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三十四章:她是一位小仙娥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049 2019-05-26 23:08:30

  镜玄宫中冰霜满天,与外面的景象大有不同。

  正在打理凌霜花的赫棋,瞧见苦垣抓着一个仙娥进来,傻了眼。

  赫棋正想要向苦垣拘礼打招呼,却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

  “这位是司命上神身边,另一个侍卫,叫赫棋。”苦垣热心肠的介绍,全然不顾荼夭的表情有多难看。

  “另一个侍卫?”赫棋懵了,自家主子身边千万年就自己一个,什么时候成为了另一个侍卫了?

  “上神呢?”苦垣问着。

  赫棋虽然不知道苦垣在卖什么药,却也只能配合,“在里面……”

  “多谢啊。”苦垣打断了赫棋的话,拽着荼夭就往里走。

  “今天,谢谢你啊,但是我真的不找他了……”她今天真是知道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诶诶诶?你别走啊。我知道你的心思,我家上神的确是相貌出众,仪表堂堂啊。神界暗恋他的仙娥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你不用害怕啊,还好你遇见了我不是?我是谁啊?司命上神身边的侍卫啊!如此近水楼台先得月,肯定能帮你告白成功的!”苦垣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荼夭到处找闻羲的踪影。

  荼夭呢,现在拍死这个苦垣的心都有了。

  终于,苦垣见层层纱帐后面有个半身人影,“嘿,在这了,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吧!!!”

  荼夭刚要表明自己的身份,却不想那苦垣直接将她整个人推了过去。

  纱帐层层而过,她只觉自己扑通一下的栽进了一个水池里。她只想站起来,也不管自己扶到了什么,赶紧站稳身形。

  水滴四溅落下,青丝垂于颊边。白纱在水下晕染出醉人的弧度,额际紫钿花印妖冶窒息,她的眸子里有着一丝慌乱,白纱紧紧贴在身上,将她的曼妙身形展现。

  闻羲定定的看着她,本准备拍掉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却不想自己愣在原地。

  荼夭调整过来呼吸,刚想骂那苦垣一个狗血喷头,却发现自己的手搭的地方好像不对,这好像是个人!

  她顺着自己手的方向看过去,对上闻羲含义不明的眸子,整个人都一僵。

  周围,忽的十分安静……

  赫棋看着悠哉出来的苦垣,却没看见他抓着进去的仙娥,瞬间慌了,“苦垣上神,那个仙娥呢?”

  “里面呢!”苦垣心情大好。

  “里面呢!?”赫棋眨眨眼,觉得自己脖子都一凉,“可,我家主人在洗澡啊……”

  苦垣心里大叫不好,“什么!?坏了坏了,闻羲不会杀了她吧!”

  两人对视一眼,赶紧冲了进去。

  这边,荼夭赶紧抽回自己的手,一张脸都红到了脖子。活了这大把年纪,可从来没做过这样荒唐的事情,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闻羲看着面前的荼夭,刚要问她是哪家仙娥竟如此不懂规矩,却听见还有外人要闯进来。

  赫棋和苦垣拨开层层纱帐,就见眼前一花。闻羲一把扯过了身边的外袍,不假思索的披在了荼夭身上。

  “出去!”他冷冷的说着。

  赫棋和苦垣只觉周围空气都冷到了极点,比这镜玄宫的漫天冰霜还要冷上几分,吓得赶紧灰溜溜的逃了出去。

  荼夭回过神,抓紧身上的衣服,后退几步背过身拉开了距离。

  “你是哪家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闻羲出了水池,拿起衣物穿戴起来。

  “上神,可不是我要进来的。我是被你那个侍卫,叫什么苦垣的,推,推进来的。”荼夭听身后没了动静,缓缓回过头。她自觉有些巧合了,但想起那日蒙着面,应该无碍。

  见闻羲已经穿戴差不多了,也出了水池。刚要把身上的玄色外袍递出去,却被闻羲握住手阻止。

  闻羲有些局促,将她身上的外袍拉紧一些。

  她这才明白,面色一红,却故作镇定。“今日有些冒犯了。不过,我活了一把年纪,算是上神的前辈吧,待你们这些小辈都像看孩子一样,别,别放在心上。”

  荼夭也是从未有过这样的狼狈,一口气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孩子?”闻羲被她说的一愣,“这说法倒是新鲜。”

  他不由无奈,起身跟了出去。镜玄宫常有仙娥想偷偷溜进来,他倒是习惯了。只是当真要教训一下赫棋,越发的玩忽职守,还有那个不怕事大的苦垣。

  苦垣见他二人出来,有些不知所措。接收到闻羲要杀人一样的眼神后,更是慌乱。

  “古神已然到了神界,你们竟都不知!?”

  荼夭耳朵一动,听出这是白虎的声音,不由瑟缩一下。

  闻羲皱眉,“外面怎么如此吵闹?”

  镜玄宫是司命上神地界,平日里安静的很,何时有如此吵闹的时候?

  赫棋上外面打探后走了进来,拘礼回道,“主人,好像是不归居的古神大人到了神界。看门的守卫不曾发现,现在找不见古神大人了。”

  闻羲挑眉,“倒是个惹事儿的主。”

  “你还说呢!古神为什么来啊?肯定是神帝陛下请来的啊!”苦垣苦口婆心的说着,“为的,肯定就是要赐婚的事情。这下,你是逃也逃不掉了,你就等着做不归居的好女婿吧!”

  荼夭一愣,赐婚?

  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一点都没听说这个事情?她道是神帝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请她吃宴席呢。原来,是为了给她塞一个夫君?

  她默默的看了眼闻羲,心想这闻羲,长的倒是极为好看,十分的像师父。可是,这性子也太差了,神帝怎么想的?

  闻羲感到她的视线,这才想起来还有个人在这,想起来自己要好好问问始作俑者。

  “她怎么回事?”

  听到闻羲质问的苦垣,尬笑着回过头,上前拉住荼夭,“哎呀,你说你,都说了司命上神与古神大人是一对儿了,你还苦巴巴的赶过来干什么!乖乖当值吧,实在不行你改了,喜欢我也可以。”

  “什,什么?”荼夭不由惊叹于他的巧舌如簧。

  苦垣不由分说,拉着她就走出了镜玄宫。走到宫外,小心翼翼的还回头看赫棋有没有追出来。

  “你怕被上神责罚?”荼夭问着。

  苦垣比了个“嘘”的手势,轻声回道,“可不嘛,我家上神,脾气坏着呢!就当是救了我一命吧,反正你也占到闻羲便宜了,不要与旁人提及此事,知道吗?”

  荼夭见他有趣,当下点头应道,“好说好说,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她心里可有别的思量了,神帝想要赐婚,她倒是觉得没什么,可这赐婚的对象,可要由着她来挑一挑。虽说,闻羲与师父相像,很得她的欢心,不过手下的人这么怕他,定是不好相处,不行,不行。

  苦垣远远看着荼夭走掉,微微叹了口气,“多好的美人儿啊,闻羲这个死木头,怎么就不动心呢?”

  “司法上神对谁动心了?”

  “哎哟!”苦垣吓得一蹦,转身见是白虎,松了一口气,“唉,没什么没什么,你是在找古神?”

  “是啊,守卫带回来一个狐妖,他说他是荼夭古神的贴身狐卫。”白虎回道。

  “这古神也是个不省心的啊!正好了,这婚事要是成了,正好治治闻羲,般配!”苦垣笑的乐呵呵。

  “什么赐婚?”白虎懵了,他只想尽快找到荼夭,别出了什么岔子的好。

  “没什么,找人去吧。”苦垣笑着走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