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七章:为你杀生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471 2019-04-30 22:40:52

  漆黑的一片,看不清从何来,到哪去。

  未婳眼前的布终于被拿开,她不适应的微微眯起双眼,适应后才打量自己周围。

  金碧辉煌,龙烛金丝榻。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她是在皇帝的地盘上。

  “你就是那个画皮师?”身后忽然传来脚步,未婳一个转身,正好撞入那人打探的视线里。

  这个人,长相很是俊俏,他的脸与慕柒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他的脸上没有那道伤疤,他的眼神里,都是贪婪和丑陋。

  “知道我是谁吗?”皇帝轻声问着。

  “金晃晃的龙袍在身,我又不是个瞎子。”未婳不屑的说着。

  “哈哈哈!”皇帝笑起来,走过她身边坐在龙榻上。“你就是慕柒的恩人,也是淑妃的恩人。看起来小小年纪,可真是不一般的女子啊。”

  未婳心里一紧,这皇帝的意思,看来是早知道慕柒为她所救,也知道淑妃找画皮师的事情。一切看似巧合的事情,连成线,就成了最大的阴谋。

  这皇帝,是利用淑妃的事情,将她引到宫里来,他当然也知道,只要她来了,慕柒一定也会出现。

  好个心计……

  “把我抓住,你就以为控制得了慕柒吗?”未婳相信慕柒,相信他不会做那种让她失望的事情。

  “未婳姑娘似乎是低估了自己的魅力,朕又何止是因为慕柒才要抓住你?”皇帝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却清晰的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你想我做什么?”未婳皱紧眉。

  “淑妃经过你换皮,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年轻了许多。”皇帝眯起眼,走到未婳面前,轻轻勾起她的下巴,“自古君王都想永葆青春,追求长生不老。想必朕有了你这么个宝贝,这个愿望就不难实现了。”

  “画皮师,只是换了一张面皮,顶着二八年华的样貌,身子却风烛残年,又有什么用?”未婳打心里不想帮。

  “这就不用你管了,后宫皇子一个个诞生,他们都在瞄着朕的皇位。朕偏不如他们的愿,只要朕活着一天,这江山,他们便不要想着染指!!!”皇帝瞪着血红的双眼,样子极为可怖。

  未婳忽然觉得他很可悲又很可怜,偷来的江山,想必自己坐着也是不踏实,日日担惊受怕。就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防范起来,没有亲情,没有爱情。重臣想着谋反,嫔妃想着荣华,皇子想着帝位。

  到头来,龙袍在身,他却一无所有……

  未婳点了头,这让皇帝欣喜若狂。年轻的容颜就要到手,他紧张的走来走去。

  丹青画笔轻轻执起,未婳心里想着慕柒的样子,指尖甚至都要掐出血来。她总是能为他做些什么的,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她缓缓勾勒着,轻轻调配着,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皇帝看着画好的人皮,颤抖着双手,像是抚摸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未婳为他换好了面皮,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恍惚,眼中一点泪水强行忍了回去。她身在宫中,经历了这么多,终于知道自己对慕柒的感觉是什么。

  看了那么多的故事,这种名为爱情的东西,终于在自己的心里诞生。

  她,无论为他做什么,都无怨无悔……

  皇宫里面,龙榻之上。皇帝感受着恍似重生般的喜悦,他抚摸着自己的脸,疲惫的,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皇城一夜风雨连绵,似是注定了这个夜晚的不平凡。

  城墙之外火把连连,慕柒挂帅,为皇室正名。这么多年韬光养晦存下的兵力,说服的朝臣,纷纷跟随,皇城的大门好似纸糊的一般,轻而易举攻破了。

  若是没有未婳,他不会这样着急,定是要仔细谋划一番。但此刻,他已经没有时间思考那么多,只要一想到未婳在皇帝的手里,他寝食难安。

  “未婳,我来了……”

  皇宫之内也是风雨飘摇,动乱来的猝不及防。

  巡夜的侍卫和公公,只来得及看到龙殿内闪过一个赤红光芒,一个长相极为怪异的,好似红布口袋的怪鸟破空而出。

  守卫冲进龙殿,就看到皇帝躺在龙榻上,面上露着奇异的笑容,却是没了呼吸。

  “皇上驾崩了!!!”

  消息刚出,慕柒已经带人冲到了龙殿。

  他冷冷的看着那个没呼吸的人,不做理会,赶紧四处寻找未婳的踪迹。

  “未婳!未婳?”

  便寻无果,忽然,角落惊心放好的一个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一张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瑕疵伤疤的人皮,安静的摆在那里。正是他毁容之前的样子……

  他忽然明白了未婳说的计策,让他走,她去皇宫。答应皇帝的要求,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要杀了皇帝,为他报仇,帮他成就帝业。

  就在宫里刀光剑影,人们纷纷传着,皇帝因天命去世,上苍派了奇异的怪鸟,将无道的帝王收走。

  而慕柒,在这个混乱的黑夜里。悲伤哭泣着,穿上了龙袍。

  他在看到人皮那一刻,忽然就感觉,此次别离,似是永久。他可能再也看不到那个单纯美丽的画皮师,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梦中重复无数次的相濡以沫,终是成了空想。

  这沉重的龙袍,换来的是夜夜苦思,思念着那个永远存在于回忆的身影。

  无数次梦中的惊醒,无数次的低声呢喃和哭泣,都离不开那个名字。

  “未婳……”

  她是一只兽,只有他知道。因为她是一只兽,所以,去了哪里,都是他万里江山寻不到的地方……

  不归居里,荼夭轻轻放下画笔,眼神有些迷离。

  她轻抿杯中苦涩的崂山茶,看着夙白的眼神,微微一笑,“你定是好奇,未婳去了哪里?”

  夙白点头,可爱的狐狸脑袋小小的,蹭着荼夭的裙摆。

  “她呀,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不归居……”

  荼夭回想着,继续讲述着这个故事。

  未婳为了慕柒,在给皇帝制作的面皮中掺了剧毒,她杀了人,还是人间的帝王,改变了人界的气数。

  她自知罪孽深重,不但违背了不归居的规矩,还逆改了天命。

  她不想让对自己有恩的古神为难,于是在一个黑夜里,回到了不归居。

  彼时,荼夭看着狼狈哭泣的未婳,以为外面的人欺负了她,“怎么哭花了脸,若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叫白泽麒麟他们去收拾。”

  未婳只是哭着,不言不语的叩首,“古神,帝江违背了不归居的规矩,在人界杀了人,自知对不起古神的信任,此番回来,只求一死,不让古神为难,求您成全!”

  荼夭一愣,她将食指点在未婳的眉心,看着她在人界的种种。

  一双魅人的美目含笑,她将未婳扶起,为她擦去脸上的眼泪,“凡心初动,就这样的草草结局,岂不是一种遗憾?”

  未婳不解的看着荼夭。

  而荼夭只是告诉她,“还不到你回来的时候,因果轮回,命数已定。所谓的罪孽,又何尝不是你对天命的一种成全?那皇帝本就行事不正,你不过是抢了人皇的事情做。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寻找你该遇到的人,去吧……”

  荼夭雪白衣袖轻轻抚过她的脸颊,她回过神,就已经身在人界,离开了不归居。

  她没有明白荼夭的意思,但是却知道自己应该留在这里。

  既然一切都是新的开始,那她,也该换去了荼夭为她画的人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