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中鸢萝花蔓蔓

第八十一章 重归好

云中鸢萝花蔓蔓 昱槿 1262 2018-08-30 09:00:00

  沈老爷不再说什么负手走在前,鸢萝跟在后,不一会到了牡丹院,沈老爷并未进去,同她说去南院看看,便独自离去。

   鸢萝立在门前望着他背影,有说不出的疑惑,他一直在人前伪装他宠她,却私下并未对她有出格的举动,这究竟为何?

  回去后,鸢萝淌了一身虚汗,风儿连忙拿着帕子帮她擦拭,她抬手接过帕子,让风儿退下,等屋里只剩她自己,鸢萝趴在梳妆台前,痛哭出声。

  方才沈云秋拉她的手,她知道他对她还是在意的。

  不,她要去找他,她要问个明白。

  鸢萝起身欲出屋,忽然外面电闪雷鸣,她吓得愣在原地,一阵狂风将门嘣的吹开,发出一声巨响,鸢萝顶着风去走至门口,却发现院中立着一个人,吓得她连退几步。

  门外倾盆大雨,树下的人早被雨水淋湿,因天色太暗,鸢萝看不清那人的脸,可仔细一看,身型却像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沈云秋。

  他也望着她,鸢萝瑟瑟发抖,泪水宣泄而出。

  沈云秋站立片刻转身离去,鸢萝夺门而出。

  “云秋!”

  雨中,她追上他,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沈云秋一个回身紧紧拥她入怀。

  “别走!别走!求你别走!”

  鸢萝在他怀中哭喊着,一声声悲凉委屈,她紧紧攥着他衣裳,死不撒手。

  沈云秋抚摸着她的脸颊,自己的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他俯身吻上她的唇,两人交缠在一起,吻得深,情更深。

  他将她腾空抱起,两人藏进狭长黑暗的过道,贴在墙角的他们犹如干柴烈火,在雨中疯狂拥吻。

  吻到情深时,两人终于分开,湿透的两人抚摸着彼此的脸庞,雨水也冷却不了身体的欲火,沈云秋拉着鸢萝奔回牡丹院。

  一跨进屋,鸢萝合上房门,两人又贴在一起,迫不及待去解彼此的衣扣,潮湿的衣物贴在身上有些难脱,两人措手不及,沈云秋索性将鸢萝衣裳撕开,她的酮体在月光下发着光,他迅速褪去自己的袍子,两人跌在床上。

  沈云秋和鸢萝浑身潮热,迷恋着彼此的身体,两人十指紧扣,共享云雨。

  情爱过后,沈云秋趴在鸢萝身上,累的精疲力尽,房间里弥漫着情欲气味。

  他的脸埋在她发间,嗅到她发上和雨水交杂的淡淡芳香。

  鸢萝搂着他,指尖在他脊背摩挲,两人虽无话,却找回遗失的心安。

  沈云秋缓了会,撑起身子望她,两人对上眼,鸢萝鼻子一酸,泪从眼角滑落,他为她拭去泪水,在她肩窝印上一吻。

  “鸢萝……我错了。”

  “这次,是怪我惹祸还是二少爷来招惹我?”鸢萝幽幽的说。

  沈云秋在她耳边轻语,“都怪我,从来都不是你的错,怪我在金凤楼没有把你看的仔细;怪我没有以沈二爷的身份,把你娶回沈家;怪我第一次见你就招惹你;怪我在你危难之时不能护你周全;怪我……离开你,让你难过;都怪我,你没有错。”他说完抓起她手,打在自己脸上。

  鸢萝眼泪汪汪赶紧收手,“你这是做什么?”

  “那日打你三巴掌,再还你两巴掌。”沈云秋拥着她,红了眼眶,“我挺恨我自己,我的身份没有保护你的理由,我又怕我盲目出面你会受更大伤害,所以我决定离开你,离开你,你应该会安全一些。”

  鸢萝听他如此说,先是一愣随即为之动容,沈云秋眼中满是伤感,更多是无奈。

  她轻抚她脸颊,眼中落下一滴泪,“鸢萝,怎么办?我试过离开你了,可我失败了,一切都回不到最初,一旦见到你,我便忘了为何要离开,装作忘掉你,真的好累。”他埋进她怀中,去寻找一丝温暖的安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