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十三章:不归居训诫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181 2019-05-04 22:40:09

  远在不归居的荼夭,一手抚着夙白,一手轻举佳酿。额际的紫钿花印映着醉人的眸子,她看着荼蘼花海,浑然不知神宫之上已经将赐婚之事传的沸沸扬扬。懒懒的伸了个腰,放下夙白,斜倚着花岩轻寐。

  只是今日,却像是注定不寻常的一日。

  令煌山的小妖流窜到了不归居附近,带给了荼夭一个消息……

  “古神大人,小的有要事求见!”树妖看着四周荒芜,心里惴惴不安。“古神大人?”

  夙白透过水镜看着那树妖,有些为难的瞧了瞧身后睡着的荼夭。

  “古神大人,是饕餮大人出事了!求您,求您见见小的。”树妖急的快要哭出来。

  忽的一阵微风拂过,夹杂着特有的荼蘼花香。红白衣袍的男子轻轻扶起树妖,妖异的眸子带着狐族特有的魅惑感。几丝青发垂落脸颊边,他的声音好像玉石滴水般清灵,“何方小妖?在此扰古神清净?”

  树妖回过神,带上一丝戒备,“您是?”

  “在下,古神座下妖狐,夙白。”夙白微微一笑,端的妖异魅惑。

  “小的是来自令煌山的树妖,此番前来是为了不归居的饕餮大人。”

  “饕餮丸英?”夙白隐约记得荼夭曾经提起。“他不是偷溜出去的吗?怎么了?”

  树妖有些犹豫,支支吾吾的,最终横了横心,“饕餮大人他,杀人了……”

  神魔大战后,魔尊颜隅封印于极渊之地,沉睡百年后的荼夭,醒来统领天下异兽,坐守不归居。第一条规矩就是:

  凡屠杀无辜生灵,扰乱六界秩序者,杀无赦!

  神界镜玄宫之中,漫天的冰雪纷纷扬扬,镜玄宫独有的凌霜花正争相盛开。

  苦垣喝着甯薇送给闻羲的桃花酿,等的心烦。

  一旁随侍的赫棋也一言不发,这主仆两人性格极为相似,都是不爱说话的冰山,脾气臭的很。

  苦垣无趣的拨弄着凌霜花,终是忍不住的问道,“你说想对策,想出来没有啊?酒我都喝没了,你再不说话,我可走了!”

  坐在花树下的闻羲依旧看着史册,忽的来一句,“凡屠杀无辜生灵,扰乱六界秩序者,杀无赦!”

  苦垣一愣,一脸的错愕,“啥啊?”

  闻羲嗤笑着,将手中的卷轴史册扔给苦垣,“神帝陛下不是想要让我娶古神吗?本尊得好好了解一下这位未过门的妻子啊。”

  苦垣看了看这史册,讲的都是荼夭的事迹,不归居的各个异兽之事。

  “闻羲,不归居的这位古神神秘的很,就连我也是从未见过。有人传言她是位性格孤僻的老人,也有人说她和魔尊一战中伤了容貌,所以足不出户。但她地位尊崇,你可莫要轻举妄动。”

  闻羲轻抚树上凌霜,冷冷的勾起一抹笑意,“古神荼夭,镇压魔尊有功,统领异兽有力。但是别忘了,众神归隐那日,古神纷纷跳脱六界,唯有她逗留尘世。神界给了她一个尊称,奉为古神。可若是没了这个尊称,她便只是个逆天的罪人。六界中人,皆可瓜分。”

  苦垣一惊,“闻羲,这念头你可动不得。你说的道理大家都知道,但是荼夭能够在六界立足,能够镇住异兽,可不是只靠着一个封号。”

  “我也只是那么一说,动她于我何益啊?”闻羲走过苦垣身边,拿走史册,“神帝如今忽然下旨赐婚,可不是心血来潮。不归居不归属于任何一界,有着强大的异兽之力。神帝猜忌渐长,加之有人挑衅。这赐婚,也只是神帝为了拉拢住古神偏向神界的心。”

  苦垣皱眉,“话虽如此,为何偏偏是你呢?”

