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八章:再遇云珠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157 2019-05-02 20:00:00

  层云叠开不知意,身缘红尘唯见君。此情若待圆镜时,帝语古今双宿去。

  从未婳受到荼夭指点离开不归居后已经过去了三年。

  这三年的时间,世间再无画皮师这一行业的踪迹,当初那个年轻貌美的画皮师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形貌清丽文雅的女医者。

  她无名无姓的游走在山野丛林之中,经由手下痊愈的患者不知多少。

  时间真的可以冲淡很多事情,好比当初已经空如一人的永泰镇,如今又有了人烟。虽然人还很少,但已经看不出当初因为惠妃留下的惨淡痕迹。

  这些年,遇到很多美丽的居所,也遇到了很多新的人。

  但她从未在一处逗留许久,也不曾再在身边留下一人伺候。

  有些事情,有些人,经历一次便已足矣。很多已经保留下来的习惯,再不会轻易的改变。

  再次来到皇城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走过了荒野丛林,偶遇寻求名医的家丁。一切顺理成章,将她带回了这个不愿踏足的地方。

  城中翟大人的夫人,怀孕足月,胎儿却迟迟不肯降生,适逢皇城旱灾三月,人们都说那夫人腹中的胎儿是个妖物。

  谣言这种东西总是一传十,十传百。未婳见识过它的厉害,也深知这东西能够杀人于无形。但她还是来的迟了,这夫人竟然为了不影响到老爷的仕途,已然悬梁自缢。

  “夫人,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就带着孩儿去了啊?”一旁的老爷已经泣不成声。

  失去至亲,与达官显贵相比,一目了然。很多人会为了权益,放弃很多,包括良知,包括亲情,但不是所有人都会为此不惜一切,尚有需要珍惜的人和物,它们就在身边。

  “闲杂人等,离开!”未婳看了一眼那夫人的遗体,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夫人已经去了,姑娘请回吧。”老爷已经心如死灰。

  “我再说最后一遍,出去!和冥王嘴边抢人,耽误一刻就是一条人命。”未婳这样说着,也不容反抗的就推着那人出去,顺带将房门关上。

  未婳轻抚夫人高高隆起的腹部,看了眼周围,顺势拿起一把剪刀……

  “哇~”婴儿清脆的哭声响彻整个府邸,门外还沉浸在悲伤中的老爷震惊的愣在原地。

  房门缓缓打开,未婳身上沾着点点血迹,却很好的保护着怀中的那个婴孩。

  “恭喜老爷府上,喜添了一位小少爷……”

  “这!”老爷怔愣的看着那个哭泣的孩子,颤抖着手接了过来,“姑娘,这是?”

  “夫人离世尚早,腹中孩儿生命顽强。虽然对夫人遗体有些不敬,但是能够救下这孩子,也不枉夫人的一番苦心。”

  “姑娘是我府的大恩人啊!!!”老爷抱着孩子当场跪下,悲喜交加的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而未婳,不等那顿庆功的酒菜,不等富贵金银,已然早早离去。

  钱财,她不是很需要。她需要的只在很久以前的一个夜晚清晰,须臾三年时光,她走过茫茫人海,却是早已丢失了自己内心想要的东西。

  山野荒地虽然景致优美,却比不得皇城繁华无限。街角巷尾叫买吆喝的声音热闹无比,人们兜兜转转在这里,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

  未婳就这样走着,忽然被一个丫鬟拦住了去路。

  这丫鬟水汪汪的大眼睛嵌满泪水,直接上来就给未婳磕了一个响头,“大夫,您就是那位翟府的恩人吧?求求你,救救我家姑娘吧!”

  丫鬟口中的姑娘,是婉香楼的花魁云想。婉香楼是这皇城最大的青楼,达官贵人偏爱之处。虽然这些年声名远扬,可毕竟是风尘之所。那些自命甚高的医者,是不屑为这楼中姑娘看病的。

  未婳不是那些医者,自然没有理由拒绝。

  只是到了那婉香楼,见到了那病中的花魁,她才不得不感叹世界的小。

  花魁云想,正是当年未婳为其换脸的花魁云珠。她到底还是选择成为了花魁,只是看到她的双眼,有些东西到底还是不同。

  云想得到了当初她想要的一切,取代了自己云珠的地位,重获声名。未婳看着她惨白的一张小脸,被愁丝遮蔽的双眼,嗅到了一丝惆怅,那是万般金银也遮盖不住的。

  “姑娘,大夫来了。”

  丫鬟轻声的话语,引来的却是云想暴躁的对待。

  “谁让你请大夫的!?我不是说了,我没生病!!滚,都给我滚出去!”云想身子虚弱,火爆的脾气却还是吓得丫鬟连连颤抖。

  未婳看不下去了,轻轻拉住丫鬟,“这里交给我吧,你先出去就好。”

  丫鬟如释重负,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屋里瞬间只剩下两人,未婳和云想都顶着与过去不同的一张脸,只是未婳选择了不同的生活,而云想似乎回到了漩涡里。

  “多管闲事,别碰我,拿着钱滚蛋!”云想恶狠狠的说着。

  “怎么?坏脾气也是你花魁的特色?”未婳并没有走过去为她诊脉,而是走到了窗边,顾自看着外面的风景。

  “不用你管!”云想转过身去,不愿多看一眼。

  “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花魁,一日不见客,损失不少吧?你这样故意拖着病不肯看,又是为了什么?别告诉我是为了惹人怜爱。”未婳一针见血,看着榻上那人身子一颤,知道自己目的达成了一半。

  “好了,别再管我这样的人了。婉香楼妈妈会给你很多钱,你走吧。”

  未婳缓缓走至云想身旁,“你这病,是由着风寒引起,这窗边本就风凉,还刻意打着朝着吹。我倒想问问花魁姑娘,是为了逃避什么,才这样刻意败坏自己的身子?”

  云想回过神,定定的看了未婳好一会,忽而莞尔一笑,“你倒是个聪明人。”

  “那便多谢云想姑娘的夸奖了。”未婳回以一笑。

  云想愣住了,打量了未婳一会儿,“姑娘叫什么?我看着你,尤其是你的眼睛,像极了我的一位故人。”

  未婳也是有些意外,面上不露声色,“是么?”

  “是啊,这世间有很多事情,是你想象不到的奇妙。这是我切身经历感受到的,也叫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云想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双眸似是看着美景,又像是穿过美景追寻着什么。“一些决定,即使抱憾终身,也断然没有后悔的余地。一经选择,便再没有了回头的余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