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愿你了无牵挂,愿你有梦为马

第三十二章 鲈蜊兽

  宴会散后,牧卂戈往宫外走去,暗处一直跟这东方洺碌。

  快到宫墙门前,一个小太监与牧卂戈擦身而过,牧卂戈在两人并肩之际快速的给小太监一纸条,随即便什么事也没有似的往前走去。

  ……

  四人很快在马车停放出碰面。

  “没事吧?”牧卂戈看着这两人,毕竟人家是帮忙的。

  “没事,”谷云飞与桅夕摇摇头。

  “那走吧,”牧卂戈迅速的跳上马,其余三人也各就其位。

  ……

  这里不是往关相王府的方向,而是城外。这里也不是关相王的车队,早在一个转弯之时,四人便已悄悄离走,不过,后事都已安排好。

  桅夕在车里打盹,但意识清醒,微微还能想到,凌灵那一脸的赌气模样,说了不能让她入宫,今晚会很危险,但这丫头偏偏不领情,还闹脾气,没办法了,桅夕只好连哄带骗先早已把她带去谷伷那去了。有司空大人帮忙照顾,不会出什么事的。

  “吁……”一声呼吁。

  大家都停了下来,来至一座大山的前面,牧卂戈领头,在山脚下的一面石壁上,按下一个暗槽,石壁上迅速转动,随即就出现一个暗室。

  众人快的走进去,黑压压的一片,桅夕跟在东方洺碌后面,谷云飞垫底。

  细细的能听到水滴的声音。

  后宫靠山,而这座山便是。

  “小心点,”来至尽头,牧卂戈吩咐,然后又按下一个暗槽,石壁继续转动,出来的地点是是一片水潭,但出口还有几步落脚的空档。

  四人穿的都是黑色的衣服,在这黑夜里很难分辨出来,这也有利于行动。

  四人小心谨慎的躲过暗处的眼睛,同时还要防着巡逻的。

  在走的久一点后,巡逻的人多出不止一倍。

  “怎么进去?”众人躲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观察着眼前这座人多的阁楼,桅夕不淡定了,此处暗卫明显很难缠,巡夜的还好。

  “从屋顶进去,”东方洺碌回着,屋顶的人少,就只有两个回来走动,而下面就比较多。

  “按计划行事,”牧卂戈放下这句话,眼神照旧的盯着前方

  说时,东方洺碌点头示意后就走出去了。

  “奉皇上命,这里可有什么异常?”东方洺碌穿着小太监服装,装成皇帝的身边人,对着看门的侍卫问道。

  “回公公,一切正常,”守卫严肃的说。

  说时,三人已经趁着空挡,快速的越上屋顶,顺便把这两个人也给干掉。

  “恩,既然没事,那我就回去向皇上复命了,”东方洺碌一脸的逼真。

  “是,”

  东方洺碌暗处保护,继续回到刚才的蹲点,谷云飞充当屋顶的守卫来回走动,桅夕跟牧卂戈则行动。

  屋顶上,牧卂戈小心的把瓦片慢慢的掀开,生怕发出一点声音。待瓦片的空隙容得下身体的宽度后,牧卂戈停止了动作,然后快速的从屋顶上落到屋里面,桅夕紧跟着后面。

  里面乌漆嘛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牧卂戈好像长了一双能看到黑夜的路的眼睛一样往前走,桅夕也只能听着脚步声继续跟紧。

