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十七章:一菜之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482 2019-05-08 23:52:49

  报恩,这样充满正义感的字样,似乎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一只凶兽的生命里。

  但凡事,就是这么奇妙……

  在饕餮的世界里,人只分为两种,能吃的和不能吃的。

  吸引丸英离开不归居的,不是秀丽河山,不是莺歌燕舞。而是不同于其他几界的美味佳肴。

  六界九天,除了人界之外,再无能让饕餮果腹的地方。神仙讲究修炼,冰冷无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需果腹,没有饥饿感。妖魔嗜血追求享乐,然后食物粗糙,根本不合胃口。鬼界,更是无人可以进食。所以,他逃出不归居什么也没做,第一时间就是来到人界。

  只是,刚来到人界,丸英就遇到了生命中的一个难题。

  眼前这个人,是能吃的还是不能吃的……

  “你是什么人!?”那男子神色慌张,看见丸英更是戒备的抱紧了怀中的婴孩。

  彼时的丸英,刚刚离开不归居。跟着荼夭身边吃了那么久的素,让他看着襁褓中的婴儿都觉得可口。

  “如果你是个坏人就好了。”丸英说道。

  “什么?”那男子没太明白他的意思,只觉得这人好生奇怪。

  “如果你是个坏人,我就可以吃掉你和这个孩子了!”丸英说着,张大嘴巴,露出野兽的獠牙。

  “啊!妖怪啊!”那男子万万没想到,惊慌中竟然直直坠下悬崖。

  丸英愣住了,脑海中瞬间闪现了无数的画面。若是见死不救,是否违背不归居的规矩呢?

  说到底这人是因为他的吓唬而送命,荼夭应该会生他的气。

  想到那个总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可怕女人,丸英后脊背都打个寒颤,二话没说就飞下了悬崖,拉住那个男子。

  平稳落地,经过一番折腾,襁褓中的婴孩早已哇哇大哭,让男子惊慌失措。

  “这孩子大概是饿了吧?母亲呢?”丸英皱眉,受不了孩子哭喊的聒噪。

  “茹鸢乖啊,不哭,不哭……”男子虽然在哄着孩子不哭,自己的眼中却含着泪水。

  丸英实在看不下去哭哭啼啼的场面,冲进了山林,用叶子接了不知什么猛兽的奶水。

  “喝了吧,这样哭喊下去也不是办法。”

  男子接过,“谢谢你啊,谢谢。”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大妖怪,还有几分友善。

  “我这也算是帮了你,你是不是也该报答我一下?”

  “你想要什么?”男子刚刚卸下的戒备重新出现,双手不自觉的抱紧了婴儿。

  “我不吃你的女儿,但我肚子确实是饿了。”丸英想了想,“你给我弄点好吃的吧!就当报答我了,要吃肉啊!”

  男子眨眨眼,显然没想到一个妖怪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你可还真是找对了人,这令煌山上,我的厨艺,自认第二还每人敢称第一。”

  丸英对这样的话不放在心上,“话别说太满,小爷我吃吃喝喝的时候,你还没落地呢!论吃的能力,小爷我称第二,六界九天都没人敢称第一!”

  男子一笑,“那还请你瞧好吧!”

  他带着丸英去了一处酒楼,丸英这才知道,这个男子就是这“回品楼”的主人。

  而更让丸英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今日吃了回品楼的菜,日后百年,才会迎来现在的生活。

  当时的他不知道,回品楼是令煌山上最大的酒楼,手艺一绝。老板赵广涂年轻有为,让酒楼是家喻户晓,甚至连外地的人,都不远万里前来一品美味佳肴。

  而赵广涂的夫人玉岚也是令煌山的第一美人。

  佳人又佳话,还喜添了一位可爱的明珠,茹鸢。回品楼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典范佳话。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丸英一边吃一边赞赏着。

  桌上的盘子摞的高高,可丸英还是像没吃饱一样,狼吞虎咽的品尝不停。

  “老爷你看,做的太好吃都让人要撑坏了……”玉岚调笑道。

  赵广涂听自己的夫人这样说,也暂时忘记了丸英是个妖怪,开怀大笑起来。

  “啊,吃饱了。小爷今天吃的真是太开心了。”说完,丸英还打了个饱嗝。

  “哈哈哈!”赵广涂笑起来。

  “笑什么笑啊?好吃的东西就是会让人心情都愉悦,这可是食物的魅力。小爷我吃的东西不少,可你这手艺也是数一数二的,要是天下厨子皆有你这般手艺,小爷我也不至于因为挑食落得个营养不良了。”丸英本性纯朴,说话不似穷奇那般兜圈子,总是有什么说什么。

  “好!说得好!民以食为天,让牲肉菜叶成为人们喜爱的食物,正是一位厨子的本事。”赵广涂也是洒脱,听了丸英的话,当下将他视为知己。

  “好!今日这恩情,小爷我记下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找我就好。我一定能办到的都办到。”

  丸英随性,善恶分明。留下一串银铃为信物,便离开了令煌山又去了别处游玩。

  只是,他没想到。此一去经年,再归时,已是物是人非,徒留哀怨悲离……

  转眼八年过去,丸英也是游玩无处,机缘巧合再回到的令煌山。

  山中景致依旧,林中猛兽徘徊,感受到了饕餮的力量,都忘记了吃到手的猎物,慌忙逃窜离开。

  “胆小鬼,到嘴的美食都能让你丢了。”光是一闻,他就知道这定是上乘纯粹的灵魂。

  他被荼夭管束的已然忘记了凡人的美味,但闻到这么香甜的味道,也不由好奇。

  “我就看看,我不吃。荼夭应该不会来抓我吧?”丸英说着,走了过去。

  那是个看起来不过八九岁的小姑娘,穿着粉色衣裳,白嫩的肌肤伤痕累累。看起来,该是从这山顶上掉下来的。

  “还活着呢?”丸英忽然感到了一丝生气,“小丫头还真命大,看来是因为山腰的藤蔓阻挡才捡了条命。”

  不过,他没有想多管闲事。只是将她从山底带上去。

  “生死由命,小爷我也只能帮你到此。”丸英刚要离开,却听见一声脆响。

  这声音,他不陌生。正是当年他留给赵广涂的那串银铃。

  丸英寻觅着拿起那串银铃,喃喃着,“不会吧?竟然这么巧,你是当年那个小婴儿?”

  直觉告诉他,这事情他不管不行了。丸英赶紧抱起茹鸢,凭着八年前的记忆,寻寻觅觅的回到了回品楼。

  眼前的回品楼,紧闭着大门,门上是衙门的封条。丸英自是不顾这些,踹开就走了进去。

  他帮茹鸢清理伤口,运作内力为其疗伤。

  丸英静静的看着呼吸正常的小姑娘,心中五味杂陈。手轻抚上茹鸢紧闭的双眼,抿紧了唇。

  命是保住了,只是发现的太晚。这丫头的眼睛已经保不住,以后定要盲着活下去了。

  “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丸英感觉,回品楼可能出事了。当下不敢怠慢,冲出了门。捉了几只游散还没来得及逃走的小妖问话。

  “回品楼这八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五一十,仔细的给小爷讲清楚你们就能回家了。”

  小妖们面面相觑,七嘴八舌的开始讲起来。

  “这都要从赵广涂那个弟弟说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