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生八零:史上最强小甜妻

第49章 下药

重生八零:史上最强小甜妻 锦青墨 2004 2018-08-30 23:49:00

  “而我家知道情况后,我爹也骂了我,但是我娘也说咱两家也不般配了。你家情况实在是太困难了,我们也就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拖累不起……”王照明见陆霜降只别开了头,凑近了些,“我是真的喜欢你,咱们当初上学的时候,全班谁不说咱两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的。可那时候我们还小,心里也只有情情爱爱的,不然我也不会硬逼着我爹娘来你家下定礼的。可我哪怕再爱你,但是我爹娘不允许,我也是没办法的。其实都是怪我没本事的……”

  说着,他一把握住了陆霜降的手,“阿霜,我是真的爱你,喜欢你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的心日月可鉴的。如若有半分虚假,我就天打五雷轰……”

  正说着,窗外真的响起了一道惊雷,照亮了半个夜空,倒是把正要发誓的王照明吓了个机灵,下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陆霜降见得他这副怂样,不禁鄙夷,当初自己到底是多么瞎眼,才会看上这样的人!

  她咬了咬牙,忍住想要把他甩开的冲动,偏过头来,望着他,眼眸在烛光下,莹莹发亮,“你说的都是是真的?”

  王照明见她理自己了,心里一喜,“当然是了。我爹娘今天说要来找你家退亲,我一听到,就给拦住了。我晓得你家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这事是我对不住你,那一百块钱的小定礼,我不会要回来的。不然,这不是趁火打劫吗?我回去后也会跟我爹娘说清楚的,理亏的是我们,总是要给你点赔偿的。”

  陆霜降听着他的絮絮叨叨,垂着眉眼,像是垂泪神伤,又像是自卑苦痛。“可你和我堂姐……”

  王照明见得她在烛光下仿若打了柔光,越发柔美的五官,心里不由一荡,就想把她往怀里搂,“阿霜,我们是有缘无分的。但是,我也不会跟你堂姐好的,不然,岂不是扎你的心窝吗?我就想着,这亲退了没事,只要你未婚我未嫁,总是能定第二回的。只要我托我亲戚给你哥哥在城里去周转一下,说不定能给他再谋个好工作……”

  陆霜降闻言,心中冷笑。

  当年,她并没有去城里见她哥,加上家中事情焦头烂额,她六神无主,又要照顾她娘,分身乏术。陆桂香来她家虚情假意,她想着不管怎么样,到底是姐妹,就托她去给城里的哥哥送封信。

  没想到,陆桂香信没送,还去她哥单位大闹了一场,导致陆立春还受了处分。所以,当年听到王照明一脸愧疚的说这话,她居然信了,还觉得他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到底还是有几分良心的。

  现在这事没发生,陆桂香为了坚定王照明退亲的念头,居然谎称她哥要被辞退。

  陆霜降侧身避开,抽回了手,不想再跟他周旋。

  “那我就谢谢你了!如果你只是跟我说这些,我就先回去了。不管你跟陆桂香以后结婚也好,离婚也好,都跟我无关!王照明,让你家人来退亲吧!”

  王照明见她要走,心中着急,他忙拦住了她,“阿霜,你先别走!”

  “干什么?”陆霜降一点都不奇怪他的阻拦,这跟当年一模一样的情况。

  “我,我给你带了糖水鸡蛋。”王照明找到话题,越说越顺溜了,“你最近肯定是心里压着事,都消瘦了好多。我看着就心疼,你来尝尝看,可甜了!”说着,打开了带来的保温壶,就见香气袅袅,勾得人馋虫大动。

  陆霜降眼也不眨,面无表情,“不用了。”

  王照明又拦住了她,一脸深情道,“阿霜,我们是要分开了,但是无论怎样,我们都还是朋友的啊!你不心疼你自己,我看着心里可难受的。不然,我何至于让桂香偷偷喊你来?我知道你家吃不到这些好东西,你就别争那口气了,吃点补补身子吧!不管怎么样,你吃一口吧!回去路上风大,你也不会冷到身子。”

  陆霜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是不是我不吃,你就不会放我走?”

  王照明眼眸乱转,“怎,怎么会……”

  陆霜降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只要今天她进来了,就别想安然出去。她要是不肯吃下去,怕是也会被灌下去的!

  她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蓦地接过那保温壶,见得王照明那恨不得立刻灌她喝下的焦灼模样,眼神冰冷,仰头就喝了几口糖水鸡蛋。

  糖水鸡蛋,果然是很甜的,放的糖很足。

  而当年,她是被这一壶糖水鸡蛋给感动了。

  却不知,这根本不是安慰人的良药,而是要命的毒汤。

  当年,她可真是傻,看不清王照明的虚伪!

  “够了吧!”陆霜降把那保温壶往桌上一放,烛火都摇曳了两下,越发的微弱了起来。

  她抬手擦了擦嘴角,“现在,我能走了吗?”

  “可……”

  “余下的,对着你,我可喝不下去,我怕消化不良,反胃了!”陆霜降毫不客气地道。

  王照明的脸色变了变,见她越过自己要离开,却是一把抓住了她,声线一变,没了方才的诚惶诚恐,反而是带了点邪佞,“东西都喝了,那么急着走干嘛?陆霜降,好戏就要上场了,怎么能够缺了你。”

  “王照明,你还想干什么?”陆霜降想甩开他,却觉得眼前有些发花,“你,你给我喝的什、什么……我,我……”

  “当然是好东西了。”王照明见药效起了作用,得意地笑了笑,把她往那破板床上一丢,发出咯吱的声响,“你千防万防,怕是就没想到我会给你下迷药吧!这可是我托了不少人才买到的。”

  “呵,陆霜降,我就告诉你,我比你好在哪儿。我有正经的工作,我爹还是王家村的村长,我谁还娶不得?而你,平日里这碰不得那碰不得,装出一副高傲的样子,陆霜降,你以为自己冰清玉洁,看不上我?可今夜过后,你也是只被人穿过的破鞋。谁会稀罕你,又会有谁给你做主?”

  “你爹早死了,你以为他还是咱们十里八乡唯二的大学生吗?大家都要捧着你吗?就是你自豪的哥哥也要失业了,一家子以后都是地里刨吃的人,也敢高攀我?哼,做梦去吧你!”

  “你,你——”陆霜降面上目眦欲裂,心底却是阵阵冷笑,“你不要后悔了,王照明!”话还没完,她就一头栽倒在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