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二十章:以腹炼丹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065 2019-05-11 23:41:13

  “茹鸢被我救回来以后,整个人虽然好起来,但是郁郁寡欢。她娘已经去世,我知道她所有的希望都寄予在爹爹身上,所以我……”

  人,终有一死。却不可不明不白含冤而死。死去灵魂飘零无依,极易成为恶鬼入魔。

  但是这样的魂魄也是有好处的,往往怨念越深,灵力就越为高强。

  “你到底是什么人!”恶鬼看着丸英,自己已经即将被打散,却只刮花对方的一点衣角,这让恶鬼很是沮丧。

  “不归居,饕餮。”丸英勾起一个邪笑。

  “原来是饕餮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恶鬼眯起眼,“素问大人尊贵,乃凶兽中的翘楚。只是后来被不归居的古神收服属实可惜啊……”

  “少想那些歪门邪道的,若是换作刚到不归居,我可能还会因你的话暴跳如雷。现在,呵,小爷我是不会受你挑唆的。”

  “传闻,不归居古神,乃是上古诸神之一,因不肯跳脱留在六界。这对于天命而生的神灵来说,是一种背叛。要不是神帝保护,她就是罪神。一个罪神,是没有办法掌管异兽的,而她的灵力将会是最佳的补品,六界九天人人可以分得。”

  丸英忽的沉默,看着恶灵的眼神缓缓露出凶兽的残忍,“看来,小爷找替死鬼的本事不错。回不归居可以向梼杌那家伙显摆一下了。你既然知道那么多,我自然不能让荼夭的威胁活在这世上!”

  丸英说完,化为原型,巨大的饕餮一脚可镇山林。那恶鬼惊恐的尖叫着,却只能缓缓被饕餮吸干了灵力,成为腹中餐。

  一阵光闪过,丸英化成人形跌落在地。捂住腹部,不断击打,剧痛蔓延全身,汗水落下。

  终于,一个闪着金光的球从丸英口中吐出。

  饕餮可食世间恶鬼,腹部便如同炼化的丹炉。净其怨念,炼成逆转命格的丹药,可以救人起死回生。

  丸英苦笑着,“赵广涂啊赵广涂,小爷吃你一顿饭可亏大了。既要替你照顾女儿,又要忙活救你性命。这恶鬼的味道巨臭难忍,看来小爷我又要无法进食,营养不良了。你可怎么赔给我?”

  饕餮以腹炼丹,是融合自己的血肉灵气,还要净化恶鬼身上的怨气。丹药从口吐出,而浊气却残留体内难以净化。

  无法进食,是最直接的结果。对于饕餮而言,不进食便会极度虚弱,随时有丧命的危险……

  很快,就到了茹鸢赵广涂处斩的日子。茹鸢哭着喊着要去见爹爹最后一面,却被丸英弄晕,留在了回品楼。

  “既然你们家于我有恩,小爷我是一定会救你爹爹回来的。放心吧!”

  说罢,丸英就出了门。

  人间的制度,亦是条条框框。劫法场这样的事情,虽然最有效率。可是赵广涂从今以后只能在追捕中苟且偷生。

  置之死地而后生,是最好的办法。

  “诶?你既然已经炼化了丹药,那为什么茹鸢的父亲没有在回品楼?”夙白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一切都按照计划那样,茹鸢的父亲被处死之后,我就去为他恢复肉身,将丹药为他服下。他也确实是活了,只是后来又发生了别的事情。”

  “是那个赵广棠吗?”荼夭敏锐的感觉到了罪魁祸首。

  “不错,茹鸢的娘亲生前曾经拿着食谱去求赵广棠,但是那个食谱是假的,真正的食谱一直都只有赵广涂知道在哪。赵广棠发现食谱是假的,就来了回品楼,正巧见到了赵广涂。”

  “难怪,赵广棠这样的人,见到本该死去的人好好站在那里,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荼夭基本已经能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

  “不错,就像荼夭大姐说的那样。赵广棠他……”

  夙白忍无可忍,“这个畜牲又干了什么!?”

  “我二叔,要把我爹还活着的事情上报朝廷。并以我的性命作为要挟,让我爹交出食谱。”

  不知何时,茹鸢竟然走了进来,红肿的眼眶证明着,她刚刚已经哭过了很久。

  “茹鸢……”

  “我爹是个刚烈正直的人,最疼爱的就是我。”茹鸢声音哽咽着,“他不想让食谱落在赵广棠的手里,也不想让我有生命之忧。所以,他就在赵广棠的面前,毁了食谱,自杀了。”

  “什么?”夙白简直不敢相信。

  “可怜我爹爹,因为我二叔蒙冤去世,临终时还告诉我,他是我二叔,是唯一的亲人了。”茹鸢哭泣着,颤抖着肩膀,“我二叔得不到食谱,就把主意打在了回品楼的身上,他一直坚信,我知道食谱的内容,所以不敢动我。可是他气大财粗,不知在何处寻到个什么人,成了个酒楼,想要挤垮回品楼。这些年,要不是丸英一直帮我,我可能连爹娘留下的最后的东西都保不住……”

  “傻丫头,你哭什么?小爷我吃遍天下美食,才发现,只有这回品楼的手艺才能治好我的挑食,你,可是我的恩人。”丸英笑了,温煦仿佛阳光。

  荼夭从未在丸英的脸上见过这样的微笑。

  当初那个只知道吃和任性的小兽,转眼,也成了有担当的男子汉。因为有了想守护的人,才会成长的如此之快。

  “赵家当年的食谱,的确已经被毁了。但是丸英和我,一定会坚持住,把回品楼开下去,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赵家食谱。”茹鸢坚定的说着,“不管赵广棠做了多少恶事,我依然会遵循爹爹临终遗言,将他视为二叔。可他若是执迷不悟,做出伤害丸英和回品楼的事情,我拼了命也不会放过他!”

  “……”荼夭看着她和丸英,心中若有所思。

  夜深了,家家灯火熄灭,还给了夜晚本该有的宁静。

  可是荼夭睡不着,一个人坐在回品楼的屋顶上,看着弥漫在令煌山上空的怨气。

  饕餮为四大凶兽之一,在异兽妖魔之中也有等级之分,寻常的妖物又怎敢在饕餮的地盘上肆虐?

  她越来越想不通,究竟会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