  闻羲也是不曾想通这一点用意,若说是为了匹配古神,三上神四帝君,怎么也不该是他这个不好与人相处的。

  “不论神帝是何用意,但神帝的心思已定,这婚怕是难以推辞。”

  “神帝意思当然坚决了,牺牲你一个司命上神的终身幸福,就可以换来异兽之力的太平,何乐不为?”苦垣摊手。

  “可,本尊逍遥自在,平生最讨厌麻烦,这赐婚,本尊不愿。”闻羲眯起眼。

  “你的意思是想要推掉?”苦垣明白了闻羲的意思,可是又不知所以,“我估计是不可能了。你闻羲上神的风姿,可是让无数女子芳心大动啊,用你诱惑古神,乃是上上计。神帝是不会轻易放过滴!”

  闻羲难得没有理会苦垣的幸灾乐祸,“既然不归居有这般约束异兽的规定,就证明古神荼夭是不希望他人干预异兽之事的……”

  苦垣心中警铃大作,看着闻羲的眼神有些惊愕,“你想干什么?你该不会要插手异兽之事,让古神厌恶你,来回掉这门亲事吧?”

  “不错。”

  “拜托啊大哥!神帝要是知道了,定要治你的罪。再说了,万一那古神一个生气宰了你呢?”

  闻羲丝毫不在意,示意赫棋,赫棋领命。

  “你让赫棋干嘛去了?”

  “神帝之前一直善待不归居,不曾下达任何有关不归居的指令,这次忽然赐婚,想要谋求个太平。你猜,是得益于谁的指引?”

  “还用问吗?当然是钟云夫那个老匹夫!”苦垣一想到他还一阵气愤。

  “所以,本尊让赫棋找他去了。”

  “为何?你到底想干什么?”苦垣有些懵了。

  “他既是提出了,不管为何,都是针对不归居的那位。那,对不归居不利的一切事情,就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

  闻羲虽是鲜少走动,却是消息灵通,有着他独有的判断能力。钟云夫这个人,看似忠心,却总有以公谋私的心思。他必是有了对不归居十足的了解,才会下手的。

  转眼,赫棋已经带着钟云夫走了进来。

  “小仙见过两位上神。”钟云夫手中拂尘一甩,端的一副有礼模样。

  苦垣是不喜欢这个人的,不想理会,自顾自的饮着酒。

  闻羲一笑,“钟云夫,本尊找你来为了什么,你可知晓?”

  钟云夫抬眸看了一眼闻羲,算是终于瞧见了这位上神。闻羲的样子如传闻一般,如他所料一般……

  “小仙不知上神的意思。”他又笑了笑,走近了几步,“只是近来神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小仙多少猜到一二……”

  “本尊在神界少有走动,本以为相安无事,却不知为何有人惦记上了,你说这是为何啊?”

  闻羲的声音很淡,可是在钟云夫耳里,却是不怒自威的雷霆之势,“小仙知罪,本想着只是为神帝陛下排忧解难,未曾想到连累了上神。小仙多的也不知道,只是听闻最近令煌山的饕餮大人,遇到了些麻烦。其他的,小仙一概不知。”

  闻羲听了,了然于心,“多谢上仙了。”

  钟云夫拘礼,“上神言重了,既是没有他事,小仙告退。”

  “赫棋,送送上仙。”闻羲吩咐着。

  苦垣见钟云夫离开了镜玄宫,这才愿意开口说话,“你还真要铤而走险,去招惹不归居啊?”

  “这却也是唯一的办法。”闻羲挥手施法,水镜中就浮现出令煌山的景象,“我离开的日子……”

  “放心,我会给你打好掩护。”没等闻羲说完,苦垣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得无奈支持。

  这也是多年损友之间的一点默契了。

  而令煌山中此刻正一派安宁,幽暗的山洞中却猛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