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古神纪:山海奇缘

第四章:惠妃召见

古神纪:山海奇缘 荼翎 2142 2019-04-29 12:33:01

  慕柒在家里等的焦急,忍不住出门打探,这才知道未婳进了刘大娘家的门,好久都没动静。他直觉不妙,冲到了这里,不想冲破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不敢想,自己再晚来一刻会发生什么。只知道,心中无名怒火熊熊燃起,眼中的杀气,怎么也是藏不住。

  “他敢碰你,我帮你杀了他。”他平静的说出最残忍的话。

  刚要动身,却感受到一只手在扯着自己的衣袖。他低头,看着未婳惨白的一张小脸,心里揪在一起。

  她不想让他再杀人……

  “好,我们回家。”慕柒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未婳身上,将她打横抱起离开了这里。

  回到了家中,慕柒为未婳打了水,让她沐浴更衣。未婳只是依言照做,却是一言不发,安静的让人害怕。

  收拾好一切,已经到了深夜。慕柒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外房打地铺睡觉,而是安静的蹲着看着榻上的未婳。

  “我,从未想过凡人竟会这般可怕。”

  许久后,未婳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慕柒看着她,觉得她应是受了极大的惊吓。

  暖暖的灯火照亮未婳的脸,慕柒才看到她脸上受了伤,他微微眯眼,拳头紧紧握起,“你受伤了,我去给你拿药。”

  未婳忽而伸手拉住慕柒,“不用药,我这伤,药是治不好的。”

  慕柒有些疑惑,却不想刺激未婳,很是听话的乖乖站在了一边。

  未婳抬眸,清澈的眼睛看着慕柒。“慕柒,你说,若是没有这幅皮相,是不是便不会招惹这么多是非?”

  “这不是你的错。”慕柒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未婳抚上自己的脸,感受到一丝疼痛,她不用想都知道,永泰镇是再也待不下去了。她心里忽然就很委屈,不知道该怎么去抒发才能让自己不这么难受。

  “慕柒,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未婳站起来,缓缓走近慕柒,“知道为什么,我脸上的伤,药治不好吗?”

  慕柒忽然有些紧张,但他正在极力克制,他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未婳。

  未婳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脸,摸到了那处伤,缓缓撕扯,“因为我这张脸,是假的。我不是人,我是一只修炼化形的帝江。”话音落下,面皮已经全部撕下。

  那一张没有五官的脸赫然显露在慕柒的面前,他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未婳,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

  过了很久,未婳有些失望的转身,说什么不在乎皮相,都是骗人的。

  慕柒伸手,将她抱起,轻轻放在榻上,转身离开又走了回来,手里多了的,是药箱。

  他轻轻的,小心翼翼的为未婳上药,“那面皮划坏了,再画一张便是。只是再换须得结实些,你看,都流血了,还是伤到了……”

  未婳整个人一颤,心里忽然就有种陌生的感觉。暖暖的,但是很紧张,她感觉自己像是生病了,心跳快的不能控制。

  “你不害怕我吗?我可是……”

  “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慕柒打断她的话,“所以,你得好好活着。”

  长期的相伴,认识的不是脸,相交的是心。

  未婳只是感觉永泰镇自己待不下去,万万没想到,刘大娘一家倒打一耙,说她勾引大壮,不知廉耻。而那天,很多人也确实看到慕柒把未婳从刘大娘家抱出来。

  “滚出永泰镇!”

  “早就看他们孤男寡女不是什么好人了。”

  “呵,山沟里的丫头,真是不害臊!”

  话多难听的都有,但这仅仅只是开始,不知是谁从何处请来个劳什子的道士,非说未婳是妖物所化,所到之处定会引来灾祸。

  于是,一群人,冲进了未婳的家里……

  “你们干什么!?”未婳看着那牛鼻子老道,头顶浊气,哪里是什么得道高人?

  “妖孽,看我收了你!”那道士祭出剑,画着符咒引火。

  慕柒挡在未婳前面,眼神凶狠的令人不敢靠近,“无知愚昧至极!今日,你们谁敢碰一下未婳,休怪我剑取咽喉!”

  周围的人都不敢上前,一时间便僵持在原地。

  “尔等平民还不让开?”一个尖锐鸭嗓声音响起。

  眼尖的人看出这一帮人,锦衣绸缎雍容华贵,就连丫鬟的衣服都掺着丝。

  那人进了门,扫了一圈,“呵,还真是热闹啊!哪位是未婳姑娘啊?”

  “我是。”未婳不认识这些人,但觉得他们或许能够周旋一下永泰镇的人。

  “你是哪来的?她是个妖孽,道长正要除妖,还不让开?”胆大的人说道。

  “大胆!这是皇城的徐公公,岂容你们大呼小叫?”侍卫说罢便要拔刀。

  徐公公拦下,“杂家这次来啊,也只是想请未婳姑娘到宫中。这奉了上面的旨意,要是有人敢拦啊,就砍了脑袋去!”

  此话一出,大家都纷纷跪下,“公公饶命,公公饶命啊!”

  徐公公冷哼一声,“识趣就好,未婳姑娘,咱们走吧……”

  原是宫中的淑妃娘娘听闻永泰镇有一画皮师,特意差人来请。倒是及时的,替未婳解了围。未婳收拾好东西,就要叫慕柒,却发现他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慕柒?”她找了很多地方,最后只在茶杯下面找到一封辞别信。

  他是个杀手,不能去皇宫这种地方。未婳理解,只是坐上了轿子,一上一下,心里也是浮浮沉沉。总觉得,身边好似缺了些什么,整颗心都空落落的。

  皇城是天子脚下,皇宫别院,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未婳来到这个地方,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淑妃娘娘。

  “草民未婳,叩见淑妃娘娘。”

  淑妃轻抿杯中茶,“嗯,起来吧!”

  “谢娘娘……”未婳抬头,正好撞入淑妃正在打探的双眼。

  “你就是那画皮师?”淑妃打探的问道,怎么也没料到这传闻中的画皮师,竟是这样一位姑娘。

  “回娘娘,未婳只是粗略懂得。”

  “好,如今这画皮师可是重金难求。你小小年纪便有这等技术,当真难得。”淑妃说着,却示意着身边的人退下。“可知,本宫找你来,有何事?”

  未婳想了想,“未婳一介布衣,别的能耐没有,唯有画皮。莫非,娘娘也是要换脸?”

  “倒真敢说啊!”淑妃眯起眼。

  “未婳只是说出了心中猜测,还请娘娘莫怪。”

  淑妃笑起来,“光说可不行,本宫要让你真的动手做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