮囊好看?”

  “本来就是嘛!”夙白叹气,知道自己再怎么憋屈也没什么用。

  “想那么多做什么?大不了过几天我寻个借口逃婚便是,再说了,那个甯薇定不会坐视不管,闻羲本也是不情愿的,我看多半最后神帝还是会失望的。”

  “那这几日怎么办?要入住玄芳殿吗?”

  “暂且这样吧,神界少个小仙娥也不会怎样,就不用你再幻化了。”

  玄芳殿不似镜玄宫中的寒冷,不似其他住所的气派尊贵,但是清雅精致,倒是符合她一贯的喜好。

  只是……

  这几乎要堆满屋子的贺礼,着实煞了风景。

  收拾完这些贺礼,倒是废了不少心思气力。

  夙白见她似是有些倦了,“荼夭,你先休息一下?”

  “也好,在神界这短短一日,比在不归居一年还叫人忙碌。”她说着说着,竟倚在榻上就睡着了。

  夙白好笑,悄悄退出门外,布置其他的地方去了。

  玄芳殿中青光一闪,裟萝看着周遭,瞧见榻边有一蒙面的白衣女子,心想这就该是传闻中的那位古神荼夭了。

  她身为树妖,一身修为不算高,但是本身乃是菩提,出入神界是上佳选择。

  这也是魔尊选择她来执行任务的原因吧?

  裟萝眼中有些黯然,将魔尊提前赠与的遗梦香吹向熟睡的女子那边。见荼夭微微蹙眉,一颗心悬了起来。

  似是经了一番斗争,荼夭的神色渐渐放松,呼吸均匀,已然陷入梦境之中。

  裟萝这才敢微微靠近这位古神,“古神大人,裟萝不是有意冒犯,但是魔尊之命不得不从,还望见谅。”

  她见荼夭没有任何反应,竟有些好奇这面纱下的模样,她摘下面纱,见女子面容,惊叹其玉骨脂肌倾世容颜。

  裟萝瞧了一眼手中闪烁着紫光的魂魄,“也对,唯有这般绝代容颜,才能让传闻中的顾子瑜如此上心吧?”

  为护她安好,祭上古神元与魔尊对抗。就算是魂飞魄散,亦可以被魔尊用荼夭的气息引回来残魂。想必,他们的情谊当初定是极好。

  裟萝回过神,用菩提之念催动魂魄,顺着魂魄的力量向荼夭施法……

  “夭儿,夭儿……”

  “师父!”荼夭感觉自己好像身处于一片虚无之中,上下动弹不得。

  但是,这一声声的呼唤,无比的亲切熟悉。

  “师父,师父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她一声声的问着,却听不见任何回应。

  荼夭心慌的很,无法睁眼,无法动弹,明明感受到师父的气息就在身边,却无法做什么。

  “夭儿,你瘦了许多。”顾子瑜看着荼夭,温雅的神情中掺杂无限担忧。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荼夭的梦中,亦不知混沌万年自己飘零的魂魄为何会再次苏醒。他只记得,自己一直躺在一张寒玉之上,寒玉旁,是……

  是谁?顾子瑜捂住自己的头,模糊的意识让他魂魄不稳,看不清寒玉旁那人的模样。

  “师父,真的是你。徒儿好想你,想你了万年。”

  回忆往昔时光,那些欢喜的日子仿佛从未离开。日日出现在梦里,偏偏醒来已是孤寂万年。

  “夭儿,师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师父不必挂念徒儿,徒儿承了您的使命,守护异兽。徒儿特别厉害,那些小家伙,大都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自己的使命。”

  像是个许久不曾放下警惕的孩子一般,忽而找到家的感觉。荼夭眼角的泪水不断,偏偏就是无法睁眼看一眼师父。

  “好,夭儿最棒了。”顾子瑜也不由垂泪,他一生华荣,生平最疼爱的就是荼夭。

  虽不知时间过去多久,但见她沉稳之态,亦是知道这些年受了许多的苦,为异兽之事操了无数的心。

  “你答应过徒儿,待到徒儿守护好异兽,找到使命之时你便会回来。师父,你个大骗子!我每天都在等……”

  顾子瑜哽咽,“是师父不好,师父,没有办法。”

  “不怪师父,徒儿寻了许多法子,都未曾找回您,是徒儿无能,不知道师父去了哪里,还要师父主动来找徒儿。”

  “师父在,在……”他还未多说什么,却又觉头剧痛难忍,眼前刚刚成型的景象再次挥散。

  不对,他为什么会突然醒来?为什么魂魄不全?又怎么会投身到夭儿的梦里?

  这些疑问让他不安,头更加的疼痛。

  荼夭听出他声音中的异样,十分担心。“师父!师父你怎么了师父?”

  “我,我在,我在……”顾子瑜只觉是有蹊跷,一切像是被安排好的一样。

  这种强大的束缚,好似来自灵魂上的枷锁,无法对抗。

  他没有身形,只得调动意念之力,试图冲破禁锢。

  寒玉床,崆峒印,阴冷的山洞,极渊之地……

  他猛然睁开双眼,看着无法动弹的荼夭,一股寒意由心而来,“魔尊颜隅,是他!”

  “魔尊颜隅?他不是被封印在极渊之地吗?师父,你……”

  没等荼夭说完,顾子瑜忽然感到自己的灵魂不受控制,像是要坠着他去往别处。

  “夭儿,千万不要中计,无论颜隅跟你说什么都不要信!!!”

  裟萝口中血腥翻滚,意念不稳。手中的残魂滚滚发烫,她和魔尊都低估了顾子瑜的念力。这样下去,定是不妙。无奈,她只得烧掉魔尊赠与她的符篆,遁去身形。

  “师父。”荼夭只觉不对,拼命挣扎身上的束缚感,“师父!!!”

  睁开眼的刹那,她弹坐而起,见到熟悉的面孔,一把拉住,“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闻羲看着面前的荼夭,他只是回想起一些不对的地方。那个小仙娥额头上的印记,与大殿上古神荼夭额际的印记是一样的。

  他有些疑惑,这才来到玄芳殿,正好撞见她呼喊着师父。

  只是没想到,名为小夭的小仙娥,竟然就是传闻中的古神荼夭。

  荼夭缓过神,并未发觉自己的面纱已经被旁人摘下,只是发现自己还在玄芳殿,刚才的一切都似是梦境。

  她直觉告诉她不对劲,用手催动额际的残魂花印,感受着九重天上的气息。

  “你,到底怎么了?”闻羲疑虑重重,见她这幅鬼样子更是不解。

  “师父来过,不是梦,他真的来过。”荼夭感受到了真实的残魂气息,是顾子瑜的。

  “顾子瑜?”关于这个史书上没什么记载的古神,闻羲只知他是曾经的异兽之主,荼夭的师父。

  “魔尊颜隅,一定是他!!!”荼夭回想着种种,还有师父说的那些话。

  “魔尊不是被封印着吗?”闻羲有些不悦她的无视。

  “一定是他做了什么,我要去找他!”荼夭不给闻羲反应的时间,一个法术就离开了九重天。

  闻羲皱紧眉头,“这什么毛病?”

  于是乎,九重天神界守界之处的侍卫,就瞧见从神宫中,忽然飞出了两道光,极为嚣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