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军营小厨娘

五十

重生军营小厨娘 君问佳期 1252 2019-02-12 00:49:02

  两株龙须草只是两天的药量,对此陆怡璇比较郁闷,为啥那天上山没采到第三珠呢?还有就是龙须草不能直接捣碎食用,要想起到作用必须先风干,再炒制脱水,最后磨成粉末,服用三天,一天三次。程序倒是不复杂就是有些费时间,这要风干怎么也得好几天,如果天气不好时间会更长,这才刚开春咋暖还寒,时不时还下几场春雨……想想都发愁。龙须草最有用的是根也恰恰是最脆弱的,容易冻伤,容易溃烂,所以自从摘下这两株草后,陆怡璇除了等小娟来拜访就是呵护她那两株草了。自从那天和小娟分别后已经有好几天了,小娟依然没来,两人没约定时间,陆怡璇想着等那两株龙须草风干后,如果对方仍不来她也不等了直接上山采第三珠。

  这天一位小师妹通知她说一位叫小娟的姑娘来找她了,陆怡璇高兴不已,马上去了庵内的客房。两人寒暄一阵陆怡璇看小娟眉带愁绪便问怎么回事,小娟登时泪一下子掉了下来,便讲了最近发生的事,那天两人回去后便准备谈婚论嫁的事,之后莫殇就离开回家了,他说过三五天就可以回来,结果一等就是这么多天,小娟本想等莫殇回来后一起来无心庵,可他至今未归,小娟心里七上八下也没人可以说道又怕村里人知道了笑话于是便一个人来到了无心庵……

  陆怡璇听到这里一时忐忑不已,是莫殇发现什么了吗?为什么这么巧?可是她随即就把这想法抛开了,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破绽,到现在她都有些伪装的,莫殇没见过真正的她。她马上转过神来才发现小娟正巴巴看着她呢!她平复了下拍了拍小娟的肩膀安慰到:“兴许是被什么事绊住了,你也别想太多了!”小娟点点头沉默不语。陆怡璇转而又问:“那他有告诉你他是干什么的吗?”小娟支支吾吾道:“他说,他在一个郡王府上做下人,但也没具体说做什么,只是,只是让我相信他。”陆怡璇点点头,随即转移了话题并带她参观了无心庵,无心庵有些地方是不对外开放的,可她算半个庵内人有些规矩就不那么讲究了。两人一路走走看看,花费了不少时间,连陆怡璇也才发现这看似不大的无心庵其实内藏乾坤,怪不得占了半个山腰呢!吃完饭后已是下午,陆怡璇有心求方师太给小娟算一卦,可看她心事重重便断了念头,有时候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吧。

  小娟离开了,陆怡璇有些感慨,她来到这个世界,看着别人,总以为在看戏,可不知不觉却卷入了别人的悲欢离合,那么她到底还算不算一个局外人呢?是否是由于她没有归属感,所以只能自以为是的曲高和寡呢?可是无论怎样,过去了终归是过去了,谁也没法走回头路。

  那两株娇弱的龙须草终于干了,陆怡璇又去了一趟山上,索性这次比较顺利上山没多久就找到了一株,陆怡璇兴高采烈地回了庵期待着她的解药,又过几天,小娟又来一次,莫殇还未回来,小娟想让方师太给她的姻缘占卜一卦如果是吉她便等,如果不好她就不等了。陆怡璇不信这个,可不管结果是好是坏,人总得给自己一个理由放弃或坚持。方师太给小娟解的卦是“苦尽甘来”,所以答案显而易见了,小娟走时是笑着离开的。

  寒食节到了,清明节来了,陆怡璇的中毒后遗症已经治好了,困扰了她这么久终于变正常了,她不禁感恩上天还好她是健康的,还好她来到了无心庵,还好世界这么美好……可谁能想到就在这么美好的日子发生了一件事以致她不得不又一次颠沛流离。

  清明节这天,陆陆续续有人上山祭祖扫墓,无心庵在山腰,上山必经过这里,晌午时分突见一队衙役急急忙忙上来便进入了无心庵,外人惊讶不已,无心庵也算佛门之地了,这地方要是出了事那可怎么办?是的,无心庵在这一带影响甚大,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可千万不要搞事才好。是的,此地民风比较淳朴,当然没什么吃瓜群众看热闹……

  且说衙役进入无心庵后大部分人一脸懵逼,清明节好多人祭祖后下来都会来无心庵参拜一番的,因此庵内今天人不少,拜祖拜神无非是希望有神灵保佑的心里安慰,谁又真的见过神灵和先人呢。见这么多衙役进来,有人通知了庵内管事武师叔,没多久武师叔就过来了。陆怡璇此刻正陪几个师姐招呼香客,远远的也只顾得看了几眼,发现一队衙役站那儿东看西看,武师叔和衙役头领说着什么,暗道:无心庵竟然也会有衙役来?她微微有些紧张,真是没做亏心事也怕鬼敲门呀。只见那头领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低头又和武师叔说着什么,总之没过一会儿就有师姐过来通知他们,让他们召集所有的来客去大院待一会儿,衙役有事要告知。大院是庵内唯一的露天大场地,平时也没什么大用,平常是众师姐妹晒草药的地方,每天都有人清扫。此刻,香客都已经聚集在此,大家随意站着都议论纷纷,猜测着来意也忐忑不安。自古民对官就有无形的抵触和害怕,就算衙役他们平常见了都绕道走。众人心知现在出现这情况肯定没什么好事,可是谁敢不过来呢?

  衙役首领见人都到齐了便示意大家安静,众人静了下来都看着首领。“大家不要惊慌,召大家来此也没什么事,只是有人举报最近有一逃犯混进了无心庵,此逃犯凶残至极,灭人满门!”

  啊!有人大叫惊呼,一时人人自危,连看身边的人都紧张起来。

  “肃静!不必惊慌!此人不在你们之中!”衙役头儿大声道,众人一听顿时安静下来。“但还藏在庵内,所以今日你们先行离去吧。”说完看着大家,大家一看衙役讲完了,便三三两两叫上熟人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