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十二章:神帝赐婚冷面神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175 2019-05-04 22:39:39

  神界之中,风光清冷缥缈,如梦似幻。处处清冷肃穆,正如这里居住着的,清心寡欲的众神一般。

  “司法上神……”仙娥停下,拘礼。

  “诶。”司法上神苦垣迈着快速的步伐,匆匆忙忙走过。

  “见过司法上神。”又一侍卫见到苦垣,赶忙拘礼。

  “诶,好,好!”鹅黄的衣袍沾上些许尘埃,与往日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极为不同。

  “司法上神这急匆匆的是怎么了?”侍卫问着。

  另一个侍卫也是未曾见过苦垣上神这幅模样,“不知道。不过看这样子,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神界有四位帝君,德高望重,为东华、南极、西灵与北真。四位帝君伸受神帝爱戴,礼让三分。神界还有三司上神,司法上神苦垣、司战上神奉晚,还有就是少有人见过的司命上神闻羲,乃神帝的左膀右臂。

  神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能让四位帝君或是三位上神慌张的,定是了不得的万年难遇的大事情!

  美景总有人会看够,神界的风光虽美,可千万年皆是一般模样,看久了自然无趣。能够让这些神兵仙娥感到有趣的,无非就是这些不为人知的众神八卦。

  于是乎,司法上神苦垣,人还未到众神殿,消息就已经传的千奇百怪,众人皆知。

  苦垣心急如焚,好赶慢赶的终于来到了众神殿,还未进门,就瞧见了钟云夫从里面慢悠悠的走出来。

  “这不是司法上神吗?”钟云夫拦住去路,拘礼道。

  钟云夫,可谓是一位特殊的上仙,他本是下界仙山的一个小道士,灵根清奇,修为快于常人。升为仙级后,又为神帝出谋划策,平定了当时的北海之乱。如今,常常出入神帝的众神殿,与神帝下棋,颇受重视。

  可是,苦垣很讨厌这个人。

  “钟云夫,果然是你!千年一会那时,就是你背地里找神帝说了什么。现在,神帝下了这样的命令,你到底是何居心!?”

  钟云夫狡诈的一笑,“上神说笑了,这本是件好事才对。您还是快些进去吧,莫让神帝久等了。”

  苦垣咬咬牙,“本尊回头再找你算账!”

  大殿之中,神帝背手而立,金黄的龙纹衣袍威严肃穆,神帝见苦垣走进来,率先开口,“你知道本尊为何寻你来吧?”

  “神帝,此事万万不可!”苦垣皱着眉,“不归居那位古神尊贵万分,恐怕也不会轻易答应此事。”

  苦垣是想着用古神的威名让神帝重新考量一番,却没想到这一番话顿时激怒了神帝。

  “本尊叫你来,就是让你去通知一声!其他的事情,本尊自会处理,不需你费心!”

  “神帝……”苦垣还想说些什么。

  “去吧!”神帝不想多听他的话,直接挥袖离开。

  可怜苦垣一人站在众神殿中,愁思苦想了许久才往着那人的镜玄宫去了。

  镜玄宫中尽是冰雪奇景,而镜玄宫的这位司命上神,也如隐世的寒冰一般,少与人往来。资历浅些的小仙娥,都不曾见过。而资历深的仙娥,却都说他清冷俊美,为三司上神之首。

  此刻镜玄宫,苦垣正在苦苦等候。

  “上神请用茶。”闻羲身边侍奉的赫棋,将茶奉上便又要退下。

  “诶诶诶?”苦垣连忙叫住要逃跑的赫棋,“我都在这快要喝五杯茶了,你家上神到底在忙什么?”

  赫棋面露难色,“上神莫急,我家上神很快就来。”说完又是匆匆忙忙的跑掉了。

  苦垣无奈的低头看了看茶杯,“唉!这好茶也耐不住这般品尝……”

  只是他这件事情,必须见到闻羲商议才可以。

  “司法上神可是又吃了闻羲上神的闭门羹?”

  一身金丝锦服,姿容清丽,端庄稳雅,正是甯薇仙子。甯薇仙子是女娲补天炼石时失败的金石所化,一身醇厚稳重的灵力浑然天成,在上仙中地位尊崇,九重天上无人不知她倾慕于闻羲。

  苦垣微微点头,“甯薇仙子啊,你也来找闻羲?”

  “听仙娥们说上神最近不爱出门,想来可能心有烦闷。甯薇特寻来桃花酿,虽只有小小一壶,但据说为难得佳品,给上神送来。”

  苦垣心下了然,“甯薇仙子客气了,这沁桃宫的桃花酿可是上任司命上神在世时所酿,离他故去已有万年,到现在这桃花酿可是绝品。”

  甯薇听了苦垣的话,心里欢喜,面色都不由好起来。

  赫棋走上前来,“司法上神,我家上神有请。”

  “上神出关了?太好了,我这就将桃花酿送去。”

  甯薇听见欢喜不已,便要捧着佳酿前去,不想却被赫棋拦住。

  “大胆赫棋,你什么意思?”甯薇不悦。

  赫棋却不像对苦垣那么尊重,直言道,“甯薇仙子怕是误会了,我家上神只请了苦垣上神一人进去。至于这桃花酿,就由小仙代为呈上便可。”

  “你!!!”甯薇气不过,却知道这赫棋这般胆大,定是受了闻羲指示。

  “好了,甯薇仙子若是不放心,便由我带进去吧。”苦垣出面,接过桃花酿。的确,甯薇倾慕闻羲之事,九重天上无人不知。但是,九重天上也无人不知,闻羲上神清冷至极,无情无欲,天上仙娥一群倾心,也不见他有所回应。

  甯薇只好就着台阶下了,冷哼一声回身离去。

  镜玄宫大殿内,宝座上的男子一身玄衣金纹镶嵌,绛紫内衬微微露出,眉宇间清冷决然,不怒自威的威仪,让人心生畏惧。手中拿着一卷不知什么书,正仔细的观看。

  “见你一面可真难!”苦垣不由有些抱怨。

  座上的人放下手中卷,微微斜倚,目光不含一丝波动的瞧向苦垣,“赫棋传报了五次,看来你是真的有什么事啊。”连声音,都是清冷的。

  苦垣不由眉角抽搐,通报五次确认有事才肯见,让他等了那么久!

  不过他告诉自己冷静,冷静,接下来的事情足以报复他的此番久等。

  “你想知道,我找你是受了谁的指令?为了什么事吗?”苦垣皮笑肉不笑的对自己的损友说道。

  “能让你苦等这么久,是神帝托了要紧的事吧?”座上那人依旧波澜不惊。

  苦垣急切的点点头,“你猜对了,是神帝让我来的。为的,是给你和不归居古神荼夭,赐婚的事情。”

  座上那人终于有了动静,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冰冷的眸子看向苦垣,“赐婚!?”

  “话我带到了,告辞!”走到一半的苦垣忽然想起来,折返回来,“对了,甯薇仙子赠与你一壶酒,托我带来。哎呀!你这铁树万年也不开花,只叹神宫那么多芳心暗许的仙娥,都要一腔柔情付诸东流了啊。”

  “你很闲吗?”闻羲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苦垣感受到他冰冷的视线,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幸灾乐祸,“不过这下好了,神帝解决了你的终身大事,只是不知道不归居那位古神那么大岁数了,是美是丑啊。瞧瞧你,不开花则已,一开就惊人啊!恭喜,恭喜了啊!”

  闻羲眯眼,神帝这是唱哪一出他大概猜到了,只是他可不是甘愿任人摆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