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奔腾不息的青春

第六十四章 点菜

奔腾不息的青春 万有文化 3399 2018-11-09 11:33:57

  第二天早晨8点,至祥还迷糊着眼睛就听外面喊‘至祥’,至祥赶紧起床,自敏、国可、顺荣三人正在外面等着。至祥领她们三人去饭店。农历正月十五是元宵节,饭店全体25个员工吃着羊肉包子,平常的伙食多是土豆炖粉条。昌盟、兴伟二人在比吃羊肉包子比赛,看谁吃的多,多的算赢。结果昌盟一口气吃了18个,兴伟一口气吃了16个,两人直撑得挺着肚子走路嘴里打饱膈。元宵节后一天小姜和小巧二人拿到工资就辞职不做了。清晨约零下三度到摄氏五度,太阳照在头顶上刮着小北风,三个女孩禁不住风冷纷纷用手捂着脸面往南走,至祥说:“这点风算什么?你往北面的海州,一盆热水泼洒在地下立刻就结住冰,若是这也叫冷,那么海州人岂不是都冻死了?”顺荣说:“人家从小就习惯冷,不怕冷。”国可说:“你不冷?脸都冻红。”至祥虽感脸冷,但依然昴着头向前走,口里呼着白气化散在空气里。三个女孩都不理至祥,只是低头前走。

  过两天三个女孩儿认清道路,查找公交车站点,不想在清晨受冰冻风寒就一致坐公交车上班了。至祥清晨依然是步行到饭店。小繁已在这儿做活九个月是工龄较长的服务员之一,上班时间坐在椅子上直到看见顾客来才站起来跟顾客打招呼;平常的时候若是晓荟不在,古丽雅就是一个带班的;丽雅看不惯小繁的骄横样,但也不好意思说教她。1一天是大扫除,小繁说去买一件外套,丽雅说等扫完地想去哪儿就去那儿。小繁说:“里面打扫卫生归里面的服务员做,我的卫生区是门口处,我把自己的卫生区打扫完就可以下班了。”丽雅气急说:“谁告诉你你的卫生区只是门口处?门口处的那一小片根本算不上是卫生区,两扫帚就扫完了。你的卫生区是上厅,和她们一起擦桌椅。”

  小繁说:“我又不是里面的服务员,我为什么要擦里面的桌椅?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丽雅说:“走了就别回来。”小繁大声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丽雅大声说:“想做就擦桌子,不想做就走人,没什么意思。”众服务员赶紧走来把两人拉开,国可对丽雅说:“为一件小事闹反脸不值得。”小繁赌气走了。又过两天小繁就辞职不做了。丽雅对晓荟和国可说:“我本身也不想叫她辞职,是她自己不想做了,我也没办法。”晓荟说:“凡是不听指挥的,一律走人,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国可无语。

  半个月后丽雅的儿子从山西老家接过来,丽雅为了照看儿子就向饭店辞职了。韩兴伟点菜技能较差,不知道鱼香肉丝、过油肉、木须肉、红烧鲤鱼,也不想做点菜服务员,看见至祥只管轻松撤台,就想跟至祥换一换工作。兴伟告诉士莉,士莉说:“你不要胡想乱想,晓荟叫谁做什么活儿自然有她的道理,叫至祥撤台就叫他撤台,叫你点菜就叫你点菜,做好做不好是你的事儿。”兴伟低头去找陵元和兴商。兴商说:“当时带你的时候就说来了不要惹事,你做一个月就想换别的。”兴伟说:“我不会做也不行啊。我只是想跟他换一换做的。”兴商不说话。陵元说:“叫士莉跟晓荟说一说。”兴伟心里喜悦。

  晚上时士莉跟晓荟说:“兴伟想做撤台,想跟至祥换一换,让至祥点菜。”晓荟说:“他不会点菜?”士莉说:“兴伟怕做不好。”晓荟平时和士莉、陵元很要好,听完就笑说:“换一换就换一换。”第二天上午晓荟开服务员会,便叫兴伟做撤台,至祥改为点菜。至祥被分到下厅,下厅共十张桌椅,由两个服务员服务,即至祥和自敏。至祥站在拐弯处,肃面肃容,昴胸抬头,两脚并立,目不斜视,直盯着对面墙上大牌子写的:炖脊骨,海碗,18元;香椿炒鸡蛋,九寸盘,8元。正刚端着红烧肉剔鱼面走过看见至祥就暗笑,回到厨房后就让大家悄悄出来看至祥。陵元、示虎、喜格看见至祥就笑起来,至祥瞧一眼他们尚不知笑什么,又回头目不斜视。示虎笑说:“立正。立正。”喜格笑说:“还敬礼呢。敬礼。”陵元笑说:“正在站岗巡逻。”