  这个阁楼藏着一件暗室,虽是什么藏宝阁,但其实没这么简单。

  牧卂戈移至一副仕女画前,眼睛看着画中的人,长的不错。

  桅夕借着微微的光,不耐烦的小声低估,“你是来欣赏女的吗?”。

  恰巧,牧卂戈的耳朵是很机灵的,“?我在找开关,”小声的解释,他可不想在女人的前面这么的猥琐。

  桅夕心里想,这也行?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听来的消息,说开关藏在画里。

  桅夕也慢慢的在画上仔细的看着。

  桅夕注意到仕女拿着的那个灯笼很突出,正想着,牧卂戈就一伸手按下去,随即仕女图就变成一扇门。

  “走吧,”牧卂戈走前面。

  桅夕点点头。

  两人慢慢顺着阶梯往下走一段时间后,在一间暗室停了下来。

  “这里吗?”桅夕指着这一件暗室道,想拿的东西应该在这里。

  “奇怪,按理说应该是,”牧卂戈往暗室的最角落里走去,嘴里还不忘低估着。

  桅夕扶额,什么叫按理说,老娘大晚上的不睡觉,就为了陪你们偷东西,现在居然还不确定。

  “唉,”轻轻叹了口气,桅夕找着一张椅子坐下来,看着牧卂戈东捣西鼔的。

  “桅夕姑娘,可以借你的催魂笛一用吗?”牧卂戈像忽然想到什么的看向桅夕。

  “恩,”桅夕从衣袖里拿出来,欲势就要丢过去。

  “你来吹吧,”不是不会,如果那样,应付起来会吃亏一点。

  “好吧,”桅夕虽然不情愿,谁叫她答应要帮忙的,自己挖的坑呗。

  翠绿色的笛子,慢慢的被桅夕放置嘴边,运用吹气的灵气灌输进去,随即悠悠然的笛声便响起,在这个暗室里,外面可听不到一点动静。

  牧卂戈点点头微笑,然后不知哪来的一根小管子,不知装的是什么,把盖子一拧开,往暗室的最角落里丢过去,管子里立刻冒出黑色的浓烟,原来,最角落的地方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

  不一会儿,一头长相丑陋的大动物从洞里冒出,身体高出两人一截,而且长度有几米去了,但由于还没完全露出全部的尾巴,但此时两人都知道差不多了。

  桅夕心里一阵的厌恶,长的这么丑还出来吓人。

  “吼……呜,”这只不明大物发出一阵怒吼。

  “鲈蜊兽,”牧卂戈低低的声音传入桅夕的耳朵。

  “现在呢,杀了吗?”桅夕走至牧卂戈的身边,低声问道,你们只说帮杀了三大高手后借笛子,可没想到这么大的鲈蜊兽,这种畜牲一看见人就不共戴天一样,非拼个你死我活。

  “你负责吸引它的注意力,记住,笛声不要间断,这畜牲喜欢音乐,特别是笛类的,”牧卂戈说完,看着这畜牲,以免它趁人不备。

  吸引注意力?这种动物不同,只要一有音乐,就会降低攻击力,好吧,这么没危险的够工作,桅夕也没趣一样。

  “不要小看它,”牧卂戈说完,便一头移至鲈蜊兽的后面。

  两人分工明确,就在鲈蜊兽快要挥起满是刺的大爪子时,桅夕的笛声慢慢的布满整个暗室,鲈蜊兽的动作变得迟钝起来,但破坏力还是耿耿的。

  牧卂戈向兽背发起攻击,但这家伙满身是刺,不好对付,靠不得。

  牧卂戈没有武器,只能躲闪。

  桅夕快速的抽出一条打鞭来,朝着牧卂戈的方向丢去,牧卂戈一个翻身,落地接过,站在这畜牲前,一脸的无所畏惧。

  牧卂戈快速的断掉其手臂,这~畜牲发疯是真的攻击变强大起来。

  笛身由刚才的散漫变得紧绷,越想控制住,这畜牲便有一股想冲出牢笼搬的感觉,似乎快要招架不住了。

  糟了,连催魂笛都没用了。

  刹那间,鲈蜊兽的尾巴全部露出来,狠狠地向桅夕这边闪来,暗叫一声不好,尾巴把石壁狠狠的拍个粉碎,幸好,桅夕轻功躲过。鲈蜊兽不甘,再一次挥动尾巴,朝着两个人的方向又闪过来。

  两人迅速的躲过,这兽靠不得,那就让它支离破碎再在其身上找东西。

  攻它心脏,桅夕袖子快速的抽出几根细针猛的一下就朝着鲈蜊兽的心脏方位飞去,射中以后,鲈蜊兽动作变得慢一些,牧卂戈趁着这个时机,用鞭子狠狠的把它的头给扭下来。

  呜呼,总于解决这麻烦了。

  牧卂戈处理掉表面上的刺后,直接用力在其表面震出一个窟窿来,用手不知在淘什么东西,内脏吗?桅夕一个抖搂。

  一会后,牧卂戈满只手都是血的从畜牲的心脏掏出一个盒子。

  “这就是你要的东西?”桅夕蹲下来,看着这个血色的盒子道,感情这畜牲是吃错了食物吧,怎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