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十八章:茹鸢二叔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531 2019-05-09 00:12:19

  众所周知,回品楼老板赵广涂有个弟弟,名为赵广棠。据说是赵家老爷子早年收养的养子,原本憨厚勤快。

  可是,自从赵老爷子去世以后,这赵广棠就像是变了个人。处处与回品楼作对,经常上门惹事。

  赵广涂心善,不与他计较。万万没想到,恩惠只是养肥了一只白眼狼。

  “那赵广棠,一心想要得到赵家的祖传食谱。就在回品楼的菜里下了毒,害死了一位食客。”

  “下毒?”丸英皱眉。

  “是啊!这件事情当时闹得可大了。衙门派人抓走了赵老板,说他下毒害人性命。”

  丸英气不过,“怎么衙门都不好好调查一下啊?”

  “饕餮大人你不知道,凡人最爱狼狈为奸。那知县平日里和赵广棠走的近,底下的人又想早点结案。谁去调查啊?根本就直接下狱了。”

  “没人申冤吗?不对啊,赵广涂出了事,为什么他夫人也不见了?他家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丸英真是疑惑满满,无从想起。

  “大人听我们说啊……”

  赵广涂入狱以后,赵广棠就一直上门造次,玉岚夫人和已经九岁的茹鸢不堪其扰。

  “那玉岚夫人也是个刚强的女子,一直照顾孩子,还坚信自己的相公是蒙冤的。四处找人,寻找证据,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药铺家的证据……”

  衙门最怕百姓喊冤,玉岚天天上门击鼓鸣冤已经闹得周遭百姓全部知晓。

  “大人,那个女人又来了。”衙役驱赶多次,也是无可奈何。

  “真是岂有此理!给本官带上来!”知县抚着八字胡,扶正自己的乌纱帽,怒气冲冲。

  “大人,民妇的相公冤枉啊!玉岚哭喊着来到了大堂上。

  “堂下何人啊?”知县有些不耐烦。

  “民妇回品楼东家赵广涂之妻。大人,我家相公是冤枉的,民妇已经找到了证据,求大人明鉴!”玉岚呈上了一张纸,上面是药铺老板卖药给赵广棠的字据。

  知县看完微微蹙眉,眼珠子转悠着,了然于心,“好啦,既然有证据。那此案还有待调查。这样吧,你先回去,本官定会厉查真凶,还你一个公道啊!”

  “多谢大人!”

  玉岚欢喜回到了家,却不知已然大难临头。

  知县拿着证据,掉头就找到了赵广棠。

  “贤弟啊,你看看。我可是极力想要护着你,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啊?”知县拿着字据往桌上一放。

  “这……”赵广棠看完,虽然有些惊慌,却不至于害怕。

  他拍拍手,就有一个人走进来,带着个大箱子。

  “多亏知县大人保我,这份恩情,贤弟记下了。只是这证据……”

  知县笑了下来,喝了杯酒,“这证据就在我这,你放心吧。”

  “如此,就多谢知县大人了。晚上,带你去咱们这最大的地方,找几个清倌,好好孝敬一下啊,哈哈哈!”说罢,将箱子往前一推。

  知县打开,赫赫真金白银,满目珠宝。

  “贤弟客气了。”知县心满意足,“贤弟啊!你说你不缺钱财,做什么非要执着赵广涂那破谱子啊?”

  “当初,老爷子归西。所有的财物给了我,而回品楼和菜谱却给了赵广涂。老爷子看似不偏心,但我知道。只有菜谱在手,才能财生财,让我一辈子潇洒。而那堆真金白银,不过是打发老子的硬疙瘩。”

  赵广棠很聪明,野心却也很大。

  “老子非要把所有都抢过来,弥补这些年在他赵家的低三下四!”

  满心欢喜回到回品楼的玉岚本以为相公会回来。

  “娘,爹爹今天是不是差不多就能回来了?”九岁的茹鸢,心里想的很简单,家人团聚。

  “是呀!”玉岚话语中满满都是期待。

  “太好了,我要给爹爹做他最爱吃的蛋夹糕。”

  “好,你爹爹的嘴巴可挑,你做的他才爱吃。”玉岚笑道。

  “给我搜!”忽然外面传来呼声,一群衙役捕快冲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这是怎么了?”玉岚惊慌的赶紧将茹鸢拉到身边。

  “知县大人说了,民妇玉岚伪造证据,意欲扰乱朝堂。回品楼赵广涂已供认不讳,签字画押,证据确凿。来啊,抄家!”

