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桑梓幽思:百年新娘

第九章 舍利弗转世

桑梓幽思:百年新娘 应堇 2222 2018-08-11 07:29:53

  鞠皇醒后一身清爽,昨天罗什诵经至起床就一身轻松,看着罗什还在就地打坐,双手合十念着经文,一夜恐怕腿早就站不起来了吧?鞠皇赶紧吩咐下去。

  “来人,快快扶起大师”。

  外面于觥带来俩个太监进来。罗什睁开双眼,一夜间气度依然神俊,庄严,使人不敢上前亵渎。

  大师果然是大师,打坐一晚上,依然无动于衷。

  “国君,罗坻看你昨晚睡的甚好,看来国君悟道深至,后面自会睡得着,阿弥陀佛”!

  “多谢大师替朕诵经”!鞠皇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平等慈悲,普渡众生,离苦得乐,阿弥陀佛”!

  “大师身子可有不适?这毕竟打坐一晚上,铁打的身子骨也必会吃不消,大师可谓真是世人皆传舍利弗转世”?

  “心中向佛,自会忘痛,心静佛净,自会化佛,贫生并不是什么舍利弗转世,只是世人误传罢了”!

  鞠皇上前去扶起罗什,于觥不敢怠慢,也上前扶起。

  “大师快快起来,不管怎么样,朕相信大师必是舍利弗转世,不然舍身普渡众生于苦海,这是慈悲之心,只有真正悟性才会做到此,忘尘世之外必是神佛,朕自是信佛,不离不弃”!

  果然,罗什的腿已经麻木不仁,动弹不得。

  “大师,怪朕没吩咐下去好让他们半夜喊你下去休息,朕深感愧疚啊”。!

  罗什慈悲为怀,鞠皇能向佛,他已经很高兴了,那更是一个国家的信仰,说明他传颂功满。

  “国君何出此言,贫生说过,尘世之外皆是空,佛一向慈悲为怀,至是不在意,国君不必介怀”。

  “阿弥陀佛”!

  于觥也跟着鞠皇双手合十,表示向佛。

  罗什是被太监抬着进了东苑,做了些素食吃罢,赶紧让罗什躺下休息,下人们一点不敢怠慢。

  自从罗什与徒儿们住在东苑,不少高官携带家眷前来拜访,听佛经,受教。

  “阿弥陀佛,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不管善恶皆可洗尘,徒儿们一个不落”!。

  “是,师傅”!

  东苑的门槛快被踏破了,鞠皇得知,于是得命,谁都不可打扰大师,便放话道:“法会那天,普天同庆,大赦天下,只要有官品皆可携带家眷前来宫纬看法会”。

  那天必是高官达人,让人能相亲的场面,不用说千金小姐谋福利日子快到来,让那些躲在深闺里的女子蠢蠢欲动,谋划很多场景,如何去入了王爷的眼。

  这事下达开来,老百姓们跟着高兴,听说,鸠摩罗什长了一副神尊佛像,更是舍利弗转世,老百姓们开始拜他,祭他佛相,寺庙雕刻与此,让世人尊敬的大师。

  “我说左将军,这秃和尚到处传拂音,还受到人们尊敬,抢尽本公主的风头,让本公主怎么泄愤好呢”?

  她手持绳鞭,一副刁蛮任性的样子。

  旁边左将军抱拳道:“公主,如果你想泄愤可以随便找个人玩玩,和尚伤了,公主可能就嫁不进东宫,这大滇国信仰神佛,公主你觉得皇上会如何”?

  她想也是,她还没嫁给太子呢,可不能出乱子了。

  “那你给本公主找个人来玩玩,这中原什么破规矩,成亲之前还不能和自己的夫婿见面,快要憋死本公主了,你快去,给本公主找个人”。

  “是,公主”!

  待左将军下去,一个人影闪了出来,正是二皇子姬凤邕。

  “公主,有这么憋屈,可是我大滇国招待不周”。

  帛琅转过身去看到那个和她说话的男人,他正缓缓走近,样貌倒也俊朗,可还是没有她的太子俊美。

  “你是?”细细看来。

  “你是筵会上那个”?她忽然想到他在筵席上还夸奖她貌美如花呢,这个她不会忘记。

  “看来公主还记得本王,公主这么闷何不出去走一走散散心”。

  她眼睛一亮。能出去吗?

  “可以吗?皇宫内地不是不可以乱闯乱撞吗”?

  “谁说不可以,跟着本王去玩,还用看他们的脸色”?

  想来在皇宫里哪有那么容易的。

  “真的吗?你不会是有什么阴谋,陷害于本公主吧?本公主可没有那么好骗”!

  姬凤邕笑笑,“公主想的真多,不过这样想也不是不对,毕竟深宫内院嫉恶如仇的,那本王陪公主说话倒也可以解闷,公主可否赏脸一坐”。

  “随便坐吧”!她倒也随意,反正她是无聊透顶了。

  “公主看你的样子有些不开心,何不说说”。

  她看着他,自已其是的模样。

  “本公主就想说,你坐在这里跟本公主套近乎是爱慕本公主吧”?

  她说的其然,脸上信心满满,对自己样貌可谓满意至极。

  “哈哈…,公主果真是真性情啊,说的这么直接,让本王情何以堪啊,这今后见了公主怎么好意思搭话呢”?!

  “喜欢就是喜欢,什么情啊堪的,你们中原的词汇本公主不懂”。

  “公主性格大大咧咧可不好,以后嫁进东宫可是要吃亏的,那里可是有吃人的老虎,公主可要小心了”。

  先入为主,只要能用的东西都要占有主导地位,这样才可赢!

  “哼!从小到大还没有本公主得不到的东西,老虎怎么了,妖魔鬼怪本公主都不怕,哼”!

  姬凤邕阴柔一笑。

  “本王欣赏公主的性子,敢爱敢恨,是我们中原女子学不来的东西,挺好,挺好”!

  她翻个白眼,心想挺好个屁,她要是这国皇帝,她就要把那些繁文缛节去掉,烦死了!

  御书房

  “昨夜可有什么动静”?

  鞠皇翻着折子,写着批文,问着于觥。于觥俯首道:

  “回皇上,倒没什么动静,只是……”。他不知道这些话该讲不该讲?欲言又止,生怕触碰了龙颜。

  “说”!

  “只是,……,只是,……”。

  眼一闭,开口直说,毕竟受过瑶妃恩惠,就算触碰了龙颜也要试试,也算对得起她了!

  “那,襁褓里的婴儿有些伤风,李天瑶倒是闹腾的厉害,请求面见圣上医治她的孩子”。

  于觥再说起这些话时,可谓心惊胆战,生怕激怒了鞠皇的底线,然而果不其然。

  “哼”!龙颜大怒。

  随手一掷撒了一地的奏折,于觥赶紧跪下地一张张捡起来。

  “一个个都当朕死了,外面生的野种也来充当皇嗣,当朕不知晓,以为朕痴傻,你说,于觥朕有那么无用”?

  鞠皇俩眼充血,瞪着地上的于觥问话。心里不痛快极了,一个背叛他,俩个也背叛他,当真他不敢灭她们九族?就算灭了她们九族,也低不了她们曾经的背叛,那是信念,他不可以就这么算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