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三十五章:一丝残魂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638 2020-01-23 00:04:46

  “这个夙白,去哪了啊?”

  荼夭在路上走着,去了神界大门看,也不见夙白的身影。

  她顿住,听见周围有人靠近,赶紧寻了个假山躲起来……

  “快找找,去那边找!”白虎带着侍卫,一圈一圈的找。

  荼夭有些紧张。白虎当初是顾子瑜的坐骑,与她可是熟识,要是见到,定能认出她来。

  想当初,还是青龙、玄武和朱雀拉着白虎上了神界,成了如今的四方神兽。如今,白虎神将威风凛凛,虽然不如其他异兽那么逍遥自在,倒也是个安生,是他喜欢的。

  只是,见到白虎,就总会想起顾子瑜。记忆中的师父,身侧是威风凛凛的白虎,一边是睿智博学的白泽。温煦的天人之姿,总是含着几分说教的神情。

  她回过神,眼中微微黯然,“小虎子已然成了神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你认识白虎神将?”

  忽然出现的声音吓了荼夭一跳,她回过头,发现假山中还有一个人,赫然是刚才的那位翘芸公主。

  “公主?你怎么也在这里?”她惊呼出声。

  翘芸吓得赶紧捂住她的嘴,“嘘!切莫声张。我可是背着那个白虎,偷偷跑出来的。”

  “哦,为什么要跑啊?”荼夭问着。

  “你都不知道,他就是个魔鬼好吗?”翘芸气的不行,“动不动就加练,动不动就加练。父君偏偏信任他,非要让我跟着他学习。仗着是我师父,了不起啊他!”

  荼夭笑了,打心底里喜欢这个直言不讳的小帝姬。

  神帝的性子多疑,顾虑颇多,可他的女儿倒是十分讨喜嘛。

  “我告诉你一个办法啊。”荼夭狡黠的眨眨眼,“下次,你可以对他大喊一句。放肆,小虎子!他就会乖一点的。”

  翘芸傻了,“这能行吗?”

  “还请公主殿下相信我,我和白虎神将可是旧识。”荼夭笑了笑,“公主殿下,我要找个人去了,先行告退。”

  翘芸还沉浸在这个听起来极为离奇的事情里……

  “殿下,你这个时候,不是该在训练场吗?”

  白虎没想到,没找到荼夭,找到了一个偷懒的翘芸。

  翘芸条件反射的僵了后背,看着白虎森严的样子心中叫苦,“实在过于疲乏,不如改天再练?”

  她现在就后悔啊,当初为什么觉得这个男人好看,非要让他当老师呢?

  白虎一脸的严肃,这样子都能吓哭三岁小孩子了,“殿下您认为呢?”说罢,伸手就要将她抓回训练场。

  “放肆,小虎子!!!”翘芸怕极了,不管不顾的喊了一句。

  她害怕的看了一眼白虎,神奇的是,他居然真的后背僵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哇!居然真的有效果啊!”翘芸开心的都转圈圈,“太好了!”

  “这是谁告诉你的!?”白虎问道,身上却动弹不得。

  荼夭远远看着,捧腹大笑,全然没有古神威仪,“哈哈哈!不好用才怪呢!”

  这可是当初顾子瑜在白虎身上下的禁咒,专门治他不听话。这世上,除了他自己,也就只有顾子瑜和她知道了。

  白虎动弹不得,往昔那种被压制的恐怖回忆涌入脑中。想也不用想了,肯定是荼夭告诉的翘芸。

  想着想着,白虎忽的看见远处有个身影一闪而过,强行压制住了禁咒的力量,追了过去。

  “不去准备参加宴会,居然教翘芸这个禁咒,荼夭!”

  白虎拉住那女子的手腕,却发现这人只是一个小仙娥,并不是荼夭。

  仙娥羞红了脸,看着眼前威风凛凛的白虎神将,都忘记了言语。

  白虎皱眉,四处打量一番,才发觉自己是真的认错了人。他有些怅然的松开小仙娥,才发现,自己在这神宫中当值这么多年,竟然越发思念起曾经的故人了。

  “呵,这是老了么?”白虎说着说着,也忘记抓翘芸回去训练,就离开了。

  暗处仙娥打扮的荼夭缓缓走了出来,看着白虎也有几分感慨。

  “怎么又是你?”

