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十章:与尔双宿万里江山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038 2019-05-03 15:07:43

  皇宫里,人来人往,公公宫婢,每个人都不会东张西望,各司其职的走在自己的路上。

  未婳随着侍卫的引领,缓缓走进了皇帝的寝殿。

  这里,三年前她也来过。只是,一切早已是心境不同。三年前,因为惠妃她走入皇宫,生死关头尽是躲藏,而因为皇帝的那次更是九死一生。哪像现在这样还有心情,看看花草,赏赏美景。

  “姑娘,您就在这等一下吧。”侍卫示意未婳走进去。

  未婳进了这里才发现这里不止一位女医者,有的年迈,有的貌美。有的紧张,有的却是打扮花枝招展,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也对,当今的皇上年少有为,虽然脸上有疤,却是不伤大雅。在位三年,却不曾纳入后宫一位妃嫔,也难怪会有人动心思。

  未婳看着她们一个一个的走进去,总是进去没有多久便又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

  花枝招展中的一些,甚至是被丢了出来,里面发生了什么,当真是叫人好奇。

  未婳是最后一位走进去的,里面是一张桌案,更往前就是皇帝的龙榻。隔着层层金纱帐,未婳可以隐约瞧见里面有个人,斜倚着静候。

  “开始吧!”

  清冷的声音让她整个人一颤,还是一如初见的声音,还是那个清冷依旧的少年。

  未婳强让自己稳定住心绪,执起桌上的金丝,开始悬丝诊脉。但是心思,却已经早早不在这里。

  “紧张?”帐中的那人问道。

  “回陛下,民女只是奇怪。既然陛下是为了诊治脸上的疤,难道不是应该打开纱帐,让医者瞧见,方能更容易的对症下药。为何要用悬丝诊脉,这不是用于内疾的吗?”未婳淡淡的问着。

  “这样,更能表现医者的医术高超。”慕柒冷冷的说着,“能看就看,不能看,就出去。”

  未婳挑眉,心想这慕柒的臭脾气还是一点没变,思及此处不由笑出声来。

  她轻轻放下金丝,目光却被一旁的东西吸引。那是一方锦盒,安静的躺在那里。未婳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思,就打开了。

  盒子中赫然是当初那张她留下的面皮……

  “陛下,民女看完了。”未婳眼中不由含上泪水,声音都有着些许颤抖,“陛下这脸上的伤,实在过深。寻常的药物,似乎已经难以完全祛除,不如,换张脸吧……”

  金帐忽然被猛地掀开,慕柒那张脸出现。两人四目相对,一时竟然十分的安静。

  未婳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不想让他瞧见她脆弱的样子。来不及说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声音低沉,却是不容置疑。

  未婳感受身后的那人正在缓缓靠近。

  “为何想逃?为何要逃?是你么未婳?三年前,那个盘旋离开的红鸟,也是你对不对?”慕柒颤抖着手,拉住眼前人的手臂。

  三年前,所有人都说是神鸟天降,惩治无道的帝王,只有他知道,那只红鸟是他心爱的姑娘。

  为了他,违背了内心的坚持,违背了恩人的教诲,做了那件违背她原则的事情。

  “陛下说的是何人?民女却是不认识。”未婳不知为何就是心慌,不肯回过头。

  慕柒看着她,将她整个人转过来,直视着她的双眼,“你既来了,又为何不肯认我?”

  “陛下,您这伤……”

  “我这伤,只有你可以治。你是画皮师,是我一人的帝江,这花花世界无限风光,唯有你不可辜负。”慕柒神情的说道。

  未婳瞪大双眼,不敢相信那些肉麻的话是这个木头般的人讲出。

  “看着我做什么?”慕柒在她面前,从不以“朕”自称。

  “觉得当初捡回来的那个少年,似乎早已长大。”未婳微微一笑,“如今,我已然换去了那副美貌,你这堂堂帝王,莫不是要在后宫添一位不出奇的清水芙蓉吧?”

  慕柒挑眉,“那又有何不可?朕就要在后宫添朵芙蓉花,还只要这一朵花。”

  美人执笔,勾勒美皮。可换人生,不换真情……

  后来的故事,就连荼夭都是潦草知晓。似乎两人成了人人佳赞的帝后楷模,似乎慕柒至死都未曾在后宫纳过一妃半嫔。

  夙白甩着狐尾,很想知道后来帝江未婳怎么样了。

  “从一开始,我就不希望未婳去追寻那段情缘。但她看的比命还重,倒叫我无从开口挽留。”荼夭站起来,缓缓走进不归居房内,倚在软榻之上,“人与异兽的寿命想必,沧海一粟,须臾之间。人有生老病死,六道轮回,可是异兽余下的生命里,只有不断的思念,不断的追寻。尝过甜头,便不再想回到苦头。这本就是一场建立在不公平上的博弈,爱上,就输了……”

  夙白看着荼夭,狐狸目中饱含深沉。

  他想,他与那帝江大概是一样的吧!在这场名为“爱情”的局里博弈,爱上,就输了。

  未婳的故事像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不归居里的一切,不会因为少了一只帝江而去改变什么。荼夭每日,还是会在荼蘼花海中守候着一个个的黎明。

  日出于汤谷,落于隅谷。一朝一夕之间,时间就匆匆过去。

  安静的日子,安静的不归居。岁月越是静好安谧,就越发给了人时间去想起什么。

  “夭儿,师父答应你。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时,师父会去找你。”

  她永远不会忘记诸神跳脱那天的混乱,永远不会忘了师父的承诺。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场动乱让她失去了什么……

  想到这里,荼夭一双眼中的仇恨和凌厉渐渐清晰,吓得身边的夙白浑身一个冷颤。

  它跑到荼夭身边,轻咬一口她的手腕。

  荼夭因这刺痛回过神,脸上又恢复了往日那慵懒淡然的神情。

  她原以为,替师父守护好异兽之力便是她的使命。只是到了现在,连不归居的异兽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她却还是不清楚自己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