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九章:揭皇榜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018 2019-05-02 20:00:44

  “你知道,我多喜欢做花魁吗?”云想这样问着未婳,但这话更像是在问自己。

  “喜欢到,再给你选择的机会,还是义无反顾吗?”未婳亲自为她换的脸,还记得当时她就劝过云想,找个好人家嫁了,但当时的云想说的自信,她说世上没有真情,更不会有人为一个花魁付出真心。

  未婳以为,云想还是会保留着当初换脸时那样的坚定。

  却不想,听到答案的云想只是有些愣神,随即便苦笑着摇了摇头。

  “若是以前,我定是要不顾一切的像现在这样生活。可是现在,花魁之位也好,明艳美貌也好,都不再是我想要的。”

  看着云想惆怅的眼神,未婳不知该怎么劝她好。

  “放开我!我要找云珠,放开我!”

  婉香楼门口忽而传来喧嚷声,云想的窗边能将一切尽收眼底。

  那是个文质儒雅的男子,看样子似是吃醉了酒,吵着嚷着非要冲进婉香楼,找,云珠……

  未婳看着面前的云想,也就是当年的云珠。楼下那男子,是来找她的吗?

  “刘公子,您回去吧!都说过很多遍了,咱们这已经没有叫云珠的姑娘了,云珠早就生病去世了,现在我们这儿的花魁是云想!”

  “我不信,我不管!我就要找云珠!!!”那刘公子醉着嚷着,却没有一点无赖的可气,那双深情却包含痛苦的眼,看着叫人心疼。

  “哎哟!真是个祖宗,赶紧,把刘公子送回去啊!愣着干嘛呢?”

  两个楼里的壮汉一左一右架着那刘公子便走了。

  云想看了很久,直到拐过了街角,再也看不清他们,这才恋恋不舍收回了视线,猛然低头,却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一方手帕递到面前,未婳看着她,“这样病着,不愿意见人,原是深情根种,为了那刘公子啊……”

  “原本我不相信这红楼柳巷可以遇到痴情郎,我也不稀罕那些谄媚嘴脸的伺机靠近。”云想苦笑着,眼中包含着苦痛,“可这命运就是叫人这样难堪,偏偏等我准备好迎接新的人生时,旧时的依恋才寻上了门。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我,他要的也不是云想,而是云珠。”

  刘公子是云珠的常客,家中虽然不多钱财,但是生活依然是中上等。有才学,有相貌,这样的男子虽然不多,但是在婉香楼里,亦是姑娘们所不屑的。明媒正娶的鬼话听的多了,都怕真心空付薄情人。

  如履薄冰的生活在这里,云珠从未想过动心。刘公子说过无数次,只要安抚好家中,他一定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自然的,云珠以为那都是哄人的套话。万万没料到,在她化为云想成为花魁,回到这婉香楼第一日时,刘公子带着长长的迎亲队伍,当真抬着轿子来到这里。

  自然,云珠不见了,都说染病去世,刘公子一腔热血洒在了冷门坎上再也过不去。他顾不得脸面,只是日日吃醉了酒就来到这里找云珠。

  云想不敢说,也不能说。一经换脸,便是全新的开始,全新的人生。有着过去的记忆,但她已经不是她,过去的人,自然也是接触不得。

  只恨时间弄人,命运坎坷,徒增一曲哀思别离……

  未婳治不得云想的病,她那是心病,再好的药也不能让心如死灰的人复生。

  离开婉香楼大门的时候,云想竟然亲自送她,这倒是让未婳有些意外。

  “姑娘回去吧,身子骨既然虚弱,是吹不得这凉人的风的。”

  云想只是点头笑笑,“姑娘无名,却是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当年我找到她的时候,便觉得有缘。她是一位画皮师,现在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未婳身形一顿,回眸看了一眼云想,“是么?那还真是遗憾,我倒是想看看传闻中的画皮师,现在应是极少了。”

  “那位画皮师,一看就和姑娘你的性子形似,都是坚韧的人。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担忧。很多缘分,来之不易,莫让那一分执着耽误了年华,落得遗憾……”

  未婳忽然愣在原地,看着云想略有深意的眼神。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云想似乎已经知道她就是当初的那个画皮师了。

  可能,只是错觉吧……

  她心里有些杂乱,很多刻意压制很久的感情正在挣扎。脑海中不断涌现的,是慕柒的身影。

  人群忽然变得喧嚷,大家拥挤着都往一处走,未婳被他们牵动着,不得不随着人群来到了皇榜的面前。

  这是张新招贴的皇榜,左右两旁还有侍卫守着。

  “这皇上又在招募女医者啊……”

  “是啊!咱们这位皇上,什么都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对这件事情执着。这都这么些年了,一直在找。这也是富贵毛病吧?哈哈!”

  听着周围人议论纷纷,未婳不由好奇,“这位小哥,这皇榜上是招募女医者,皇上是得了什么病吗?”

  那人一看未婳,立刻热心回答,“姑娘你不是皇城人吧?咱们这位皇上在位三年,勤政爱民。就是天公不作美啊,皇上的尊容偏偏留着一条伤疤,得有三年了吧?一直在各地招纳女医者,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女的。唉,不过都三年了,也没好啊!”

  未婳心思微动。她是知道的,当年离开皇宫时,她杀了那时的皇帝,特意为他留下了一张面皮,也写下了换皮的方法。按理来说,不应该这样……

  三年时间,她以为她已经完全忘记那个感觉,但是此刻,她却格外清晰。清晰自己的心里,有一个人的位置,根深蒂固,抹也抹不去。

  她也清晰的知道,这张皇榜,这张不断贴了三年的皇榜,是为了给谁看。

  “这皇榜,我接了!”

  未婳走到皇榜面前,在众人惊讶唏嘘的表情下,霸气的接下皇榜。

  既然他在等她,等了三年之久。那么,她也该学会坚强勇敢,直面自己的内心,主动走到他的身前。

  云想那样的遗憾,她不想经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