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陈将令

黑衣(第二)

陈将令 忌瓷 1116 2018-08-11 00:39:04

  四人缓缓进入一个小镇,名唤禅心。

  大概是这个小镇的人都礼佛,寺庙很多,香火不断。

  找了一家客栈,四人就住下了。

  七六在房间里休息,秦胤到禅心镇上打听关于黑衣人的消息,而凰鸢和谢矜在客栈楼下坐着。

  一般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伙计在这里听多了,消息灵通。

  “客官要吃点什么?”一个伙计跑了过来。

  谢矜拿出一两银子放在桌上,“来壶上好的茶。”

  伙计拿过银子,笑容越发灿烂,“好嘞!”

  不多时,伙计端来一壶茶和一些花生瓜子,“客官,这是小店特制的茶,特别香。”

  “哎,伙计。”凰鸢叫住他。

  那伙计转头道,“客官还有什么事儿吗?”

  “你消息灵通吗?”

  那伙计立马站直,拍了拍胸脯道,“那是当然!客官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

  “这附近……或者姑苏那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命案,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儿。”

  “客官可听说了?姑苏那里,金陵御家的御景夜里被小贼伤了!听说好严重!”

  “这个倒是听说了。”凰鸢点了点头,“那这个小贼现在抓到没有?”

  那伙计坐下来,抓了一把花生米,凰鸢和谢矜也没有管。

  “好像没有……那里也没有消息透出来。”

  凰鸢倒了一杯茶水,金陵御家大概是为了家族颜面,同楚州阴家一起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那伙计,可还有什么古怪的事儿吗?”

  “其他的……”伙计挠了挠头,“哦!有的!”

  那伙计左右看了一下,用手遮住了嘴巴,压低了声音道,“听说姑苏那里出了一场命案,手段极其残忍!是被人一刀插进脖子里,然后再绞了一圈!”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增加恐怖气氛,那伙计用手做出了动作,表情也很丰富。

  “那这次命案可查到凶手了?”这一次是谢矜提问。

  那伙计本来一直在和凰鸢聊着,突然谢矜说话没习惯就愣了一下,不过那么多年当伙计,自然机灵,立刻就回答了。

  “这次命案啊,也和御家的事儿一样!没有找到凶手!”

  谢矜与凰鸢对望一样,姑苏的命案和他们在城郊看到的杀人方法相同,应该是同一个人。

  “小二!你在干嘛呢!那边客人在招呼了!还在这里偷懒?!”掌柜的过来拍了一下那伙计的脑袋。

  “来了来了……”那伙计揉了揉头,兴致恹恹的走了。

  “对不起了二位客官,这小店的人手实在是紧得很……”掌柜露出讨好的笑容,点头哈腰。

  “无妨。”凰鸢喝了一口茶。

  那掌柜的走了,看看外面的天也黑了,秦胤也正好回来了。

  秦胤撩袍坐下,倒了一杯茶,“猜我今天遇到了什么?”

  “那几个黑衣人?”凰鸢咬了几颗花生米,偏头看向他。

  “哈哈,将军就是厉害呀。”秦胤面带微笑,却无笑意的表情,凰鸢已经习以为常。

  “就是那几个黑衣人,第三次了,鬼鬼祟祟的在屋顶上,而且目标应该就是您。”

  秦胤撑着头玩味的眼神怎么样都遮不住,接着道,

  “这几个人从你决定要去幽州开始就一直跟着我们,哦不,应该是您。”

  秦胤一直用敬称,语气里半点尊敬都没有,虚伪的很。

  “您说,谁这么不想您去幽州呢?”

  “罢了。”凰鸢抿了一口茶,“那些黑衣人算上缠上我们了,向东行,先去姑苏一探究竟。”

  “好是好,只是莫要管多了,毕竟那里不是云梦,不是我们凰家的势力。”谢矜起身,“我去点些菜,七六还没吃饭。”

  凰鸢点头,“我知道了。”

  姑苏是阴家和御家的地盘,此去姑苏不可招摇,若是让这两家知道,行踪必定暴露无遗。

  如果要查黑衣人,也只能暗地里查,肯定束手束脚,诸多不便。

  “既然如此,秦卿,那我便去歇息了,明日还要启程。”谢矜走后,凰鸢也站起来,与秦胤客气一番,也正要上楼。

  秦胤坐着不动,笑着道,“晚安。”

  凰鸢脚步一顿,朝着秦胤点了点头,进房间睡觉,只可惜,任她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觉。

  晚安……

  谢矜这么多年,从未让她听到过晚安这个词。

  很多年前,一个和平常一样的夜晚,星星很亮,这个小村庄里,有一家子人,吃完平淡无奇的晚饭,小小的女孩儿趴在父亲的脊背上,一只手拉着母亲,一只手拉着哥哥回到家。

  高大伟岸的父亲把心爱的女儿放下,摸摸女孩的脑袋,道,“今天玩的高不高兴?”

  女孩点点头,声音很稚嫩,“高兴!”

  “玩了一天也累了,去休息吧,乖。”母亲拉着女孩的手,带回房间,抱到床上,盖好被子。

  女孩拉着母亲的手晃了晃,“娘亲,晚安。”

  “晚安。”

  女孩很累,片刻就睡着了,睡了不久,女孩觉得自己腾空了,缓缓转醒,用手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

  她在哥哥的怀里,“哥哥?”

  她出声询问,被哥哥捂住了嘴巴,她乖巧的不再出声,只是睁着一双水涟涟的大眼睛看着他。

  哥哥把他放在一个竹篓后面,正好能挡住她小小的身子。

  “嘘!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哥哥嘱咐完,躲在了另外的竹篓后面,哥哥比她年长,用了几个竹篓遮挡。

  她听到哥哥的嘱咐,立马用双手捂住嘴巴,眼神里带着兴奋,以为他们在玩什么游戏。

  “啊!”

  “孩儿他妈!啊!”

  屋外穿来两声惨叫,哥哥的脸色惨白,女孩也笑不出来,一脸慌张的看向哥哥。

  门被推开了,带来的是杂乱的脚步声和利器划破各种东西的声音。

  来人慢慢靠近,哥哥看了一眼妹妹,眼神愈发坚定。

  哥哥大叫一声,冲了出去,没多跑两步,就被乱刀砍死了。

  女孩面露惊慌,手死死的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女孩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动了动嘴唇,发出无声的话,“哥哥……哥哥……”

  来人的领头啐了一口,“还有小孩子,真烦!”

  抱怨完,来人离开了房间,女孩仿佛中了定身咒一样,呆滞地蹲在墙角。

  也没有多久,大火已经在村庄里蔓延,女孩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跑了出去。

  跑了很久很久,进了一片大森林,不知道是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她就在森林里靠着一棵树渐渐睡着了……

  想到此处,凰鸢惊醒了,感觉脸上有点微凉,用手摸了一把,湿漉漉的。

  她哭了……她多久没让自己哭了,凰鸢自嘲一笑,她以前可爱哭了呢,时不时就流个眼泪撒个娇……呵。

  只可惜,容许她无理取闹的有四个人,两个是她的父母,已经去世了,还有一个不知所踪。

  最后一个,她当他已经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