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二十三章:巴蛇绝桑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247 2019-05-14 23:55:04

  曾有巨蛇,三岁而出其骨,食之灵而去心腹之疾。其为蛇青赤黑。一曰黑蛇青首,在犀牛西,名为巴蛇……

  巴蛇绝桑,性情忠良。传闻古神荼夭降临于不归居的第一日,巴蛇就跟随身边修行。

  绝桑之名,还是因为巴蛇在外游玩,扶桑树下初开神识所得。

  一直以来,绝桑都被认为是最富有灵性的巴蛇,也是最了解荼夭脾性的人。

  让不归居异兽意外的却是,这样一个忠心耿耿,让人认为最不会离开的人,离开了。

  绝桑离开的悄无声息,没有和任何一个人打招呼。大家都以为荼夭会不习惯,会伤心。却没想到荼夭的反应亦是凉薄。

  似乎,在不归居侍候的巴蛇,从未出现过……

  “人间繁华,饶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也让人心生向往。你若真想离开,过个平凡生活,就去吧。”

  绝桑永远不会忘记那日荼蘼花海中,荼夭略显孤寂,却又强装淡然的神色。

  “主人难道不问我为何离开?”绝桑捏紧了拳头,等待着质问到来。

  “这不归居,从来也不是你的牢笼。”这是荼夭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巴蛇的离开,没有给不归居造成任何的影响,无非是给荼夭一个醉酒的理由。

  人间,却是走入了一个男子。相貌堂堂,威武雄壮。但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像将军般魁梧的男子,做的却是胭脂水粉,布匹剪裁的行当。

  虽是叫人不解,可是这软宜轩确确实实是开起来了。

  开张之际,引来无数深闺女子的留意,也引来无数女子对软宜轩老板的好奇。

  十三娘就是其中之一……

  彼时的十三娘还只是一条刚修练成型没多久的小赤练蛇,满满都是对世界的好奇和未知的恐惧。

  那日软宜轩的姑娘排起长队,十三娘看着长长的队伍,穿着一身破旧红衣一眼就看见了绝桑。

  而也是这一日,绝桑在漫长队伍里,一眼就瞧见了一身鹅黄轻衫的芙柔。

  一见钟情,并未出现在十三娘的认知里。她只是对这个掌柜有着莫名熟悉和亲切。

  而一见钟情,却是刻印在了绝桑的脑海里,他一眼瞧见芙柔便觉得世间万般美好,皆如蜉蝣泡影。

  “姑娘,喜欢什么?”一整天了,绝桑还是第一次开口说话。

  芙柔也有些意外,看着绝桑的眼充满谨慎小心。

  “掌柜,我想给娘亲买寿礼。只是挑选许久,仍是没有心怡的物件,不知掌柜这里可有?”

  绝桑一笑,刚强的外表与这春风覆水般的微笑形成对比。

  “此物名为结思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取一缕青丝系在坠中,不只是伴侣间的定情,亦是对父母养育之恩回赠的孝心。润玉暖心,最是适合姑娘的娘亲了。”

  芙柔眼中一亮,接过这结思扣爱不释手,当下付了银两,“掌柜知道的可还真多,芙柔受教了。”

  绝桑看着那鹅黄背影目不转睛,脑海中留下她的名字,芙柔……

  “掌柜的,掌柜的?”

  呼唤将他带回现实,眼前一双白手晃来晃去,让人眼晕。

  “姑娘要什么?”绝桑瞧了她一眼,并未在意。

  十三娘看着芙柔离开的方向,调笑的看着绝桑也不说话。

  绝桑被她盯的不自在,却是知道她在打趣什么。

  “掌柜的,你的耳根子怎么红了?挺可爱的……”十三娘说话直白。

  绝桑闻言有些恼羞成怒,看着十三娘,“你到底要什么?今日就剩你一个了,买完了,我好打烊。”

  “急什么嘛?”十三娘拍了下绝桑肩膀,竟是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软宜轩。

  “姑娘,软宜轩对外迎客,对内不准入里院!”

  绝桑的制止显然无效,十三娘自寻了一处凉快的亭旁就坐下。

  “掌柜的,我想要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吗?”

  十三娘笑着说道,一双眼明亮有神,淡含几分孤寂和惆怅。

  这样的目光,瞬间让绝桑想起了一个人。白衣胜雪,与荼蘼花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双眼,满是让人悲伤的神色……

  为何离开啊?

  大概,他是怕了。常伴古神身旁,就要陪着古神享受生命的延续,代价,就是生命延续后,随之而来的永久孤寂……

  他没有那个勇气与荼夭并肩到底,所以,他逃了……

  “你这人,怎么总爱走神?”十三娘不满的撅着嘴。

  “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个故人。”绝桑说着。

  “是吗?看你这样子五大三粗,心思倒是细腻。”十三娘意外的看着绝桑。

  “看在你与那位故人有些相似,我便帮你一帮。”绝桑说完就拉起了十三娘。

  十三娘哪里想到这人会不顾所谓礼数上来就拉扯?一个站立不稳,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气氛一时间很是尴尬,绝桑回过神赶紧扶好十三娘,“你叫什么?”

  “十三娘。”

  “这是什么名字?”绝桑很奇怪。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娘给我的,那就是好名字。”

  “那你娘呢?”闻羲问完就后悔了。

  十三娘笑了,眼中的阴翳却像是化不开的绵云,看似无力却纠缠在一起,“死了,和我那不着调的爹,同归于尽。”

  再一次安静了,话题进展的过于不顺利,就像是预兆了以后路程的坎坷一般。

  “你,适合红色。我便,为你做一件红衣,如何?”绝桑率先开口打破这个尴尬的氛围。

  “好,谢谢你。”十三娘笑了,发自内心,“我不大懂得这边的规矩,但是也不喜欢什么锦衣纱裙,我喜欢潇洒的,因为我最潇洒啊!”

  十三娘得意洋洋的神情,配着夕阳余晖,倒显出别样的美艳。

  一件收身半魅的衣袍转瞬做好,绝桑没想到,十三娘是个抱琵琶的美人。

  换好一身衣衫,就像是推开了遮花的荷叶,美的让人有瞬间的窒息。

  “我美吗?”十三娘转着圈圈,最后气喘吁吁的停下,让人好笑。

  “还不错啊。”绝桑走到她面前,高她许多的优势,让十三娘没来得及反应。

  绝桑伸手撩开十三娘额际的乱发,勾唇一笑,明朗如旭日阳光。

  这一刻,是开始。却不是美好的开始。绝桑后来在想,若是感情在这一刻深入心里,就也不会有了之后的种种。

  十三娘也不止一次想过,遇见美好的先后,不代表动心的先后。有些人,就是不公平。

  感情无法按照先后来凭定,对的,也只有那个时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