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二十五章:将心比心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281 2019-05-16 22:03:29

  “行啊你!想不到这么快就让你的阴谋得逞了啊?”十三娘不知从哪摘得果子,倚着亭子吃得正香。

  “什么叫阴谋得逞啊?我这哪叫阴谋,这是芙柔邀请我去的。”绝桑提起这事还笑的开心。

  “啧啧啧!受不了你。”十三娘给了他的大白眼。

  绝桑忽的微微挑眉,“小十三,你的红衣呢?怎么不穿了?”

  十三娘一顿,这个问题的答案,她自己都不清楚。“一件衣服还能一直穿啊?放起来了。”

  “好,念在你是大功臣!我就给你再做几件如何?”

  十三娘一听,拖着下巴仰头看他,“那你要给我做一辈子衣裳吗?”

  “这么大的野心,美得你!”绝桑伸手戳她额头。

  十三娘只是笑笑,摇头晃脑的调皮着,却是为了将脑海里的那件水碧箩衣摇出去。

  “你真是,顽皮的很。什么时候能长大啊?”绝桑无奈的说着。

  “切~”十三娘不以为然。心中想着,自己一条千年赤练蛇妖,没长大的是绝桑吧?

  “我那天穿什么好呢?你帮我选选如何?”绝桑带着十三娘去看衣服。

  十三娘看了半天,终于定格在一件红锦祥云纹样的衣袍身上,“这件好看!”

  绝桑穿在身上,左看右看,还是觉得不满意,“这衣服是好看,但是与我赠予芙柔的水碧箩衣不配啊。”

  十三娘看他犹犹豫豫,最后拿起一件白碧锦衣的时候,皱眉说道,“既然让我选,选了你又不穿,还让我选什么选啊?我不管你啦,爱穿什么穿什么,我要走了,你那寿礼麻烦,我去想办法,最近都不回蛇洞了,哼!”

  “哎?”绝桑看她头也不回的跑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还生气了?”

  十三娘确实是没有回蛇洞,一连几日,她在山林中玩耍着,无聊着,一直也没等来绝桑的寻觅。

  听林中小蛇说,这几日,芙柔总去软宜轩,而绝桑的店开的越来越好,忙的不可开交。

  “大概是把我忘了。”十三娘有些不开心,意识到这一点更是烦闷。

  “十三娘,十三娘,人间好玩吗?”一条小白蛇过来问着。

  十三娘笑笑,将心中烦闷抛去,“好玩啊,有闹市,有人群。他们都不需要修炼就得到人身,可有趣了。”

  “那你为什么回来了?”

  “我帮个凡人朋友找寿礼呢,麻烦死了。”十三娘气囊囊的。

  不管因为什么生气,这贺礼还是得找。十三娘收拾好心情,准备出发。

  “寿礼?送给凡人的吗?我倒是知道一个。”小白蛇尚未修成人身,却是见识颇广。“我倒是知道有个好宝贝,若是凡人得了定是欢喜。”

  “真的么?那太好了,我们快去拿吧。”十三娘闻言眼神都亮起来。

  小白蛇却是有些为难,“十三娘,这东西还是算了吧!我也就那么一说,你还是另选别的东西给吧。”

  “吞吞吐吐的,到底是什么?既然稀有,还能讨人欢喜,为何拿不得?”十三娘一把拽起小白蛇,怎么也不让她走。

  “哎呀!十三娘,这个确实不可。”小白蛇挣扎着,“是道家真一果,延年益寿,凡人吃了容颜焕发,身体健朗,而妖精得了也能增长修为。传闻真一果是上界仙山所赐,珍贵的很。”

  “这倒是稀奇,这果子既然有奇效。那像芙柔那样孝顺的孩子,肯定喜欢看到这样的宝贝。”十三娘想着,唇角忽而勾起暖人的笑意。“就是它了。”

  “十三娘,万万不可。仙山所赠,又岂是我等妖类可以靠近?再说了,那真一果,有厉害的牛鼻子老道看管,你去定然会凶险万分。”

  “想我千年修为,还会怕他?既然答应了绝桑,就一定要信守承诺。”十三娘放下小白蛇,含笑的眸子异常迷人,“我们蛇啊,就是这么讲义气。”

  对一个人的情义,要到何种程度,才能以命相依?要到何种地步,才能不顾一切?

  十三娘致死方知,那是无悔的痴傻,是夜半三更无声落泪的煎熬,是你爱他,却不敢触及的卑微……

  而这时的绝桑和十三娘,都不知彼此的身份。

  寿诞到来,群客落座。

  苏家主母的寿辰,四海八方皆来祝贺,热闹非凡。

  绝桑落座张望,终是不见那抹红衣身影,眼中闪过的失落好像雨滴落入尘埃,虽然会留下一瞬的痕迹,却终会风干无存。

  芙柔奉上了独一无二的结思扣,奉上了珍宝和孝心,更是身着水碧箩衣跳起美丽优雅的舞。

  满堂喝彩声,不绝入耳。

  芙柔舞完一曲,“母亲,这次女儿能够想到这些,多亏一位朋友。他就是……”

  绝桑心怀忐忑,整理自己的衣冠,已是准备站起。

  “他就是方梓奇方公子……”

  方公子?绝桑手一顿,看着中央的芙柔,瞬间思绪纷飞。

  “要不是方公子的指点,芙柔可想不到以舞献礼的法子。方公子啊,是书香世家,门第磊落,也很喜欢布匹绫罗的生意,还很有天赋呢……”

  芙柔的夸奖滔滔不绝,可是绝桑已经听不清了。他看着她笑的生动,含着女子的娇羞和胆怯,美丽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些,却不是因为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芙柔终于看见了他。四目相对有着瞬间的尴尬,芙柔只好笑着,“母亲,这水碧箩衣和结思扣都是出自绝桑掌柜的软宜轩,他年少有为,女儿想,以后咱们家生意定能与他有所合作。”

  客气,寒暄,缓缓而来。绝桑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对着,思路却已经不在此地。

  于芙柔而言,他不过萍水相逢的朋友,仅用生意便可以打发。而绝桑却知那方梓奇不同,他不一样,芙柔那是真心芳悦于他。

  “绝桑掌柜年纪轻轻,不知带来什么奇珍异宝,让我们大家也开开眼啊。”

  绝桑回过神,苦笑着将锦盒握在手里,缓缓在众人面前打开。

  “一面青丝扇,以发丝为引线,青白相称,银丝嵌扇骨。与芙柔小姐的结思扣,正好相配。真是,天作巧合……”

  绝桑眼中有痛,这种感情让他陌生。好像有人一把一把揪着他的心,将他的整颗心丢来丢去。不归居之中,在荼夭身边侍奉,从未有过……

  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一个人和他有着一样的情感。十三娘身上穿着他亲手做的红衣,目光涣散,却是坚定无比。

  她定定看着那被绝桑呈上的青丝扇,一只手无知觉的紧紧握着真一果。

  果子鲜红欲滴,却掺着点点血迹。也分不清是果子红,还是血的颜色……

  将心比心,十三娘来到人间的又一年。忽然学会了一个,名为残忍的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