  两个年轻人走来坐在椅子上,自敏过去点菜,至祥还在站立。常常在中午约12点的时候,有恋爱中的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坐在下厅要两大碗面,或排骨面或炸酱面或牛肉面;吃面的时候要一少些辣椒油。每个台桌上放在醋和筷子,不放辣椒油。当面来时女孩儿就叫至祥弄一些辣椒油。七八天后至祥看见男孩和女孩时就问要什么面,男孩说:“牛肉面。”女孩说:“炸酱面。”男孩笑说:“我的也要炸酱面。”至祥拿着菜单去吧台文娓那儿,文娓拿粗笔画上对勾写上10元。至祥又把菜单递给厨房的陵元,陵元看着菜单喊一声:“两碗炸酱面。”喜格托起面盘就拨剔鱼面。至祥顺便到凉菜间,示虎说:“要什么?”至祥说:“要一些辣椒油。”示虎拿起小勺子舀一少些辣椒油到小磁碟上,至祥端着小磁碟到男孩女孩的桌上,女孩笑说:“谢谢。”至祥笑说:“没什么。”

  至祥不善于点菜,也不热衷于点菜,平常大家学菜单时也看一看,到点菜时再去想怎么点菜。至祥的心只在默默观察世界,观察社会,观察身边发生的事情。晓荟叫松惠做门铃,松惠做一个星期,饭店又招收一个男服务员阿图,晓荟又叫松惠过里面,叫阿图做门铃。阿图瘦而高,面容较黑,把黑发染黄,脖颈挂着铝制镀银项链,项链坠一个福物,上写‘爱’字;站在门口处5到10摄士度,上身只穿一白衬衣、一黑毛衣和一红工衣,体内发冷但不说冷,时常笑嘻嘻露出两行白牙。正刚拿起项链说:“你这不是银的吧?”阿图说:“不是银的是金的?”正刚说:“不是银的。轻。”阿图说:“是银的,给你一块银子你也认不出来是银子。”正刚说:“你能认出银子?”阿图说:“这就是银子。”正刚笑说:“100元钱我能买两条。”阿图说:“100元钱你看一看,200元钱让你摸一摸。”正刚说:“我敢打赌,你这个超不过100元钱。”阿图说:“如果超过100元钱,你给我再买一条。”正刚心里发怯口里笑说:“敢。”阿图说:“380元。你再给我买一条。”正刚笑说:“谁信?我都不信。”阿图笑说:“输又不也承认,你算完了。”正刚笑说:“敢承认,谁说不敢承认,但你这不值100元。”阿图笑说:“还是不敢承认。”两人各自走开。

  士莉善于点菜,深知菜的炒法、用量、主料、副料,脾气随和开朗,言语务实且轻柔温和,约1.68米,双眼皮大眼睛,眉清目秀,圆脸,面容白皙,时常笑容满面,极少有怒容,一袭长发用发卡卡住梳于背后,额头有些许流海,朱红的嘴唇下两行端正的白齿,鼻孔细小,衣着干净整洁,不讲究时髦但注重潮流,不喜欢涂脂抹粉,喜欢清淡自然,不依势欺人和依势压人,深得作诏、月豪、晓荟、国可、至祥和饭店员工的喜爱。国可说:“你这皮鞋是在哪儿买的?多少钱?”士莉说:“西海路那边的小商品批发零售市场。35元。贵不贵?”国可笑说:“什么牌子的?”士莉晃脚说:“也不定什么牌子。我这双就是‘京花’牌子的。”国可笑说:“不贵,挺好看的。”士莉说:“我买东西多是在西海路那边。便宜,不贵,骑自行车15分钟就到。这条街上的皮鞋多是名厂名牌,动不动就是100元,便宜的也要60。”国可笑说:“什么牌子的鞋还不是一样穿?图个便宜就是。有时间带我去看看。”士莉说:“行。我这衬衣外套镜子梳子很多东西就是在那儿买的。”国可说:“来到明州也不知道哪儿的东西便宜哪儿的东西贵。”

   3月上旬,士莉一直有头晕和呕吐,看见荤菜、油菜就反胃,常觉得肚子饿就是不想吃饭,下班吃饭时为不让别人看见自己不吃饭,就勉强去打饭,打饭吃几口就撂下。有时一连三天肚子里装的多是茶叶水。晓荟轻轻说:“是不是有喜了?”士莉说:“不会。不是有喜。也不知道什么病。只是觉得反胃,想吃些白菜胡萝卜,一点油腻也不要见,也不要吃。不吃饭光喝水口里还打饱膈。”晓荟说:“睡觉呢?”士莉说:“常做梦,也不瞌睡,但也不是正常的醒。”陵元说:“没事,结婚后女孩一般都有这种反应。”晓荟说:“你不要只说没事,你领着她去看医生。”士莉说:“不用去看医生,这不是病。休息几天就好了。”陵元说:“你想吃什么?”士莉说:“什么也不想吃。只想静一静。”作诏和文娓来看望,作诏说:“歇上两天,不要上班。是不是累的?”文娓说:“前两天不是好好的?什么时候有呕吐反胃了?”晓荟说:“前两天是装出来的,这装不下去了才躺在床上。”文娓说:“得看医生,生病不是闹着玩的。一段时间天气也不好,阴晴不定。”士莉说:“我有些想家,我想回家歇两天。”文娓说:“你只管歇着,不要怕麻烦我们。”士莉笑说:“我不是怕麻烦你们,我是真的想回家看一看,歇两天,好了再来。”众人知道她是一个倔强的人,认准了就不轻易改,商议一会儿就同意她回家歇息。陵元说要送她回去,士莉执意一个人回家,不用别人送。第二天上午10点,陵元、晓荟、国可三人送士莉到长途汽车站,士莉坐开往贡阳的车回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