  清冷的声音忽的响起,荼夭吓得赶紧回身,正对上闻羲探究的眼神。

  “见过上神……”她硬着头皮,继续装作仙娥的样子拘礼。

  闻羲微微颔首,“你不跟着你家司法上神,在这转悠什么?”

  “司法上神?”荼夭皱了皱眉头,这又是哪个?她看见的上神可就闻羲这一个。

  “你不是苦垣宫里的仙娥?”闻羲眯起眼。

  荼夭一愣,苦垣不是他的侍卫吗?

  “闻羲!哎哟,可让我好找,你看见谁了啊,这么急匆匆的……”追上来的苦垣来到闻羲身边,看见一旁的荼夭,彻底愣了。

  赫棋看见荼夭也有些意外,“你不是那个闯入我家上神屋中的小仙娥吗?”

  “我那明明是被拽进去的好不好!?”荼夭不满的解释着。

  苦垣见状不妙,急忙说道,“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都是误会,误会。”

  “是么?”闻羲有些玩味的看着荼夭和苦垣。

  “苦垣上神,我家上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日后莫要再胡闹就好。”赫棋一板一眼的说着。

  荼夭听了许久这才明白,原来这个苦垣根本不是闻羲的什么侍卫,而是九重天上的司法上神苦垣。而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显然闻羲是把她当做苦垣宫里的人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宴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去大殿上吧。”苦垣赶紧转移话题。

  荼夭见没办法溜走,也只得跟着苦垣身旁,“你居然是司法上神。”

  苦垣见她小声嘀咕很是有趣,“怎么?知道我是上神了,是不是觉得我比闻羲好许多啊?”

  荼夭仔细回想见到闻羲到现在的种种,一阵恶寒,“的确,若论起这脾性,你的确好上许多。”

  苦垣难得听见有人说他比闻羲优秀,顿时心花怒放,“你倒是极为有眼光。不过,你到底是哪个宫的?叫什么?”

  “我……”荼夭在这神宫可认不得几个人,只好含糊盖过,“上神就叫我小夭就可以。”

  “小妖?”苦垣一愣,“妖里妖气的妖?”

  荼夭一阵无语,给了苦垣一眼刀,“是桃之夭夭的夭!!!”

  她实在对这个苦垣无语,都没注意前方的闻羲何时站住,直直的撞了上去。

  闻羲一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和你家上神嘀嘀咕咕成何体统?”

  荼夭很诧异,自己一个古神,刚才是挨了他的训吗?

  闻羲伸手轻弹她的额际花印,“居然还在出神?”

  荼夭猛地挥开闻羲的手,连连后退几步,捂住额际的花印,一脸的戒备。

  闻羲没料到自己居然会做出这番举动,更没料到她反应如此激烈。

  “放肆!”赫棋出于护主,拦在闻羲身前,怒视荼夭。

  苦垣赶紧拦在荼夭身前,“赫棋你干什么?怎么跟你家上神一样阴晴不定的脾气?小夭她就是害怕,又没想把你家上神如何!”

  “你叫小夭?”闻羲依旧冷冷的,“为何这般激动?”

  荼夭缓过神,轻轻抚摸一下额际的花印,感到它完好无损这才放下心。

  她故作几分散漫的神情,微微一笑的看着闻羲道,“我族女子的额际花印,非未来夫婿不得触碰,难道,上神要娶我?”

  闻羲愣住,面露一丝郝然,“本尊不知……”

  “不知者不怪,我知道上神没那个心思。”荼夭也只是想逗逗他来着,没想到他竟然害羞了,倒是十分意外。

  苦垣看着闻羲带着赫棋匆匆走去的身影,对荼夭竖起大拇指。

  “干什么?”

  “能让闻羲这般,你当真是第一人啊,优秀!”苦垣说完笑着也往前走。

  荼夭脸上的笑意慢慢淡去,微微用灵力安抚额际的花菱。

  这花印,并不是天生便存在的印记。也只有她才晓得,额上这淡淡一抹花印,是当初她拼了命换来的,拼了命从魔尊颜隅的手中抢来的一丝残魂。

  一丝,师父的残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