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十四章:初遇闻羲上神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408 2019-05-05 23:08:25

  令煌山虽然大,但是人却远远没有皇城的多。比不得人间皇城的繁华,却自有一番别致的景色。这里的人,也是忙忙碌碌,各自为了生活而活……

  “两位里边儿请!打尖儿还是住店啊?”店小二忽而愣住,看着忽然出现的这两个人,定在原地。

  “两间上房……”

  女子悦耳的声音仿佛错觉般,但沉甸甸的银子,却是实实在在的落在了怔愣的店小二手里。

  红白衣袍的男子敲了一下店小二的额头,邪魅的俊脸闪过一丝不悦,“你们这儿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

  店小二这才回过神来,引着二人往楼上走。

  不怪他出神,实在是令煌山从未出现过气质如此超脱的人。那白衣女子蒙着面纱,可仅凭露出的眉眼,眉间的紫色花,就不知为何的让人着迷。而那男子,长相也是从未见过的出众。

  这二人,正是荼夭与夙白。

  听了树妖前往不归居的话,夙白第一时间告诉了荼夭。虽然就这样暴露了自己隐藏多年的身形,挨了一顿臭骂,可事关饕餮,荼夭也懒得和他计较,二话不说的就来了令煌山。

  “二位不是令煌山的人吧?”店小二一边引着一边闲聊。

  夙白不予理睬,倒是荼夭回道,“的确,我姐弟二人云游四方,四海为家。听闻这令煌山上有一绝,便来了。”

  夙白一愣,什么一绝?他怎么不知道。

  “姑娘说的是我们这的回品楼吧?的确,要说是美食,可是找不出第二个地方比得上那里。”店小二热心肠的说着。

  荼夭了然于心,面纱下的脸俏皮一笑,“不错。”

  忽的,她身形一顿,回眸看向店门口。

  “怎么了?”夙白跟着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察觉。

  荼夭缓过神,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什么……”

  刚才的瞬间,不知为何,她感受到了一股不弱的灵力。这令煌山虽说人杰地灵,养育了不少妖魔鬼怪,但那般纯正强大的灵力,实属少见。最重要的是,不知为何,让她心头一乱,总觉得有些熟悉……

  入夜安顿下来,只是第一步。

  “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夙白跟个好奇宝宝似的,眨巴眨巴眼睛的看着荼夭。

  “吃啊喝啊玩啊乐啊。”荼夭百无聊赖的伸着懒腰,看着窗外的圆月好不悠哉。

  “就这么简单?”夙白懵了。

  荼夭看着他,忽的一个闪身靠近夙白,伸出一只手勾起夙白的下巴。

  夙白瞪大眼睛,只觉得心头狂跳不已,这种感觉就像是要走火入魔一样,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打量了良久,荼夭有些无奈的松开他,“可惜了,没有以前可爱了。”

  “啥啊?”夙白脑子的确跟不上荼夭的思路。

  “你呀,原来明明是个多么可爱的小狐狸。现在化了形,虽然长得好看,可智商实在是一言难尽。”荼夭煞有惋惜之意,让夙白心都咯噔一下。

  “呜呜,你嫌弃我了……”夙白委屈巴巴的瘪着嘴,大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架势。

  荼夭怕了,赶紧安抚一下他的情绪,“我问你,你觉得饕餮会去哪里?”

  “那树妖不是说在令煌山吗?”

  “那,我们来到了令煌山,你觉得这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夙白皱着眉头,仔细思索,“也就灵力稍稍充沛一点吧。”

  “那让你一直留在这里,你开心吗?”荼夭问着。

  夙白一愣,刚要憋回去的眼泪又有决堤之势,“呜呜,你是不想要我了吗?我不要留在令煌山,我想回不归居,呜呜呜……”

  荼夭咬牙,这夙白化形像是花光了他所有的智商一般。几千岁的修行,怎么心智跟几岁的孩子一般?

  “我的意思是,你也觉得令煌山没什么特别之处,那能够让贪玩的饕餮久留的原因是什么?”

  夙白想了想,“不知道……”

  “饕餮丸英,性格顽皮,世人皆传饕餮喜食人,是四大凶兽之一。当初,我收服饕餮,也是费了一番气力。丸英虽然调皮,可是断然不会做出恶事,这点我还是敢肯定的。”

  夙白终于端正了态度,严肃起来,“既然荼夭你相信他没做,那只有一种可能。”

  “陷害……”荼夭说着,“但是现在怎么猜测都是无用的,找不到丸英一切都是空谈。丸英最喜欢的就是吃食,离开不归居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我总管着他,让他食素,既然要留在这里,肯定是哪里有好吃的,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了。”

  “所以,你才打探店小二。”夙白这次明白,“也就是说,丸英很可能在回品楼?”

  荼夭点头,“终于答对了,值得鼓励。”

  她坐在椅子上,刚准备喝一口茶,神识却忽然感到一阵强大的法力波动。

  “荼夭……”显然,夙白也感觉到了。

  这两股力量不分上下,波动之大让人不得不在意。而荼夭更加在意的是,这两股力量,她都不陌生。一个,是离开不归居的饕餮。一个,是那时候上楼感受到的那股灵力。

  “去看看!”

  两人施法,几个闪身就来到了斗争的核心之处。

  眼前巨大的猛兽正在发出不甘的嘶吼,老虎一样的牙齿锋利无比,嘶吼仿佛婴儿般却尖锐刺耳,正是饕餮的原形。它似乎是有些筋疲力尽,大有最后一击的决心,冲向了对面的那人。

  那人身形不动如山,双手结印,一柄长剑泛着冰冷的光。一回合,定了胜负。

  那剑,离着饕餮腋下的目只有一寸处停下。胜负已分,那人一只手背过身后,一手举剑,黑色衣袍,绛紫的内衬无风自动。像是个冷面的杀神,盯着饕餮的眼中满是杀戮之意。

  他很清楚饕餮身上的弱点,不在咽喉,不在腹部,而在原形状态下,腋下的眼睛之处。

  手一抬,他不打算放过饕餮。却感到手部一阵刺痛,险些拿不稳佩剑。警惕的几步闪身退后,自己原来站着的地方,下一刻就被打出了一个坑。

  他稳住身形看了过去,就见一白衣女子蒙面挡在饕餮面前,月亮的光辉映着她额际妖异的紫色花印,一双摄人的眼含着丝莫名情绪,叫人瞬时移不开视线。

  饕餮化为人形,吐出一口鲜血,看着挡在面前的身影,有些不确定的唤道,“荼夭大姐?”

  夙白闪到荼夭身边,满是担忧,“没事吧?”

  见她没有反应,夙白还以为她受了伤,正要再问,却看见她的眼,充满着激动……

  夙白从来没有见过荼夭有这样激动的时候,而这样的眼神,出现的叫人心慌。因为那样的眼神是因为另一个人的出现。

  荼夭看着那人的眼睛里,甚至含着淡淡的泪光。夙白正不知所措,想要打破这个局面,却听见面前的女子轻唤出了一声,“师父……”

  夙白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人,一身玄衣,银丝花纹透着如他这个人一样的幽冷。

  这人,正是闻羲。他恍惚明白了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女子,竟然就是传闻中的古神荼夭。只是不明白,她看自己的眼神,还有那个称呼。

  师父?闻羲不可察觉的勾起一抹冷笑,谁是她师父?

  “你可是认错了人?在下,神界司命上神,闻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