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二十二章:鬼昼丹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114 2019-05-13 23:30:40

  璇薇洞之中的人战战兢兢,听着洞中珍宝碎裂的声音,都不敢言语。

  钟云夫看着这满地的碎片,不由咋舌,“仙子这又是何苦呢?”

  寗薇一把挥开桌上的杯盏,跌坐在地,“神宫之上,谁人不知我寗薇与上神的情分?如今这算是什么?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古神,一个那么老的女人,居然,居然……”

  钟云夫挥动拂尘,将满地的碎片清除,走到寗薇身边轻轻将她扶起,“寗薇仙子,你身份尊贵,不差那古神。说到底,都是那荼夭的关系,神帝想拉拢不归居,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那为什么不是司战上神,不是司法上神?非要是闻羲吗?”

  寗薇想想都止不住的难过,她爱了那个男人这么多年,想了这么多年,神宫的仙娥都说神帝最后会赐婚于他们,怎么就变了?

  “不行,我要去找神帝。”寗薇说着就要出洞,却被钟云夫拦下。

  “仙子糊涂啊,神帝若是有万全之策,怎会牺牲闻羲上神的幸福呢?”

  “那我,那我去找闻羲,问个清楚……”

  “闻羲上神自是不愿啊,所以才向小仙打探消息,下凡了一趟。这不就是为了能让古神退婚吗?”钟云夫轻笑,“仙子啊,问题,在荼夭身上!”

  “古神荼夭……”

  令煌山的山洞里忽然传出一声动静,一个人被一阵狂风带进来。

  他惊恐的看着洞口,不断瑟缩后退,“别,别杀我,别杀我!”

  狂风退却,女子的身影闪现,红衣浮动,一张小脸清丽可人,眸子魅然清灵,打扮起来也是个姿色上佳的美人。

  她手中红光闪动,眼神有些动容,一掌打向那人,“对不起……”

  男子呼叫起来,吓得晕了过去。而那一掌也未落在他身上,倒地的却是那红衣女子。

  “哎哟!等了一晚上,可算让小爷逮到你,我表现的不错吧?”夙白邀功似的看向角落的荼夭。

  荼夭见他的模样不由好笑,缓缓起身,“不错不错,值得表扬。”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红衣女子口吐鲜血,虚弱的倒在地上,隐隐的就要现出原形。

  “哟~”荼夭走过去蹲下,凝视女子的双眼,“原是条道行一般的赤练蛇妖啊。叫什么名字?”

  “十三娘……”女子知道自己事迹败露,也不想多说什么,一副认了的模样。

  “你可知,令煌山上怨气冲天,已然惊动了神界的人过问?”

  十三娘神色一凛,“呵,要杀要剐随便,给我来个痛快!”

  “你这什么态度啊?杀孽缠身,足以让你灰飞烟灭。”夙白不悦的说着。

  “那又如何?我十三娘敢做,就不怕后果!”

  荼夭冷笑一声,审视的目光落在十三娘身上,“你又为何要假扮饕餮杀人?”

  “跟你有什么关系?”

  荼夭站起身,悠悠的说着,“你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饕餮喜食人,可**气恶鬼,用腹部炼丹。”

  十三娘神色有些不自在。

  荼夭见她还不松口,就继续说着,“上古有一邪魔,曾盗取十大神器之中的神农鼎,用七月初七生人的血气,炼制一种丹药,可延年可提升功力,更是灵力滋补的神药,名为鬼昼丹。”

  听到鬼昼丹三个字,十三娘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脑海中全是那些人临死时的样子。

  “炼制鬼昼丹,是禁术。那邪魔被诛杀之后,鬼昼丹的炼制方法就被封印,只有神魔两界的藏书阁有些许记载。而现如今,神农鼎已经下落不明,能取代其威力炼丹的,只有饕餮。”

  十三娘咬紧下唇,眼中尽是绝望,她眼角落下一滴泪,“既然都知道了,就杀了我,给那些人报仇吧!”

  “十三娘,你想的可真美。”荼夭冷哼,看着十三娘的眼神像是逗老鼠的猫儿,“饕餮不曾炼丹,也就是说,这些人只是被夺走了血气,直接渡到别人身上续命。想来,你是没有那个能耐挑衅丸英,就只敢栽赃陷害寻找机会。”

  “够了!你既是都清楚,我这条命你就拿去。我知道你,不愧是响当当的古神荼夭,想替饕餮申冤,就冲着我来好了。”

  “我荼夭护短不错,但也不喜欢别人顶罪。你这周身杀气旺盛,人是你杀的没错,但你这点修为,可不像是得了血气的人,说吧,从这些人身上得来的血气,都给了谁?你,是替谁卖命?”

  十三娘呼吸急促,眼中忽然发狠,“不知道!”

  她手中红光一现,鱼死网破一般打向荼夭,却被另一个人用身体挡住。

  十三娘定定的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惊呼失色,“绝桑!”

  那人唇瓣干裂,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有些摇晃不定。他的眼神却是乌黑明亮,一双施法的手,也看得出曾是刚劲有力。

  “绝桑?”荼夭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人,近乎油尽灯枯的灵力,怎么也无法和记忆中那个人对上。

  “巴蛇,绝桑,你就是丸英说的那个,荼夭的贴身侍卫?”夙白惊讶的看着他。

  十三娘扶住就要倒下的绝桑,泣不成声。

  绝桑无力的笑了,“好久不见,吾主荼夭。”

  荼夭看着他周身泛着的血气,恍然明白,这十三娘是将血气都给了绝桑续命。

  她来不及多想,赶紧施法护住绝桑魂魄,这一打探才发现他已然千疮百孔,要不是血气撑着,根本活不下来。

  绝桑则是看着十三娘苦笑,“你怎么这么傻?居然真的断送修为,想为我炼制鬼昼丹……”

  十三娘哭了,虚弱的轻抚上了绝桑的脸,“是我对不起你,非但没能救你,还害你虚弱至此。是我太蠢了。”

  “不是的,怪我。”绝桑握上了十三娘的手。

  “绝桑,能在死之前再看到你,我真的很知足了。若是死能让我在你心里占据一席之地,那便值得。若是能够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钻到你的蛇洞里去,还是会随你走入红尘里。”

  十三娘看着荼夭,忽的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了响头,“人是我杀的,一切都有我承担。求古神看在绝桑昔日服侍的份上,救救他。十三娘愿当下自裁,抚慰无辜枉去的怨灵……”

  说罢不等众人反应,她便一掌打向自己的心窝,虚弱的倒在地上。

  “十三!”绝桑声嘶力竭,豆大的泪水落下,他想要冲过去抱住十三娘,却只能无力的看着她魂飞魄散。

  都说男儿泪不轻弹,必是伤到极致,才如此难以克制。

  “若是有来生,我不会让你随我走入蛇洞,不会选择错的人,失去你……”

  山洞里的痛哭流涕,却是揭晓了另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一段因阴谋而别离的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