  “住手!你们住手,干什么?”玉岚想要阻拦,却无能为力。

  万万没想到,事情演变成今天这个地步。

  她只能抱着茹鸢,挤在破败的寺庙里苟且偷生。

  “娘,爹爹是回不来了吗?”茹鸢害怕的拉住玉岚的衣角。

  “不会的,娘亲会带你爹爹回家的。”玉岚终日以泪洗面,唯一的支撑就是茹鸢了,“茹鸢乖,娘亲要出去找人救你爹爹,你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等着娘亲回来好不好?”

  “嗯,娘亲,你要小心。”茹鸢说着,抱了一下玉岚。

  而另一边,赵广棠和知县正在饮酒作乐,丝毫没有愧疚。

  “贤弟,你说这赵广涂能把东西藏到哪去呢?我的人把回品楼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见啊。”知县一边看着歌舞一边说着。

  “这个老狐狸!”赵广棠恨恨的说着。“赵广涂在牢里也不说?”

  “别提了,该用的刑一个没落下,他就是不说啊。”

  “哼,早晚的事。”赵广棠对菜谱那是势在必得。

  而这一点,玉岚也是知道的。她别无选择,一定要救出赵广涂。

  “算嫂子求你,饶了你大哥吧。”玉岚一百个不愿意,却也只能来求赵广棠高抬贵手。

  赵广棠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玉岚,冷嘲道,“嫂子,当初赵家排挤我的时候,谁替我求过情了?”

  “怎么会?你大哥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啊!”

  “呵呵~”赵广棠冷眼看着,“嫂子,说那些都没有用。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懂,你只要救你大哥。我一定会把食谱给你。”玉岚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

  “嫂子,东西给我,我才能办事。”赵广棠丝毫不肯退让,“你别无选择的,嫂子。”

  玉岚没办法,只好将食谱双手奉上。

  “哈哈哈,食谱到底还是我的啦!”

  “你一定要和知县大人说,让他放了你大哥。”

  赵广棠挑眉,“好说,好说!等着消息吧……”

  玉岚回到了破庙,带着茹鸢就这样等。

  一天,两天,三天……

  杳无音讯,最后等来的,只有赵广涂罪证落实,准备处死的消息。

  五雷轰顶,就是这个感受。玉岚这才意识到赵广棠的心狠手辣。他根本就是骗了她,也从未求情,更是不肯放过她的相公。

  茹鸢虽年幼,却也多少明白其中事由。她看着母亲不吃不喝,形同行尸走肉,心疼不已……

  她每日都会去山林中,好运气带回野味,不好运时就带回野果。

  眼看着爹爹处斩的日子临近,茹鸢心中的不安在一点点加重。

  “茹鸢……”

  忽的有一日,玉岚将茹鸢叫到了身边。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娘亲最为精神的一日了吧?

  “茹鸢,娘亲的好孩子。等着娘亲回来。”玉岚这些日子憔悴不已。

  “娘亲,我不放心。我要跟您一起去。”茹鸢几乎要哭出来,不知为何她不安感越发强烈。

  “茹鸢,娘亲没有你爹爹,真的好辛苦。”玉岚哭出来,第一次在孩子面前展现脆弱的内心,“娘亲保证,了结了这件事情。娘亲就一直陪着你,哪也不去了,好不好?”

  “不要,我不要,娘亲……”茹鸢也哭了,小小的年纪,这样的颠簸早已让她崩溃。

  “茹鸢乖,不哭,娘亲会带着你爹爹一起回来。你做好蛋夹糕好不好?做好多蛋夹糕,等着我们回来吃,好不好?”

  “好,呜呜……”茹鸢抹着眼泪,哽咽着说道。

  玉岚险些再哭出声来,“这个你拿着,娘亲去了。”

  小小的银铃挂在茹鸢的腰间,这是茹鸢对娘亲最后的记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